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料之中~~~”林星月轻巧的走进后院,准备去意识空间溜达溜达。

“那...接下来,咱们卖什么呀???”伙计无语了。

“嗯...放假!”林星月站在院中,一脸的认真的思考良久,然后在大家想象得到的不知所措中做了一个让大家都想象不到的决定。

“关店???”大妮也呆住了。

“是呀,咱们可是刚才有点起色,好不容易有顾客上门了,怎么能关店!”伙计大失所望,怕不是遇上个傻子东家吧,做生意最基本的趁热打铁的道理都不懂。

“饥饿营销!不懂了吧!关店、关店、关店!”林星月也不解释,一边摆手一边面无表情的朝后院走去。

星月坊雅室蓝带美容养颜店开店三个时辰后,在顾客们差异的目光中挂上售罄的牌子,光荣闭店。

林星月吩咐厨房准备了一桌饭,祝贺开店顺利,大家超标完成营业额,桌上明显没了气氛,大家都垂头丧气的,谁也不说话。

“这次的销售非常成功,今天上午大家忙碌了一上午也辛苦了,但店休息了,人不能休息。”林星月对大家说道。

“不休息干嘛?砍柴吗?”伙计闷声说道。

“嗯,对的!”林星月点点头,很高兴有人猜到了目的。

“啊???”大家伙全部惊讶的说不出话来,这么多人砍柴,那得多少木材...用来烧京都的吗...

“是为了加工,我们的新品,需要大量的木材!”刀疤脸站起身,看着大家说道:“林老板半个月前就已经让咱们脚帮的兄弟运来了新的芦荟,全部放在码头,所以大家有的忙了。”

大家伙一听有新活儿,都很开心,这个老板看似处处不靠谱,但脑子里却是想的很周到的。

一周的时间从码头运输,到削皮上锅蒸,再到最后的装入琉璃瓶,所有的人都掉了一层皮。林星月找来了工匠做了两头中空的架子,刚好将琉璃瓶夹在中间,这样不仅美观,彩色的琉璃瓶在阳光下也是炫目多彩。

星月坊再开门,门口摆满了五颜六色的琉璃瓶,瞬间吸引了路人的目光,琉璃瓶的芦荟胶一度成为贵妇们互相拜访送礼的尚品。

“娘亲,父亲喊我去垂钓,你也一起来吧。”大妮开心的举着手上的信件,高兴的挥舞着给林星月看。

“不去!”林星月一想起那个喜欢粉色的男人,就一身的鸡皮疙瘩,加紧了走路的步伐。

待黄昏大妮高兴的拿着风筝进门的时候,身后那个一身白衣的男人也款款走进了内院。

“爹,娘亲的房间在那里。”大妮眨了下右眼,说完迅速的消失。

“有眼力劲!”男子得意的笑笑,不愧是自己的崽儿,抬脚向林星月的院子走去。

“你怎么不敲门!”林星月正沉浸在意识空间中拔紫参,突然听到房间传来动静,立刻睁开了眼。

“门没锁!”男人淡然的说道,为自己倒了一杯水,理所应当的坐下。

“... ...有事儿?”林星月很无语,怎么会有这样的人。

“没事儿不能来?”太傅的问话噎的林星月只想爆粗口。

“这是...紫参?”男子看到林星月手中萝卜大的紫参惊讶的屁股一抬就往床边走来。

“你看错了!”林星月手心朝下一闪,再抬手什么都没了,太傅不可置信的眨巴着眼睛?看错了?不能够呀…

“... ...”这个女人!!!

“呐!”太傅将手上的木盒扔进林星月的怀中。

“这是什么?”

“自己看!”

林星月心中无限白眼,这个男人到底是来送礼的,还是来气人的,打开盒子,八音盒木桩托着雅室蓝带日霜和晚霜出现在了林星月的眼前。

“这不是我的贵妃专供嘛!!!”林星月诧异的问道。

“对的,贵妃赏我了!”太傅点点头。

“那你拿给我干嘛!挑拨离间啊!”林星月没好气的问道。

“狭隘!送你的!”太傅淡定的说道。

“送我?用我的礼物送给我?”林星月惊呆了,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嗯!送你了!御赐的!”太傅依旧很淡定的点点头,一脸这可是皇恩的表情。

… …

… …

林星月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见过男人,见过狗,没见过这么狗的男人。

“不喜欢?”太傅抬眼看着林星月,心里憋着笑。

“喜欢!慢走不送!”林星月都懒得说话,敷衍一句,就站了起来送客。

“既然喜欢,为何不回赠我?”太傅挑眉看着林星月,仿佛在告诉林星月,太失礼了。

“我… …”林星月一直在心里劝自己,要忍住,算了吧,怎么说,这也是这个身体原主人喜欢过的男人。

“我这里没什么可以送给你的!”林星月面无表情的说道。

“我看你这腰间的香囊就不错,送我了吧!”说着太傅就动手将放在梳妆台上的香囊拿在了手里,闻了闻是茉莉和橘皮香,淡淡的很提神。

“不行,那个是...”林星月伸手想去抢,太傅却收回了手,这是当年没钱时候绣的,当时着急用钱,将做的好的都卖了,这个针脚太乱的,卖不出去,就拿来放了点提神的东西熏房间,这送出去太丑了。

“就这个了,你可别再扑过来,不然我以为你又要哭着喊着嫁我。”太傅心里憋着坏笑却一本正经的说道,重逢后他从这个女人眼中已看不到任何崇拜和爱恋,他很确信这个女人不会再主动扑向他。

林星月咬着牙,强忍自己冲上去咬死他的冲动说道:“送你,你可以走了吧?”

太傅满意的点点头,收进袖口,起身离开。

隔天,林星月坐在柜台后面打着瞌睡,完全没注意到县主和小丫鬟走了进来,伙计很热情的上前招呼,却被小丫鬟一顿收拾闹了好一顿没脸。

“欢迎光临,请问需要什么物品!”林星月没好气的站起来说道。

“县主要挑选送给老家大嫂的生辰礼物,还不快出来待客!”小丫鬟白了林星月一眼,狐媚子就是狐媚子,这么白,肯定是个九尾的白狐狸。

“挑礼物找伙计!”林星月可不惯着她,说完就自顾自的坐下了。

“礼物挑好,也得包装呀,他一个伙计懂什么!”小丫头不依不饶的说道。

“挑包装找伙计!”林星月不耐烦的伸着懒腰。

“你... ... ”小丫鬟语塞,县主也是来了脾气,刚想骂林星月是个什么狐媚子,敢这么和我说话,斜眼看到太傅走了进来。

“算了,林老板也许是忙,我们也要体谅!”小丫鬟顺着主子的眼光往门口一看,立马收起了嚣张的气焰,摆起一脸无辜的表情,真真是,一对洞庭湖水养出的好主仆。

“县主也在。”太傅举手表示礼仪,县主作揖回谢,发现了太傅腰间的香囊。

“这...这么粗糙的针线...”县主诧异的看着太傅,这个男人不是号称追求极致完美的嘛。

林星月顺着县主的手,朝太傅的腰间望去,一头的黑线,右手捏紧了柜上的剪刀。

“县主笑话了,阿猫阿狗所做,登不上大雅之堂。”太傅常萧憋着笑偷看着林星月的尴尬,不知道为什么,气她自己就会觉得特别爽。

“太傅,这个简直都不是用丑来形容,太粗鄙啦,还不及我家小姐绣功的十分之一。”县主的小丫鬟鄙视的看着这个香囊。

“嗯!确实...想必送礼给我的这个人,既拿不出什么像样的东西,就只能绣这么个贻笑大方的礼物啦!”太傅的内心快要笑抽。

“砰!”一把剪刀直直的插在柜台的桌子上,林星月扬长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