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天上那如同黑色毛毯般的庞然大物,路西法后退几步。

脚下一用力,身体冲天而起,如同灵猴一般,顺着他身旁的参天大树扶摇而上。

没过几秒,他顺着树干冲出树顶,在树顶最后的树冠上,又是微微借力。

巨大的隻还没得翻译过来,路西法就已经落在了它的背上。

感受着背上一重,隻圆圆的眼睛眨了眨,显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路西法站稳后,迅速来到它脑袋处,闭上双眼,神识探出。

片刻后,路西法睁开双眼。

隻发出一阵惊喜的叫声,然后在艾米等人的目光下,缓缓飞下。

路西法站在隻的头顶,面带微笑的看着艾米她们:“好了,上来吧。”

仿照着路西法的办法,艾米抱着露娜上到了隻的身上。

感受着脚下隻那柔软的触感,艾米露出惊叹之色:“没想到居然能在这里见到上古神兽,之前在天堂是就多有听说,隻在神庭时代对于人族来说,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很多国家都把隻供为护国神兽。”

后面上来的姬恒听了艾米的话,不住点点头:“是的,据说隻还能辅助修行者回复伤势和精神力,不知是真是假。”

露娜则是懵懵懂懂的站在艾米身边,蹲下身,抚摸着隻柔顺的毛发,不知道在想什么。

尤里莉亚并没有与他们一起讨论脚下的隻,而是环视一圈后,来到路西法身旁:

“路先生,周围似乎并没有山的影子。”

她从上来时就发现了,周围除了大树外,就再也没有任何东西了。

目光所到之处,皆是高矮不一的树冠以及各种她没见过的神兽。

控制着隻缓缓飞高,路西法看着脚下渐渐缩小的地面,闭上了眼睛。

现在,虽然有了代步的隻,但神识依旧无法使用,所以他根本无法知道明日方舟所创造出来的这片空间究竟有多大。

如果这个空间真的如同混虚空间这种小世界一般,那么找到生山,将会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

而在这片空间的另一处,康斯坦丁陷入了鏖战。

看着周围如同猴子一般的生物,康斯坦丁脸色难看。

挥舞着手中的魔法杖,各种元素攻击不断从魔法杖中发出,打在向他扑来的猴子身上。

这种生物虽然形似猴子,但身上却没有任何毛发,光秃秃的,身后有着的尾巴足足有六条,每一条都如同棘刺一般,有着锋利的倒钩。

它们的攻击方式,就是依靠它们的尾巴。

又将一个猴子击退,康斯坦丁迅速在脚下画了一个魔法阵,下一秒,消失在原地。

好几个猴子扑空,吱吱呀呀的落在地上。

它们表情暴躁的四下寻找,同时鼻子不断耸动,仿佛是在寻找什么。

如果仔细看能发现,这些猴子身上有着各种各样的伤疤,并且都是非常明显的新伤。

这表明,它们应该不是第一次和康斯坦丁交手了。

而距离它们几百米外,康斯坦丁有些狼狈的从魔法阵中闪出。

低声咒骂一声,康斯坦丁有些心有余悸的往身后看了一眼:

“不就是拿了你们一些猴儿酒吗,至于如此吗?”

刚刚追杀他的这种类似猴子一般的生物,叫黔猴,因有六条尾巴,也叫六尾猴,是神庭时代的生物。

这种六尾猴生命力和恢复力及其惊人,并且尾巴上的倒刺有着一种非常致命的神经毒素,普通人碰之即死。

就算如此,在神庭时期,仍然有很多人冒着生命危险,去寻找这种六尾猴的踪迹。

不为别的,就为它们所酿的猴儿酒。

据传,只要能喝上一口六尾猴所酿制的猴儿酒,就能长生不老。

六尾猴之所以生命力和恢复力强悍,全是靠它们自己酿制的猴儿酒所赐。

在神庭时代,一杯猴儿酒可以被炒出天价,甚至有些地方,是按滴卖的。

康斯坦丁在进入明日方舟后,恰好就遇到了六尾猴的巢穴。

作为人间第一魔法师,他怎么可能不认识六尾猴和猴儿酒。

所以他趁着六尾猴王不注意时,使用魔法,顺走了“一点”它们的猴儿酒。

但是就在他准备离开时,还是被猴王发现。

对于偷盗猴儿酒的康斯坦丁,六尾猴王是及其愤怒的,几乎是叫上了整个族群的六尾猴对康斯坦丁发起进攻。

刚刚被六尾猴王发现时,康斯坦丁并不惊慌,虽然六尾猴实力强悍,但是他也不是吃素的,抄起魔法杖就跟它们干了起来。

可就在他使用第一个魔法的时候,他傻眼了。

本应该如同滔天火龙一般的火元素魔法,在使用后,却只有拇指般粗细,被六尾猴王轻轻吹了一口气后,灭了。

他不甘心的又试了很多种魔法,但也如同火元素魔法一般,威力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但看着气势汹汹向自己扑来的猴群,康斯坦丁只能使用魔法阵遁走。

可平时眨眼就能移动数百里的魔法阵,在此时,却连移动一公里都无法做到,最多不过五百米。

到了此时,康斯坦丁才知道,这片空间中,法则有问题。

可即便发现了这个,却没办法啊,只能逃命。

他想使用飞行魔法,飞上天,从而脱离猴群。

可他悲催的发现,他根本无法飞起来了,这里还有着禁空法则。

无奈,他只能一次次的使用空间魔法阵法阵逃跑。

可偏偏他身上带着大量的猴儿酒,六尾猴对于猴儿酒的气息极为敏感,所以每次在康斯坦丁使用魔法阵逃遁后,它们都能通过猴儿酒的气息准确的找到康斯坦丁。

就这样,他跑,它追,他插翅难飞。

此时,还没等康斯坦丁喘一口气,身后又传来吱吱吱的声音。

康斯坦丁脸色一跨,想都没想,撒腿就跑,边跑还边喊:

“路西法!救我!”

可他的呼喊声除了惊起一阵飞鸟,就再也没有任何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