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必大家已经知道我们在外面的遭遇了吧。”陈海站起身来,面对这所有人,顺便也示意王吉他们可以靠近过来。

见众人缓缓点头,陈海继续说道。“丧尸们发生变异了,产生进化有了新的形态。我们先暂时称呼他为‘跳跃者’吧,因为它们跟以前的《生化危机》游戏里的跳跃者差不多。攻击方式也是快速跳跃靠近,斩杀我们。”

众人情绪有点低落,毕竟现在环境已经很艰难了,丧尸还进化了,对他们的生存威胁就更大了。

“不过没关系!虽然我们损失惨重,但是我们还是将那3只变异丧尸给击杀了。我觉得最大的原因就是我们准备不足,没有对症下药。”陈海不能让士气一直低沉,只能赶紧转移到。

“有个好消息我一直没告诉大家。在对面的警局里,我搜到了10把手枪。我决定除了留一把我自己用以外,其他9把全部拿出来给大家练习。我留一把的原因也很简单,不是我比大家地位高,而是我决定以后每次外出,我都会跟随。”

众人听到这样的消息,都是一片哗然,有兴奋,也有担忧,也有存粹的喧闹。毕竟在H国,普通人想接触到枪支还是很困难的,所以对于枪支有一种莫名的信心。

“也就是说,拿到枪支的人,我们10个人,每次外出都必须跟随着一起。而能使用枪支的人选就从战斗小组中选择射击比较准的9人,再选9人后补。确保,如果有所损伤,能立马替补上。”

“我们的弹药不多,练习用弹要节约点,所以选拔的时候每人只有3枪的机会,选成绩最好的前18人。再进行内部选择,每次外出,选前一次成绩最好的9人外出。”陈海定下选拔的基调。

随即将自己的手枪拿了出来,展示给大家看。大部分男生都十分新奇,纷纷围了上来。包括在外面看到过陈海开枪的人,也是离得最近将陈海围得严实。

“我想重点再重复一句!如果被选出来可以使用枪支,那么你就要做好心理准备必须跟随我们外出搜寻物资!每次都要如此!如果你没有这样的觉悟,我觉得就最好不要报名。”陈海有些严肃的提醒大家道。

“之所以将枪支拿出来给大家,就是希望我们能拥有更多的自保手段。而且我们下一次外出,目的地就是这附近的所有警察局和武警支队所在地,我们需要搜集尽可能多的弹药和武器。”

“这是应该的!没问题,什么时候开始选拔?”有人已经有些迫不及待了!

“由于枪支的威胁性,所以人员只会从战斗小组中选出,徐双玉,你负责人员的登记。选拔就在4点钟左右开始,后勤组,去找可以作为靶子的板材,其他人跟我去布置场地。”陈海直接吩咐道。

“好的,老板!”徐双玉很是干练的点点头,她很欣慰陈海只要一有事情,就会想到自己,很有干劲的应道。随机就开始吩咐人去搬来桌子,纸和笔,准备现场开始登记。

陈海将随身的背包递给小四:“东西给你!你来保管,争取你也获得一支枪支。”

小四有些感动,他知道枪支的重要性,这个时候,还没开始陈海就能将背包给他,充分说明陈海对他的信任,他在心理暗暗下定决心,一定不会让陈海失望。

随机,陈海开始遣散周围围观的人群,收拾场地。看起来,王吉已经他的恶鬼们都纷纷有些羡慕陈海他们能有手枪,但是他们也知道自己是不可能获得使用权的。

陈海吩咐人开始做简易的设计靶场,9条道,9个靶子。靶子是用A4纸简单画的靶标,靶子是用木板简易做的。

陈海还是低估了男人对枪支的渴望,所有战斗小组的男人都报名,女生也报名了一半左右。总共154人的战斗小组,报名人数就有131人,意思就是子弹都要打出去400多发。

总共1千多发子弹,就去了快一半,这也是没有办法,毕竟使用的数量,陈海也不是小气心疼的人。选拔的事情,就不过多赘述了!

总之有惊喜,也有意外。

先说惊喜,发现了3个枪法特别好的苗子。

小金是第三名,很是让陈海刮目相看,不过因为他的沉稳和经验,所以他能3枪命中,还是情有可原。

第二名是个妹子,嗯,确实让陈海感到吃惊,因为这个妹子很普通,就是所有东西都很普通,但是拿上枪的那种感觉,好像很随意就能击中目标,问她,她也只是说感觉很容易。

第一名就是一个退伍军人,真正的退伍军人,30多岁。退伍一年不到,叫张军,退伍之前是二级军士长,只是由于没有加入派系,被排挤出了军队。这是个人才,不仅命中率奇高,而且有很强的军事才能。

陈海询问过他,之前为什么不说明这些。结果他说,觉得陈海做得很好,而且也不需要使用热武器,就没有表现。这次知道有进化的丧尸,还能使用手枪,他觉得自己应该可以派上用场了,才站了出来。

陈海喜出望外,立刻就将他升为副团长,专业培训团员们的基础技能。他也知道不是推迟的时候,欣然答应。其他几个队长也没什么意见,由于张军的超强军事素养,他们还立刻就巴结上来,询问各种加强自身的问题。

意外的敌方,1个是小四,也进入前18了,正好卡在尾巴上,排18,可把他高兴坏了!

而18名选出来的人选中,女生居然占了3人,这也让他很是意外,看来女生的精准度还是很高的,毕竟报名参赛的女生都才26人。

人员确定后,虽然其他人有些遗憾,但是陈海还是对他们有所鼓励。因为会优先搜索警局和武警部队,所以给他们承诺有更多武器过后,会尽可能给他家配备上,这才让众人不是完成失望。

至于这18人的培训,就全权教给了张军,没人练习弹药10发,明天上午开始练习。练习结束,成绩最好的10人就配合小金组的成员外出搜寻物资。正好也是轮到小金组了,他们自己抽签决定的外出顺序。

顺便利用今天和明天上午的时间,最大可能的升级众人的武器装备,预防明天再遇到跳跃者,或者别的什么奇奇怪怪的丧尸。

今天张军只是简单的介绍了一下手枪的瞄准原理,和射击姿势训练。并没有让大家上实弹,毕竟,天色已经晚了,而且晚上的丧尸会比较活跃,所以为了不过多吸引其他丧尸,实弹射击就改在了明天早上。

忙碌了一天,陈海也是有些疲惫的懒在沙发上。

自从醒来后,白玲就很自然的跟陈海住在一个房间里,当然还有白灵这个小丫头也在一起。要不是有白灵在,徐双玉肯定是不答应让他们两个孤男寡女共处一室。

母女两人个占了1个房间,陈海一个房间,所以这个住宅没有多余的房间让徐双玉住进来,她也只好作罢,暗恨下次一定要抢占先机,当然这些明争暗斗,陈海都没有注意到。

只是白玲跟他同住一个屋檐,多少让他有些不自在,也有一小点点欣喜。

就像现在,陈海在阳台边,懒在沙发里想着事情发着呆。同样忙碌完一整天的白玲,也是侧卧着身子,躺在他身边。小白灵应该是跑去和她要好姐妹聊天了,给白玲和陈海留下了独处的空间。

陈海闻着旁边白玲身上的淡淡的香气,有些好奇。

“现在还能洗澡吗?你身上为啥总有股淡淡的香味?”这句话就显得特别直男。

白玲有些尴尬和脸红,哪有人一上来就问女孩子香味是怎么回事。不过对陈海也算比较了解的白玲也没多做考虑,浅浅的回到。

“水还算充足,不过围了预防停水的现象出现,我们现在洗澡都是3天一次,今天刚好轮到我洗而已。”白玲说完有些莫名的脸红,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平时干练的自己,在陈海身边老是会脸红。

陈海见白玲有些羞意,突然坏心四起,立刻就紧靠了过来,压住了白玲斜倚着的脚踝,宛如一个流氓的笑道,“那得多闻闻,好久没有遇到这么香的人了。”

白玲被陈海突然的大胆举动吓了一跳,看着陈海还很流氓的吸了吸鼻子,又不经嘲笑起来,“你知道你现在特别像一个地痞流氓吗?”

“咦,你说我是流浪,那我可就不客气了!不能让你成为一个言而无信的人...嘿嘿...”说完陈海作出一副色狼像,还刻意伸出了狼爪,比划了一下。

白玲脸红害羞不代表着她真是内向的女孩子,她可不惯着陈海这套。直接一挺胸膛,戏谑的看着陈海,“来啊!我倒要看看你这大队长怎么猥亵一个女人的?有这你能耐你还单身这么久?”

“你们在干吗?”正当陈海有些恼羞不知道怎么回应这突然变得大胆的女人,白玲突然闯进了房间,看着靠在一起的两个人,有些狐疑道。

“咳!没什么,刚才有两个蚊子,我帮忙打一下。”陈海有些尴尬,悻悻的挪回一边去,解释道。

白灵有些狐疑的看着自己的母亲和陈海,大大咧咧的坐在两人中间,抱着自己老妈的手臂说道,“老妈是不是这色狼想要对你使坏,被我撞见了?”

“你这小鬼头,脑袋你们都想着什么?你陈叔有这胆子吗?”白玲有些溺爱的点了点白灵,继续嘲笑陈海,说完还给了陈海一个你也不咋地的眼神。

这可把陈海个气坏了,给了白玲一个下次让你好看的眼神。

“是吗?海哥你是不是对我妈有什么企图?”白灵见自己母亲滴水不漏,立刻靠在陈海胳膊上,疑惑的问道。

陈海也是吃了一惊,感受到少女的柔软,还有芳香,这次陈海真有些尴尬。毕竟前一刻还在调戏对方的母亲,这一刻这小丫头就靠了这么亲密,换谁也吃不消啊!

陈海连忙站起身来,说道:“对啊!企图可大了!我都快比你大20岁了,记得叫叔!小心以后我搞定你老妈,让你叫爸!”暗暗的表了一下心意,就溜之大吉的回了房间,说起来,陈海确实是一个对感情很是内敛的人。

“呸!什么大叔,你就比我大17岁!妈,你看!你看!他果然对你有企图,他好想做我爸!”白灵有些烦闷,她很烦两人把她当小孩对待。

而白玲也是听出了陈海话语的中暗示,有些高兴的笑笑,看着女儿的胡闹,没有说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