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腐烂的手,挣扎着伸进了电网。霎那间,那只手抽搐起来,变得焦黑,却任然在抽动着。

金近与姜司南并肩战斗着,机械式的一拳又一刀。

这丧尸的数量似乎没有限制,干掉一批又能迎来新的一批。这样下去不被咬死也能被累死,回头看去,“围栏”上的士兵正在开火,电磁炮却没有启动的意思。

为了减少体力的消耗,金近当机立断,有意识地吧丧尸的尸体聚集成堆,姜司南也会意,二人很快搭起了一座小尸山,站在上面,可以缓解行尸的速度,也更便于击杀。

二人就这样机械式的屠戮了将近九十分钟,终于,最后一批行尸也已经倒下。

放眼望去,金近与姜司南站在一座近十米的尸山上,电网外还有一大堆被电机而亡的尸体。

姜司南那刚换上的新衣服,已经被发臭的血液沁透,金近见危机解除,也把身上那一层会蠕动的铠甲给解除开来。

姜司南一屁股坐了下去:

“这尼玛,真是个体力活啊。”

时至今日,二人对于丧尸的攻击已经全然没有了危机感,失去了那种面对死亡威胁时肾上腺激素飙升的感觉,战斗也自然而然地变成了一件体力活。但此刻的金近却没有放松警惕,他看着眼前的一片黑暗,神色凝重了起来:

“不对啊...”

姜司南闻了闻身上丧尸那已经发出腐臭的血液,不禁一脸恶心的解开了脖颈前的扣子:

“啥不对?”

金近回头看了看身后,“围栏”上的士兵们正在换弹:

“你记不记得,除了丧尸,还有些啥?”

姜司南也回想了起来:

“还有那些乱七八糟的畜生。”

金近点了点头:

“是的,我们在塔上看到的可还有一大堆变异兽。刚才,你有见到吗?”

姜司南缓缓站了起来,借着微弱的光,扫视了一圈:

“没有,只有这些。”

话音刚落,一阵微弱的风吹了过来,但这风却没有带来丝毫的凉意,因为,风越来越大。

黑暗中,无数只闪着绿光的眼睛正快速接近着二人,从眼睛的位置来判断,这些野兽有大有小,体型不一,唯一可以确定的是,它们都想撕碎二人。

姜司南深吸了一口气,双手举起了刀,缓缓札了个马步:

“要不你先上去,我感觉你怕是禁不住这一口。”

金近右手的藤曼沿着躯体一点点凝结成了盔甲:

“你这小身板看样子也不够分的。”

黑暗中,一只巨大的爪子向着二人拍来,二人随即跳开,定睛一看,一只背上长有一排骨刺,头上长着鹿角的巨熊正捶打着胸口,伸着脖子张口怒吼着。唾液随着气流喷洒了出来。

先前二人杀出的那一坐小山也已经被刚才的一掌拍散开来,散落的尸体在地上铺成了诡异的人肉地毯。

还没等金近站稳,一只长有蜘蛛腿,身高足有三米的猴子,用它那宛如螳螂前臂的爪子向金近袭来,他一个侧身躲过,却发现这样的“蜘蛛猴”还有一大群。它们身形灵活,加上这八只轻盈的蜘蛛腿,行动极为迅速。

更别提黑暗中其他的变异生物了。

一时间,二人陷入了苦战。

姜司南虽然能一击毙命,但巨熊的力量过于强大,他只能不停躲闪。另一边,金近也战况焦灼,数量和速度的优势,他只能不停转换身位,稍不注意就会被砍成两截。

危难之际,电磁炮终于发动,顷刻间,围栏上的电磁炮齐发,黑暗中还没赶到的怪异生物被消灭大半。巨熊和那蜘蛛猴也被这骚动转移了注意力,二人抓住这个空隙,一击毙命。

姜司南,持刀跃起,一刀砍掉了熊的脑袋,巨大的冲击力使得那熊头上的鹿角插进了一旁的“围栏”上,定在了柱子上。

金近也抓着这间隙,右手生长成一根荆棘藤曼,快速缠绕住了身边的蜘蛛猴,限制了它们的活动,然后消化殆尽。

剩余的蜘蛛猴本想重新隐匿进黑暗中,姜司南从黑暗中窜出,只是一刀就砍掉了其中一只的所有蛛腿,绿色的粘液喷溅而出,姜司南一扭腰,在空中调整了方向,借着惯性反身一刀,劈开了那蜘蛛猴。

金近也没有闲着,腾空而起,用最后的力气,右手像一根参天大树的树根一般覆盖了大片土地,清扫了这最后的战场。

二人筋疲力尽。

互相搀扶着站在了“围栏”之下,姜司南喊了句:

“开门开门,我去换一件衣服。”

金近抬头,看着黄昏已经把空中的怪鸟驯服,此刻正骑在鸟背上,带着大批的怪鸟停在了要塞外的崖壁上。

等到二人清洗干净,裴嫣然也赶了过来。

看着完好无损的二人,裴嫣然松了一口气:

“你们俩,这都能抵上一个军队了吧?”

姜司南正吃着宵夜:

“没有,这没电磁炮还不定什么情况呢。”

金近站在窗边,看着这落霞要塞的夜景,人们在大大小小灯火通明的街道上行走着,互相关心着有没有大碍,一起讨论着关于这场战斗的八卦。

看着这一切,金近的眉眼之间却透露出怜悯的神色,裴嫣然见金近显然没有注意到自己的到来:

“金近,你怎么样啊?”

金近这才转过身来:

“我没事,就是有点累。”

姜司南吃着面条,吸溜一声:

“能不累吗,嫣然我跟你说哦,你是没看到,那个熊啊,有五六层楼高,一爪子能拍死几十个我!”

裴嫣然点了点头:

“我都看到了。”

姜司南面条都忘了吃了:

“你怎么能看到?你不是在塔里吗?”

裴嫣然点了点头:

“我们在塔里能看到你们战斗的事实画面。”

姜司南更是不解了:

“什么啊?跟看电影一样?”

金近像走了过来,拍了拍姜司南的肩膀:

“吃你的面吧,你刚才够帅的了,刚才就算是电影,你也是男主角。”

说完,金近看向了裴嫣然:

“你和沈婷能看到战斗的实时画面,能看到黄昏是如何收伏怪鸟的吗?”

裴嫣然想了想:

“这倒是没看,我光顾着看你俩了。”

金近笑了笑:

“实时画面,你作为沈婷,不应该多看看黄昏吗?”

裴嫣然反应了过来,战斗的实时画面由不得自己选择,大屏幕上只有金近:

“黄昏,怎么了?”

金近像是确定了什么似的,走出了门:

“她应该没事,我看到了,她那边挺顺利的。你早点休息,我去去就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