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天后,周茜被葬在了松江东郊的烈士陵园。

由于工作性质的原因,葬礼办的比较简单,到场的宾客也是寥寥无几。

葬礼是由陈默操办的,现场除了李一白一行人外,只有一位年长的老妇人带着一群孩子,而且并没有见到周茜的父母家人。

李一白对此比较疑惑,但是大家都在忙前忙后的张罗着,也就没时间去了解情况。

老妇人步履蹒跚走到陈默面前,老泪纵横。

“阿姨,您别太伤心了,当心身体。”陈默扶住老妇人的手臂,轻声安慰着,“其实,我们清道夫从加入那天开始,心里便做好了随时牺牲的准备……”

老妇人哽咽着打断了陈默的话:“领导,我知道,小茜这是为了老百姓牺牲的,我打心眼里为她骄傲,可是这孩子打小就没享过福啊!”

说到这里,老妇人抹了把眼泪。

“这孩子从小就在我们福利院长大,小时候院里条件不好,小茜的年龄最大,本身还要强,有好的东西全都让给了弟弟妹妹们……

领导,我宁愿她没有灵力觉醒,那样她就能嫁一个好人家,平凡的过一辈子啊……”

老妇人如同周茜的母亲一般,拉着陈默的双手不住地碎碎念着,众人闻声哀痛不已。

“阿姨,这是周茜生前留下的全部财产,她曾经说过,如果有一天不幸殉职了,就将这些全部捐给福利院。”陈默将一张银行卡塞到老妇人的手中。

“过段时间,周茜的抚恤金下来,我再送到福利院去。”

老妇人低头看着手中的银行卡,一时间几度哽咽,说不出话来。

李一白看着眼前的二人,这时候他才明白,为什么周茜的葬礼上没有出现她的家人,原来茜姐从小便是孤儿……

“奶奶,茜姐姐去哪里了,是不是以后都不会再来看我们了?”

老妇人身旁,一个四五岁的小女孩仰着头,一双大眼睛亮如星辰,看着老妇人声音稚嫩地问道。

李一白强忍着泪水,抚摸着小女孩的脑袋,轻声答道:“小妹妹,茜姐姐去了一个很远的地方工作,以后可能没时间回来看你们了,不过这里的哥哥们会替茜姐姐去看你们的哦。”

说完,李一白勉强的挤出一个微笑。

小女孩听完李一白的话,大眼睛忽闪忽闪的看着李一白,思考了一会后说道;“哥哥,你说的是真的吗,不要骗囡囡啊。”

“哥哥不会骗囡囡的,囡囡也要好好学习哦,不要让茜姐姐担心,我会把你们所有小朋友的表现都转达给茜姐姐的,要是不乖的话啊,茜姐姐可是会生气的。”

李一白看着眼前这群可爱的小朋友们,温柔的说道。

老妇人听着李一白对小朋友们的这番话,急忙擦干眼泪,俯下身来对孩子们说道:“孩子们,千万不要让你们茜姐姐为大家担心啊,一定要努力成为茜姐姐那样对国家,对社会有用的人。”

孩子们听到老妇人的话,稚嫩的脸庞上露出了坚毅的表情。

令大家想不到的是,就在这群孩子当中,未来竟然出现了一位华夏最强风类灵武者,带着与周茜相似的能力,完成了一次又一次不可能的任务,被后人称其为风囡神……

后话暂且不提,众人在处理完周茜的后事以后,正准备离开,李一白却交代小龙先回家,转头叫住了陈默。

“默哥,茜姐家的钥匙可以给我吗,我再想去看看……”

陈默看着眼前的这个大男孩,心里很不是滋味,掏出钥匙递给了李一白,沉默了半天,只是叹了口气。

就在李一白转身准备离开的时候,陈默再次叫住了他。

“一白。”

“啊?”

李一白回头应和道。

陈默看着李一白,眼神之中充满了关切。

“我知道你们两个小子跟周茜的关系更好一些,不过别挺着,难受了跟哥说,哥陪你喝点……”

李一白眼角泛红,看着陈默的目光勉强挤出个笑容,回复道:

“知道了哥。”

随后转过头,长呼了一口气,没有让眼角的泪水滴落。

陈默看着李一白远去的背影,深深地叹了口气,他心里何尝不难受?

周茜在他的手底下干了五年,五年来,这个开朗的姑娘一直是这个团队的团宠。

可是他不能表现出来,因为他是这个团队的头,他要在别人都伤心难过的时候,硬撑着悲伤,把这个团队挺起来……

……

李一白推开周茜的房门,站在门口环视着屋内的陈设。

周茜这么多年,并没有买房子,而是在动物园旁租了一个简单的一居室,将省下来的钱全部存了起来,留给了福利院。

屋内收拾的干净整洁,从陈设上能够看得出来曾经住过的是个女孩。

李一白走到沙发前坐了下来,静静的看着眼前电视柜上摆放的照片。

他似乎能感受得到,周茜曾经在这个房间内忙碌的身影。

她深夜到家,匆匆的在厨房里煮了碗面,窝在沙发里一边吃面,一边追着剧,看到狗血的剧情可能还会骂上两句……

周末没有任务,一个人穿着睡衣,挽起袖子蹲在地上,将客厅的地面从头到尾的仔细擦上一遍……

亦或者在床上正安稳的睡着,被突然响起的电话瞬间惊醒,匆匆地穿好衣服,向动物园赶去……

一幕幕的场景在李一白的脑海中不断地重复着,就这样,李一白坐了好久,最后做了一个决定。

他决定联系房东,将这个一居室买下来。

因为这是茜姐的家,他想将茜姐的一切都保留下来。

李一白从周茜生前的信息里找到了房东的联系方式。

跟房东初步协商之后,已是傍晚时分。

窗外天边挂起了火烧云,傍晚的阳光洒满客厅,映的一片火红,温暖至极。

李一白起身走至门口,回眼望向这个温暖的小房子,嘴里喃喃道:

“茜姐,这里以后便是你永远的家了……”

随后转身推门离去。

一路上,李一白一直在平复自己的情绪,悲伤过后他明白了一个道理,只有让自己变得更强,身边的人才不会离自己而去。

公交车内,李一白靠坐在椅子里,双目紧闭。

意识却早已沉至葬神城内。

锁妖塔前,李一白看着塔内那个小小的赤影本体,心里说不清是什么滋味。

赤影是杀害周茜的凶手,以后却要成为自己的奴仆,一时间,李一白心里竟然矛盾起来。

要不要直接毁灭了他?

思考片刻,他还是摇了摇头,就让他留下,做一条听话的炮灰狗吧!

想到这里,李一白心念一动,锁妖塔将赤影释放了出来。

经过了两天的炼化,赤影已经完全变成了李一白忠诚的奴仆。

李一白看着眼前赤影本体的样子,脑袋里瞬间浮现出周茜死前的场景,于是怒声说道:“以后没有我的允许,你不可以化为本体的样子!”

“好的,主人。”

说话间,赤影身形一闪,化为了黑眼圈的模样。

“而且以后我不在的时候,你要听小彼得的吩咐,把这里打理的好一些。”

小彼得站在李一白身旁,冲着黑眼圈挥了挥拳头。

随后李一白目光转向小彼得:“缺什么了告诉我,我下次来带进来。”

“主人,什么都不缺,就是有点无聊。”

“无聊就揍他!等以后人多了就会热闹了。”李一白面无表情的说道,随后便离开了葬神城。

就在李一白回到家,打开房门的那一刻,瞬间呆愣在了门口。

回过神来,他立刻摆开身形,满脸戒备的看向餐桌旁的女人,皱眉问道:

“你怎么会出现在我家?你到底要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