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铺 > 居无定所的他 > 第75章 居冉,谢谢你带我回家

除却成为名人女朋友带来的小烦恼,居冉的生活又回到了正轨,现在同事们都知道了居冉成了易云深的女朋友,这让她有些尴尬,尤其是前台的两个女孩子,简直酸得都可以自行酿醋了。

好在,其他同事并没有对她特殊对待。

“小居,上个月指标没完成,这不应该啊,我知道上个月你家里有事,但你一天还是安居的员工就要完成这个指标。这个月多联系下我们的客户,开年可是我们房屋中介的黄金期,这个月必须超额完成任务。”

开会时间,领导给她布置任务。

“是!一定努力完成!”居冉精神抖擞地大声回答。

忙碌的生活在继续。

易云深飞外地去见袁强强,据一起跟去的田睿说,哥俩在袁强强的宿舍喝到断片,易云深甚至对袁强强说他明年结婚,邀请他过来参加婚礼。

“小姐姐,你看老板连你们结婚的日子都定下来了。”田睿笑嘻嘻的。

居冉脸红:“你让他做梦去吧,让他娶别人吧,我还不想这么早做已婚妇女。”

隔天晚上,居冉下班回家,先去超市买了点食材,最近猪肉贵,买了点牛排,打算做个黑椒牛排吃。

拎着菜到家,开门,发现卧室亮着昏暗的台灯,她立刻知道易云深回来。

果然他窝床上盖着被子睡大觉。

居冉头疼,这寄生虫是多爱她的床啊,每回来都要躺上去睡一觉才肯走,还一脸意犹未尽没睡满足的表情。

她去厨房里准备晚饭,猜到他多半这两天要回来,所以她多买了一些。

拌好沙拉,再煎牛排,厨房里肉香四溢。

背后有热源靠近,圈住她的腰,歪着头把下巴靠在她肩膀上:“好香。”

“等会,马上可以吃了。”居冉笑着说。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锅烫,还是因为他的亲昵靠近,她的脸又开始烫。

“你说的,马上就可以吃。”

他动作明显不规矩起来,居冉红着脸挣扎,喜欢跟他腻在一起,却还是会有一点点害羞。

“别闹!”她弱弱地质问她。

“你不是说可以开吃了?”

居冉这才明白过来他们口中“吃”的对象根本不是同一样东西,她脸红滴血。

“我说吃的是牛排!”居冉用力强调,“以前不是命令我必须跟你保持一米距离吗?老规矩咱们不要破,看到我手里的铲子没?快点,为了世界和平,站我一米外去。”

“老规矩早忘了,新规矩你要记一下。”易云深跟狗皮膏药似的站在她背后,“以后你必须站在我半米以内。”

“咱们需要深入了解下。”他说。

“别人说深入我倒没觉得怎么,你一个前法医说要深入了解我,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居冉恶狠狠的用手肘推开他,把盛着牛排的盘子塞到他怀里,“拿着,开饭了!”

“你这是职业歧视。”易云深端着盘子在她身后嚷嚷,“想法能不能浪漫一点?你长着直男脑吗?”

“浪漫一点?”居冉乐了,“吃完自觉点去把碗洗了,那就是最大的浪漫。”

当晚从来不干家务的易云深到底还是破戒了,直男洗一次碗砸一口碗,居冉乐呵呵地在IPAD上看剧,听着厨房传来的喜庆的砸碗声,竟然一点都不心疼。

这种浪漫,天天上演才好呢。

虽然网络上还是时有喧嚣,经过了前段时间密集上热搜,易云深顺利出圈,多了很多路人粉,找他的人更多了,田睿作为他的助手,不得不一天到晚忙于接电话,有记者想采访的,直播平台想邀请易云深做主播的,有出版社来抢版权,有影视公司想要版权合作的,田睿每每看着躲在居冉家里晒太阳的老板,都想仰天大吼一声:你们找我有什么用啊,我的佛系老板不营业啊!

易云深很忙。

忙着谈恋爱。

罗薇为了庆祝易云深危机度过,让居冉把想叫的朋友都叫上,在大别墅开了个小型派对。

邀请的还是那些朋友,高一璇和傅言石这对情侣,居冉还邀请了Leo和他很酷的女友,哦不,现在已经升级成老婆。

居冉还特意邀请了一直对她很照顾的同事刘洋和他女友。

当易云深牵着居冉进来的手,全场都发出了欢呼声。

“你俩这是官宣了?”罗薇姐笑呵呵地问。

居冉羞涩地微笑,看向易云深,易云深很干脆地把手搭在她肩上,当着大家面:“嗯,官宣。”

朋友们举杯庆祝他们官宣成功。

罗薇姐继续笑着打趣:“瞒我们瞒得好紧,要不是网友都是福尔摩斯,我们还都蒙在骨子里。”

周强接老婆的话茬:“小冉好样的,以后云深就是你的人了,想打想骂随意发挥。”

“帮我跟老板加薪啊,小姐姐,哦,不是,老板娘!”田睿不怕死地插进来。

罗薇看着田睿笑说:“我看你加薪是没指望了,云深有了居冉这个管家婆,估计都不需要你了,哈哈哈哈哈......”

田睿蔫菜,所有人大笑。

笑声中,居冉扭头不好意思的看了看易云深,易云深还是默默的不说话,只是牵她的手更紧了紧。

酒过三巡,大家三五一堆的聊着感兴趣的话题。

往常满场飞窜的田睿却闷闷不乐地站在一边,时不时掏出手机瞄一眼,没看到信息便气急败坏地仰头灌一口酒。

居冉跟易云深端着鸡翅出来的时候看到田睿落寞的背影,今晚的聚会她邀请了鲨鱼姐,但是她说自己工作忙没时间过来,婉言谢绝了,现在看田睿又是这幅样子,大概可以猜到他不开心的原因。

“你去找薇姐强哥聊聊,我走开会儿。”她把手从易云深手掌里挣脱。

手掌里少了她的温度,易云深有点不愉快。

“去哪儿?”

“你怎么做人老板的?没看你这好助手整个晚上坐立不安一副快失恋的样子吗?”

“我是他老板,又不是他老妈。”易云深又来抓她的手。

“你才是老妈,我这叫心理辅导关怀!”居冉说完甩开他的手,飞给他一个鄙视的眼神,然后嘱咐道,“哦对了,待会我跟小田站一块后,你记得微信发个信息给我,随便什么,一个表情就行。”

“为什么?”

“你别问,你要是敢不发,哼哼,后果自负。”她威胁完,就径直朝田睿所在的阳台走去。

田睿正第一百零八次看手机,一抬头,就见居冉阴恻恻地站在他身后。

他悄咪咪把手机藏起来。

“田田你怎么一个人躲这来了?”居冉笑盈盈地问。

田睿瞄了一眼屋内,不远处正抱着男友傅言石的腰,仰着头跟他撒娇的高一璇,leo两人正在投影前开着的玩着VR游戏,眼神略带复杂。

“没什么,思考人生。”田睿语焉不详地说。

“真的没什么?”居冉笑着转头给不远处的易云深一眼,易云深乖乖地掏出手机,抿笑给她发信息。

口袋中的手机很快响了,微信来信息了。

当声音响起的一刹那,田睿和居冉几乎同时做了个掏手机的动作。

然后田睿愣住了,他意识到自己开的是震动。

“抱歉,是我的。”居冉欣赏他略带失落的表情,划开手机屏幕。

ILY。

易云深发了奇怪的三个字母的组合。

居冉心里头可是甜出花来了,她没想到易云深会发这个过来,能让钢铁侠开口说“我爱你”,就算是隐晦的,她也笑纳!

“I LOVE YOU,靠,老板这种钢铁侠居然也会说这么俗套的话,老套!肉麻!没创意!”

田睿站在居冉身后酸溜溜地评价,一副没有爱情滋润以致心灵扭曲的样子。

“跟鲨鱼姐吵架了?”

“古人又云,女人心海底针,尤其还是女强人!” 田睿没否认,一脸懊丧。

“鲨鱼姐怎么欺负你这个小绵羊了,不认账,不负责,不坚持啦?”居冉问道。

“呜呜……小姐姐,她不见我了,你知道的,我是认真的!虽然我比她小10岁,但这个年代了,年纪是问题吗?我看着是那种不成熟的样子吗?”田睿托着腮颓丧的说。

“我以前觉得你是不太成熟,简直幼稚,但是从这次风波处理来看,你做事并不幼稚,考虑周到判断准确,我相信以鲨鱼姐的阅历不会看不出来的。所以我猜,可能还是年纪问题,但由此也证明了一个好现象……”居冉拍着田睿的脑袋分析。

“什么好现象?”田睿眨巴着渴望的眼睛着急道。

“如果她纯粹是玩玩,那大可以继续玩下去没必要跟你分手,就是因为动了真感情,但又觉得年纪问题,可能跟你没有未来,所以不得不忍痛放手。“

田睿眼神发出了异常的光亮,但又暗淡了下去,喝了口酒道:“也许你说的对,但是她现在不接我私人电话,不回消息,不见我,连老板的庆功会都不来,我还有什么办法?”

居冉一掌拍在他脑袋上说:“平时看你聪明不得了,她不找你你不会去找她啊,蹲在她家,拿出你小奶狗软磨硬泡的特性,表明你坚定又认真的心意,直到她接受你啊!”

田睿听完,愣神5秒,一下把手里的酒杯堆到居冉手里,一溜烟地跑了。

居冉看着田睿跑出去的背影笑了笑,曾几何时,自己也是爱情里顾前瞻后的弱鸡,是易云深给了她勇敢追求的勇气。

“开解好了?”易云深走到她身边。

“是啊,要不是怕你开除他,早跑去找鲨鱼姐了。”居冉笑着取出手机,“你要不要给我这个学渣解释下这三个字母的意思。”

“爱撩你。”易云深不认账了。

“哎哎!你……”居冉叉腰。

“好,晚上回家我给你好好解释。”

居冉气呼呼地瞪着他,红着脸不说话了。

离春节过年的日子越来越近了,为了即将到来的年会,每个人都忙着筹备自己的节目。除了年会,安家房产每个门店都在进行年终总结,大家都在翘首等待公司发年终奖,开心过大年。

好消息接二连三传来。

先是他们潞阳路门市部在年会的节目《小团圆》拿到了一等奖,一等奖奖金有一万元,领导大手一挥,这个奖金每个人平分,大家都沾沾好运。

最大的好消息是他们门市部在全市20余个门市部中销售额排名第一,成为所有门市部里的佼佼者,李经理因为工作突出,被提拔去做邻市分公司的老大,从中层干部一跃成为公司高层。

而空缺出来的潞阳路门市部经理的位置由刘洋担任,他在安家很多年了,一直没有得到升迁,据说这次是李经理举荐他上来的。

居冉虽然还是销售部门的一枚普通螺丝钉,但她工作更努力了,从刘洋身上她知道了,每天脚踏实地的努力是会换来回报的。

也许刘洋的今天就是她的明天,未来,谁知道呢?

她又开始画画了,是易云深说的,喜欢的爱好中途放弃是对自己的背叛。

居冉想了想,她除了工作,唯一的那点爱好就是画画了。

放下画笔是很容易,可是等老了,痴呆了,也许会后悔没有当当初的回忆记下来。

于是她又开始重新画她爱的漫画。

这本漫画名叫做《决斗吧,客户先生》

漫画讲了一个叫做小妙的女生,做着房屋经纪人的工作,乐观向上,却因为遇到一个奇怪客户激发了小妙的决斗心,最终斗赢了客户斗输自己的心。

居冉把自己跟易云深的故事用漫画的形式记录本也没觉得需要发表,但夏川司在她的朋友圈看到一两P,坚持希望把这部作品在漫画平台发表,没想到目前连载了两期,反响很不错,编辑每天都挥舞着小皮鞭,让居冉下班后就赶紧搞起,务必准时交稿。

居冉忙并快乐着。

告密者的票房大捷,听田睿说《暗网追凶》的电视剧已经准备开拍了,从演员到导演、制片制作班底都是最顶尖的。

不过易云深不怎么关心这些,刚经过了一场风波而且处于完结休息状态的易云深整天无事可干,倒关心起女朋友的副业来。

田睿上次的蹲点并不成功,本以为老板终于完成作品,后续宣发事宜安排完就可以开心请假彻底解决一下跟俞莎的关系,没想到老板一个电话打破了他的所有计划。

“居冉的漫画在漫闪平台连载你知道吗?”

“啊,老板,我知道是知道,但是具体什么情况我不太清楚啊,小姐姐,哦,不是老板娘自己联系的......”

“合同怎么签约的?收入分成多少?每周几更交稿?那边对接编辑是谁?后续作品开发......”

“不是,等等等等,老板这跟我有什么关系?”田睿一脸懵逼。

“以后,你也是居冉的经纪人,工作室为她服务,她的作品版权事宜都由你负责!”易云深云淡风轻地说。

“不要啊老板······加工······”

啪,电话挂的冷酷无情。

“资·····吗?”田睿面对挂掉的电话,愣神一秒,“哇”的哭出了声,“为什么,为什么你变了,变得让我陌生又害怕,为什么我这么惨,无良老板!”

引来办公室外面的小孩们纷纷目测,不知道今天他们可爱的田老板在发什么疯。

当然,这些居冉是不知道的。

这一年的春节终于热热闹闹到来。

田睿不打报告就飞去冲绳找俞莎,鲨鱼姐已经躲他躲到国外去了,但田睿依然锲而不舍,他要用自己的诚意让俞莎相信两个人相爱年纪不是问题,他一定要把俞莎追回来堂堂正正牵着她的手出现在大家面前。

过年前傅言石把高一璇领回了家,其实是高一璇自己坐上傅言石的车死活不下来,她在微信里跟居冉信誓旦旦说,如果傅言石敢把她丢下就跟他说我有了。结果没想到,傅言石一脸无奈地告诉她,他是想回去把他父母接过来然后正式介绍她,顺便在这边玩两天。

本来想给高一璇一个难得的惊喜,结果还是高一璇给了自己一个常规的惊吓。

居冉听了笑的差点删掉了自己刚画好一P的漫画,在看到易云深的白眼后努力地憋回了笑意。

按照之前的惯例,本来每年过年罗薇夫妇都会邀请田睿和易云深去她家过年,但今年不一样了,田睿走了,易云深有了居冉,夫妇俩彻底不管他们了,竟然到了大年二十九了都没有一声问候。

所以没办法,居冉只好把易云深领回了自己老家。

这次上她家,他的身份完全不一样了,她爸妈高兴地一大清早就起床给他们张罗一天的饭,家里一天到晚弥漫着饭香,老人表达爱的方式就是用食物喂养一年到头在城市打拼的他们。

大年夜的晚上,他们和邻居的几个孩子一起放烟花。

烟花在他们手里绽放璀璨光芒,亮光照亮了他们每个人的笑脸。

在一片灿烂烟花中,居冉对易云深说了一句很大胆的话。

“易云深,我会给你幸福的。”

爆竹声中,居冉没听清他说什么。

春节长假结束,新年忙碌的工作展开了,因为去年居冉成绩突出,刘洋破例提升她的岗级,加了工资的居冉比之前更加的忙碌。

傍晚易云深来接她下班,她正犹豫着要不要提,却发现他没有走她家的方向,而是朝着他家的方向开。

“最近想做一件事,想听听你的意见。”他说。

来到熟悉的单元门口,他牵着手带她一步步爬上楼梯,每一步都是那么郑重,终于站在家门前,开灯,居冉看到客厅里支着一个大帐篷,他从九越小区搬出来以后便没有告诉她自己在哪里落脚,原来这段日子他一直住在家里。

那盆仙人掌被他放在阳台的位置。

“我想把家里重新装修一下,以后做我的私人书房。”易云拉着她去看每一个房间,严肃的表情中透着笑意。

“我也要一张桌子!”居冉开心的说,“你写书的时候,我就在隔壁画画,易云深,你那么努力,我可不想输给你。”

“有你的书桌,再附赠一个厨房。”易云深眼冒心心。

居冉打了他一下。

两人走到阳台,手牵手往外面眺望城市烟火,夜色已经将城市笼罩,放眼望去那些窗户透着各色的灯光让居冉觉得这些灯光比天上的星星更美。

“我终于有勇气回家了。”易云深静静说,“这段日子晚上睡得很好,就好像爸妈在时,每天忙完回家倒头就睡,睡得很安心。”

“其实我很思念这里,只是一直没有遇到一个带我回家的人。”

“幸好我遇见了你。”

他转头,深深地看着她,含笑的眼中有万千温柔。

“谢谢你,居冉,谢谢你带我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