地上的女子,一脸惊慌失措的开口,带着一丝哭腔。

“你们是谁?你们要做什么?”

她眼神里带着一丝戒备,哭得梨花带雨,好不委屈......

众人纷纷惊呼,“这不是和沈倾月长得一模一样,简直如同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吗?实在令人匪夷所思!”

沈倾月唇角泛出一丝嗜血冷笑,杜嫣然,这一次看你还有什么话说!

“你是谁?为何和我长得一模一样?为何在此?”

一旁的老太君江氏和久不发言的夫人杜玉莲立刻站了出来,快速走近地上的女子。

“月儿,这是怎么回事?”

老太君江氏只觉得无比震惊,这地上的女子,竟然和自己的孙女儿长得一模一样,若不是自己从未见过这女子,定然将她认为是自己的孙女儿。

她立刻联想到,京城中发生过的谣言,难道正是这个女人,所以才让旁人误认为是自己孙女儿,做下的那些伤风败俗的事情?

因为,从始至终,江氏根本就不相信自己的孙女儿会做出那样的事情!

杜玉莲只觉得惊讶无比,她明明只生了一个女儿,为何面前女子和自己的女儿长得一模一样?

她突然想起,当年她因为娘家有事情,回了老家,所以耽搁了些日子,回京城的时候,路上突然肚子发作,便在一户农家生了下来。

当初肚子疼得几欲昏厥,她自己也记不得生产过程。

难道,自己生的是双胎?

杜玉莲突然不确定了,毕竟世上不可能有两个长得一模一样的人,就算有,那也只能是双胎,何况双胎还有长得不一样的。

突然一股喜悦涌上心头,自己不是只能生一个女儿的妇人,她还生了双胎,自己有两个女儿的话,以后在忠勇侯府自然就硬气了几分,再也不用担心二房妯娌林静芳会对自己冷嘲热讽了。

“小女子叫杜嫣然,今日来上香而已。”

地上的杜嫣然心中暗恨,自己的计划天衣无缝,怎么会被人给捉住呢?

她心中想着,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实在是可恶,沈倾月这个贱人怎么如此好的运气?竟然有人给她做不在场的证明。

一开始那个要提亲的男香客看到地上的女人,再看看居高临下站着的沈倾月。

他突然明白过来了,刚刚自己遇见的女人,根本不是沈倾月,而是地上柔弱无辜声音酥柔的杜嫣然。

“好啊,杜嫣然,你竟然敢欺骗本公子,刚刚分明是你才对!”

听到这个男香客的话,大家终于恍然大悟,原来和男香客纠缠不清的根本就不是沈倾月,而是另有其人。

杜嫣然一听,立刻慌了,这个臭男人在说什么?

今日这种情况,必定要尽力一搏了,已经被人认出来了,便要认祖归宗才能行。

否则自己再做什么小动作,沈倾月也是会推到自己身上,旁人也不会再相信了,以后的事情,必须要重新计划。

“这位公子,刚刚小女子确实见过你,可是你说的欺骗你是什么意思?请恕小女子不理解。”

男香客没想到这地上的杜嫣然,竟然变脸如此之快,他差点被气笑了。

刚刚分明是她那顾盼盈盈的眼神,勾引自己的,如同妖精一般令人欲罢不能,如今却是翻脸不认了,害的自己认错了人,在这些有头有脸的官家夫人面前丢了人。

“杜嫣然,别以为你刚刚没有告诉本公子名字,本公子就认不出你了,你们两个虽然长得一模一样,可你们的气质根本不同,这一点本公子还从没有看错过!”

众人眼神略含深意,这公子的话,足以说明,这杜嫣然便是那不正经的女子,竟然冒充了忠勇侯府沈倾月。

虽然这女子并未说明自己的名字,隐藏姓名,就有故意混淆之意。

杜嫣然心中气恼,却也不能当面与这男子撕破脸,毕竟自己要回忠勇侯府,就要注意自己的形象。

“呜呜呜......我不知刚刚如何惹了你,令你如此恼怒,我本是好好来上香的,被你缠上,好不容易脱了身,却被你如此污蔑,罢了,今日我便以死自证清白。”

说完,杜嫣然踉踉跄跄站了起来,做势便要去找个墙撞了,可此处空旷,根本就没有墙可以撞。

“等等......”

沈倾月有些不耐烦了,这杜嫣然演戏是一把好手,如今看来,着实拙劣了一些,只不过是上一世,自己眼瞎心盲,竟然被楚楚可怜的杜嫣然给欺骗了。

她心中想着,上一世,杜嫣然在背地里做了坏事,当着众人的面装好心替自己求情,将好人坏人都展现的淋漓尽致。

如今,也是时候让自己走杜嫣然的路,令杜嫣然无路可走了!

“你这般寻死觅活,不是正好如了别人的意?若是真的受了委屈,我们这么多人,难道还不能帮你吗?这天下之大莫非王土,还有国法家规呢。”

沈倾月上前捉住杜嫣然的手,她看起来善良又和善,和从前传闻中温婉贤淑的沈倾月又重合一人。

让人忍不住对面前一袭白衣的沈倾月点头赞叹,此女当得起大家闺秀之楷模!

杜嫣然没想到,沈倾月见了和她长得一模一样的自己,竟然如此淡定,之前发生过的事情,世人皆以为是她,此时,她定然猜到了和自己有关,可是她竟然毫无反应。

到底是她太傻,没有联想到,还是她太过于聪明,掩饰的太好?

杜嫣然突然发现,事情竟然没有自己想的那么简单!

“你又是谁?为何同我长得一模一样?”

她一脸不可思议的模样,好像自己第一次遇见这样的事情,不知所措又有些惊奇。

唯有一脸笑意的沈倾月最为清楚,杜嫣然装的真是滴水不漏。

不过,她也不怕,这一世,她一定要抢占先机,让杜嫣然再没有机会伤害自己。

尽管她是自己的妹妹,但也是要了自己性命的仇人!

“这个我还想问问你呢,不知嫣然小姐家住何方?若不是世人皆知忠勇侯府侯爷夫人,也就是我的母亲,只生了一个女儿,我还以为我们是双生姐妹呢。”

她一语点醒梦中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