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铺 > 众生赋 > 第十九章 与万物同感

在叶无秋幻想吃尽他所知的一切神药,饮尽所有琼浆仙酿时,在第三魅舞白眼翻了又翻,甚至还有些不自觉的咽了咽口水中,他天灵盖内那团跳动的神火似终于达到顶峰,随后火光在缓缓的熄灭

随着神火渐渐黯淡,火焰内最终出现两枚一白一黑的繁杂神文,此前它一直被包裹在神火内,无法被直视,但源头却是它,神火锻造的也是它,而对灵识的煅烧大概只是附带品,此时黑白两枚神文神韵内敛,但更显神秘和古朴

但它偶尔间流淌出的道蕴却将叶无秋瞳孔渲染的一白一黑,极为诡异,第三魅舞只是看了一眼,便感觉到这双眼内似乎有着淡淡的阴阳二气在眼窝内流淌旋转,于此同时,她有一种被看透的惊悚感!似乎一切秘密,都会在这双眼的注视下原形毕露

直到那两枚神文最终消散,隐藏在叶无秋眼底的最深处,那种被看透的惊悚感才消失,而燃烧在他天灵盖内的神火也彻底熄灭,但叶无秋的识海内却正在发生着剧变,挂在山巅上的那轮新日陡然爆发出炽烈的日光,同时它也在缓缓地自东而西开始移动,真个如外界的大日一般,竟开始自行运转

随着烈日升空,炽烈的日光照散了那像是千万年来便一直笼罩在山川、大地、河流、星空等地的雾霭,使得那些在雾霭中若隐若现的景物清晰了起来,高大的山川巍峨蔓延,厚实的大地一望无际,流淌的江河哗啦啦的奔腾而下,永不停息,星空中蓝盈盈一片,如碧波横陈于天际

以往的识海之地像一幅静止的画卷,而此时烈日的运转像是给它注入了活力,让这幅静止的画面开始运转起来,由静至动,这像是生命的诞生,从母体中走出,开始有了自主意识,要睁眼看世界

这也意味着叶无秋的识海之地已然有灵,这是神魂觉醒后才有的景象,但如今却提前显现,显然这一次天眼的开启和神火之劫,让叶无秋有了惊人的蜕变,不过对于这种蜕变,第三魅舞却并不惊讶

在她眼中,识海之地的蜕变只是灵识层面的一次涅槃,夯实了叶无秋的底子,让他能更大几率完成神魂的蜕变,跨入真正的修炼者世界,完成第一次褪凡,但天眼的开启,却让他在修炼的路途上打开了更为广阔的空间,无限拔高了他的潜力

因为开天眼者,可在偶然间捕获大道痕迹,直接观摩大道本源,这是世人梦寐以求的悟道之境,甚至可以说是机缘,因为每一次悟道的好处实在是难以言表,是每一个修炼之人都可遇而不可求的,但这对开启天眼之人来说,却是必然

说天眼者乃是上天的宠儿也一点不夸张,所以灵识之地的蜕变对于她来说,只认为是附带的小机缘,但毫无疑问,这次的蜕变对于叶无秋本人来说,却异常重要,让他在修炼之路上踏出关键一步,只等养脉境圆满,便可迈出那褪凡化神的一步,从此鱼跃成龙

况且灵识的蜕变对于目前的他来说,也是好处极大的,一旦他灵体合一,实力必然会有不错的增幅,只是叶无秋并未意识到神火之劫已过

但外界的危机却在逼近,第三魅舞觉察到,那古拉斯加似乎已经有了收割血脉大药的迹象,见叶无秋还沉浸在神药仙酿中无法自拔,根本不愿醒来,她心中气就不打一处来,只是刚刚历经劫难的叶无秋此时显然不宜用过激的方法将其唤醒,否则第三魅舞怕是会忍不住招来神雷,让这个沉浸在各种神药仙酿世界中大快朵颐的家伙感受一下什么叫五雷轰顶

咬了咬银牙,第三魅舞深吸一口气才取出古琴,她玉手在琴弦上抚动,有阵阵袅袅仙音飘扬,如仙鹤蹄鸣,山泉流淌,空灵又悠扬,让人神清气爽,可养精凝神

琴声流转,萦绕沉醉于神药仙酿中的叶无秋耳旁,许是被琴音所扰,能够明显的看见他黑着脸,在嘀咕着什么,于此同时,第三魅舞一转琴音,琴声瞬间从高山流水变换成大江奔涌,叶无秋耳旁仿佛有十万铁骑轰隆隆地整齐踏步而行,一股惊天动地的萧杀气息蔓延在他心头

在迷迷糊糊间,叶无秋觉察到危险的气息在临近,本就处于半醒状态的他瞬间被惊醒,情急之下他却发觉双眼重若万钧,难以睁开,这让他心头充满了警觉

“喂 醒来了还闭着眼装睡,难不成还舍不得你那梦中的珍馐美味?”

耳畔传来第三魅舞清脆的声音,叶无秋悬着的心才放下来,只是不解的是他从第三魅舞的语气中似乎听到了几分危险的味道

“舞姑娘误会了,我只是睁不开眼,这是怎么回事儿呢”叶无秋颇有些无奈的问道

“睁不开眼?具体是什么状况?”

“感觉双眼重若万钧,似有两座山压在其上”

第三魅舞拍了拍胸口,舒了口气才嗔怪的白了他一眼道“应该是你还未适应它的变化,沉下心神,试着去感悟双目与以往有何不同”

叶无秋深吸一口气,将灵识之力集中于双眼之内,他发现双目似海,深不见底,海面上黑白二气掺杂而成的漩涡如一副巨大的太极图在缓缓旋转,阻挡了他探视海底

“应该是这漩涡的缘故以至于我无法睁开双眼”

但他能隐隐约约感觉到,漩涡之下的海水中似乎有一股极为危险的气机,但这气机却与他隐隐相连,甚至有亲近之意

君子善假于他物,他很明智也很果断的选择向第三魅舞求助

听完叶无秋的描述,第三魅舞到底是见多识广,很快便告诉他,那黑白太极图乃是阴阳二气交汇而成混沌雾霭。之所以无法睁开双眼是因为现阶段的他未能驾驭那两枚神秘的神文,而这阴阳太极图的形成大概率是那扎根在眼球世界深处的神文所致,现在他必须先和那两枚神文交融,让他彻底在眼球中生根发芽,为他所用。

而他要做的便是顺着太极图的“双眼”深入,去近距离接触那两枚神文。

叶无秋选择那颗银白色的“眼球”进入海中,他的灵识之力涌入其中顿时有一种如坠冰窖的感觉,银白色眼球内部极为寒冷,这使得他的灵识之力为之一滞,似要被冻结一般,且时有寒冰所化的冰刃呼啸而过,在锋锐的呼啸声中极速远去

叶无秋一边快速前行,一边极力躲避这些冰刃,好在这些冰刃并不密集且并非针对他,故此大大降低了危险。饶是如此,他也被一道冰刃擦中,这冰刃速度实在太快,且出现的极为突兀,叶无秋根本来不及闪躲

被冰刃擦中,剧痛倒是其次,最主要的是他差点被冻成冰雕。关键时刻,他将自己观想成一团飓风,呼啸着向前俯冲而去,逃过了被冻结的危机。

好在眼球内的空间并不大,不多时他就抵达临近海面的一侧,他略微沉思,便果断的一头扎入海中,于此同时,他觉察到有一股亲近的神秘力量似在召唤他前去

凭着冥冥中的感应,叶无秋继续潜行,时间不知过去多久,他眼前有银白色光亮自幽暗的海底射出,而那召唤的秘力越发清晰,似在催促他前去。

接近目的地,叶无秋反而放缓行速,他小心翼翼地前行,小心驶得万年船,这是他近期以来所明悟的。随着前行,他终于看见一枚手掌大小的神文,神文相对于这片海水来说不大,甚至很渺小。但叶无秋的心神第一时间就被它彻底吸引,除此之外再无他物

说它是神文,但它没有具体的形态,它就像是世间所有玄妙且不规则的划痕的结合体。它时而化作接近山川的形态,时而化作一轮模糊的银月,时而又化作不知名的鸟兽、仙草等。它千变万化,却时时流淌着难言的神韵。只是看一眼,叶无秋就仿佛跟随着它在变换着不同的形态,以它们眼中的世界去感悟着世间万物

他化作一片厚土,看风来雨去,四季更迭,岁月自他身旁流淌而过,千万年过去,那些生长在他体表之上的神草仙木早已在岁月中腐朽。一代代生灵逝去,一代代生灵新生。唯独他自身屹立不倒,永恒如一。他的心境愈发沉稳,如世间一切事物都难以将其心神撼动。

他化作一只飞鸟,自弱小中躲避猎食,艰难地生存着,在他眼中,苍穹是一层一层的阶梯,只有翱翔于三十三层天外才能摆脱被猎食的命运,于是他不断在罡风中淬炼着自己的双翼,企图有一天能抨击九天,扶摇而上

他化作溪流,化作草木虫兽,化作磐石,化作星辰,他经历着它们的经历,体验着它们的感悟。他如练就了一双洞悉万物本源的双眼,看破一切虚妄的神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