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铺 > 神隐末地 > 远行

“现在还不是睡觉的时候。”

“你还需要变的更加强大。”

一声话语传到叶子清脑海里,恍惚间貌似看到一个人影,他想伸手去触碰,可怎么都摸不到,紧接着那人影从眼前消失,随后感觉自身掉进个大洞,慌张无措。

猛然在一睁眼,喘着粗气环顾着四周。看见自己身在充满药香味道的小屋子里,前面还有壁炉升起的火焰,不时传来木头被火烧的‘嘎嗞’声,再看身旁分别是自己的村长爷爷和师傅坐在椅子上睡着。叶子清看着天花板又闭上眼睛,深吸了一口气缓缓吐出,再次睁眼后心里问道。

“都结束了吗?”

想用双手撑起身子,可身体酸痛难耐使叶子清不小心‘哼’了一声,惊醒了身旁的村长。村长听见异响慌忙睁开眼睛,看向自己宝贝孙子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当村长看见叶子清醒来后瞬间脸上扫过之前的愁眉苦脸,喜笑颜开起来。

“子清啊,你终于醒了。身上可还疼吗?”

看见自己的村长爷爷醒来担心自己,叶子清笑道:“已经没有任何事了,只是还有点酸疼而已。”

村长连忙扶着叶子清让他背靠着床。

“胡说,你那全身遍体鳞伤没有一处好皮,浑身是血的,怎么可能没事。”

叶子清看着自己全身,除了自己面部外,从头到脚都缠着纱布,也只能呵呵笑起免得自己的爷爷担心。

“爷爷你看我这不是还活着吗?”

“要不是狼王让其他的狼从森林里搜括出药材,你看你还能这样说嘛。”

听到狼王叶子清急忙问道:“狼王他没事吗?还有千影呢?”

“看狼群的情况应该是没有任何问题,至于你说的千影估计也没事。”

“那兰迪呢?”叶子清小心翼翼问起。

“他啊...”村长欲言又止,摇了摇头。

“爷爷,兰迪到底怎么样了?”叶子清开始着急问道。

“他,压根没事了,正在自己的屋中休息呢。”

叶子清听后缓了一口气,放心下来又问道:“爷爷,我的武器呢?”

“都在外面给你好好放着。至于你那件右手的武器,我们把你抬进这屋子后一眨眼的功夫就从你手臂处消失了。”

叶子清点开自己的装备栏发现自己的隐武名称依旧是???,心中嘀咕道:看来这隐武还是没达成条件显现出来,至于当时那模糊的人影所说的难道是自己的幻觉吗?理不清头绪的叶子清只能摇着头,希望以后能理清这一系列的事情吧。

“我叫马老头去了你打斗的地方,具他所说那是个惨烈的战场。树木连根拔起,土都翻了好几层,血液更是溅的到处都是。地上还留下了一具巨大,没有头,肚子还破洞红黑相间的蛇身。那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听到只有那赤炼角蟒的尸体,估计是狼王它们把同伴的尸体带回去了吧。

“爷爷其实事情这样的......”

叶子清把发生的事情经过都告诉了自己的村长爷爷,毫无保留仔仔细细讲着。

“你还是那么不顾及自己的生命安全,万一你有个三长两短,你叫我怎么办?”

“爷爷,你知道我不是这个世界的人。由你们口中所谓的神明保护可以死而复活,但你们不同只有一次生命,我不想看到你们任何人受到伤害而丧命,我真的很喜欢大家,很喜欢这样的地方。”

叶子清低着头,不禁簌簌地留下眼泪,村长则是抚摸着他的头,笑着看着他。

“傻孩子,不管你是不是这边的世界,不管你能复活几次,但生命都是宝贵的。每一个人都应该认真去对待,去珍惜珍爱自己的生命。它不是物品,不是筹码,而是生命。我不知道死亡的感觉但我活了那么久,我知道死亡绝对不是解脱,它叫死的人悔恨,它让活的人痛苦。所以你也要把自己的生命当作最后一次看待,不是想着怎么去使用它。”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叶子清哽咽着,泪止不住往下淌。

“你不需要说着对不起,反而是我要代替所有村民要跟你说声谢谢你。不是你的到来,我们的问题也不会解决,不是你的拼命,我们也不会再度回到之前的无忧无虑。你改变了这一切,我们之前并不了解狼群,同样它们也不了解我们,但认识了你以后都或多或少了解了对方,甚至能放下隔阂去联合对敌,这都是你努力的结果。你让所有人都看见了希望,少了一分执念,少了一分偏见,最后让大家明白团结一心终会克服困难。”

“这是我应该做的。大伙待我为家人,那我就应该竭尽全力帮助家里人才对。”

“说的好,孩子,我果然没看错人。”

村长继续抚摸着叶子清头,叶子清真诚看着村长笑了起来。

“其实我还有一事瞒着爷爷。”

村长疑问看着叶子请。

“其实我真正的名字叫叶子清,是我在那边的名字。我并非有意瞒着你们,只是想着换个名字能有新的生活。”

村长听后笑道:“叶子清是个好名字,但我在这里只认识一位名叫凌子清的臭小子,他还是我的好孙子。”

“是的,爷爷。我叫凌子清,是爷爷的好孙子。”

两人哈哈大笑起来,一旁睡着正熟的马伯被吵醒,揉着眼睛打着哈欠。

“长胡子老头笑什么?把我都吵醒了。”马伯刚说完,定睛一看躺在床上的叶子清醒了过来开心喊着:“臭小子,你终于醒了。现在没事吧,快点给我讲讲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两人看着马伯还是那么上蹿下跳着,笑着更大声了。

“你这个老顽童,不管什么时候都一样。”村长笑道。

清新的早餐,阳光透过空气照射进药铺小屋中,门口站着一身布衣,身上还绑着都是纱布的叶子清,一瘸一拐向着兰迪屋子走去。等到了兰迪家门口,叶子清开始手足无措起来,不知道怎么面对兰迪和莉莉,在门口小声嘀咕,演练起对话。屋中莉莉还在给已经醒来的兰迪喂着白粥,听到门口有声音就让莉莉去开门迎接。

莉莉一开门看见全身绑着纱布的叶子清一时呆住,叶子清看到莉莉突然开门也呆住了,两人就默默的站在门口,然后异口同声说了一句“对不起”后又开始相互看着对方都笑了起来。

“莉莉是谁来了?”

“是子清哥来了!”莉莉对着屋里大喊着,就让叶子清进屋,带到兰迪的床边,搬了个凳子给叶子清。

还在床上的兰迪看见叶子清高兴极了,起身就搂着叶子清说道:“没想到你还活着,还以为你要陪着我一块上路呢。”

叶子清笑着无奈道:“我也纳闷,怎么地狱不收你和我呢?”

莉莉用手挡着嘴巴笑道:“你们两人哪有这样咒自己的。”

“你没事吧,凌子清。要不是昨晚莉莉非要让我好好休息,我就直接去陪你了。”

“我又不是病人,陪我干嘛。还是多注意你自己吧,一把老骨头还非要那么拼命。”

“什么老骨头,我才31岁。要不是你遇到危险了,我才不管呢。你绑的像个大粽子一样,还说不是病人。”说完就戳了一下叶子清胸口。

“疼,疼,疼。在这样我也不客气了啊。”

两个老大不小的人跟小孩子一样嬉闹起来,忘记之前的生死离别,开开心心的。莉莉也很庆幸,开心看着他们。

“哥哥你在这样,今天的午饭就没了。子清哥,中午也在这里吃吧”

叶子清点了点头回应,兰迪则是叹了一口气说道:“女大不中留咯。”

“哥!”

中午快乐的时光转瞬即逝,叶子清道别后就又朝着森林方向走去。

森林里依旧郁郁葱葱,密密层层,还能看见一,两只小蛇,但也不再主动攻击人类,而是听到异响就赶紧逃离此地。拄着木棍喘着粗气漫游在这森林的叶子清看着周边。

“好累,不知道还有多久才到。不过这也才能好好领略这森林的魅力,现实中完全看不到如此高大宏伟的林海。”

说完就继续漫步在这森林里,走了不到一会儿就听见远处传来身响,叶子清毫不在意。

“终于来接我了。”

一头比千影小了些许的黑狼从前方树丛钻了出来。

“狼王叫我来接你,凌子清大人。”

“还是叫我凌子清吧,听着大人二字,我变扭。”

这头小黑狼点头就带着叶子清赶往狼穴。一进狼穴,就看见旁边的堆起了一座巨大的石头堆,立刻赶过去低头默哀起来,狼王也从身后缓慢走了过来。

“你每次来都让本王感觉到不可思议。”

“它们是英勇的,而我只能站在这里缅怀它们。”叶子清脸上略带着忧伤说着,又转头看向远处带着自己来到狼穴的小黑狼。

“那小黑狼是不是黑狼的孩子?”

“是的。”

“它总有一天也会成为像自己父亲那样的斗士。”

狼王盯着凌子清仿佛看见了那个人身影,陷入了回忆。

“狼王,千影呢?它还好吗?”

“它没有大碍,只不过身体还没恢复,没办法出来。”

叶子清叹了一口气说道:“是吗?没事那就好,我该干的都干了,该问了也问了。那我就回去了。”

说完就朝着外面一瘸一拐走去,那小黑狼想送叶子清回去被他拒绝了。

“不用送了,我还想看看这周围呢。”

狼王看着他的身影,脑海里不断回忆起那悠久的记忆。

“你不用去送送他吗?”

千影从里面走了出来,盯着外面,一言未发。

“他明天就要走了,不去看看他吗?”

一直目瞪前方的千影回忆起这几天跟凌子清的日子,虽说辛苦些但感觉很开心,本应该呆在狼穴守护自己的族群,可看见他离去却很想追赶过去。千影想到这里前爪向上微微抬起,想向前迈去,可刚一下脚就犹豫了,最后回头慢慢走回洞穴深处。

“我希望你能跟他一块出去看看。”狼王说道。

千影没有回话只是默默的回到洞穴深处。

叶子清回到村子后就去找村长爷爷和师傅,坐了一会聊了一会儿天就匆匆离开下线。从床上爬起坐在床边的叶子清揉着眼睛,但眼睛不受控制默默的哭泣起来。

“我为什么要哭呢?明明任务都完成了。”

听着外面雨滴轻轻拍打着窗户,屋子唯有一名男子孤独又安静的哭泣着。不知过了多久,叶子清抹去泪角,深吸了一口气,用手支起自己的嘴角好似自己在笑,然而这笑带着孤寂和空虚。

“好了,快点吃饭休息吧,明天还要去皇启城呢。”说完叶子清就去洗漱,用毛巾敷着眼睛,呆呆的站在卫生间许久,泡了一碗面吃完就去睡觉了。

太阳冉冉升起,但今天的光意外柔和,天空蔚蓝,一团团棉絮般的云朵挂在空中。大地上有一座小小的村庄燃起缕缕青烟,村庄口挤满的前来送行的村民。村长拉着叶子清的手,双眼被眼泪润红,小心叮嘱着叶子清,让他一定要注意安全。

“我会的,爷爷。你不要哭了,昨天不是说好了嘛,要开开心心的。”

“长胡子老头,别哭了。又不是什么坏事,凌子清是去更广阔的天地,应该高兴才对。”

马伯虽说脸上笑着,但内心还是不舍,不停整理叶子清身上那套野猪皮甲。

“你到外面可别忘了我这个师傅,要是混不下去了你就回来,这里永远是你的家,记住了吗?”

“师傅,谢谢了。”叶子清笑着点了点头道。

叶子清来到兰迪和莉莉跟前,打趣笑道:“兰迪,我要走了。别再死了,下次可没有神药救你了。”

“你才是,记住别在赴死了,我可不在你的身边。”兰迪笑着,叶子清也笑着,最后两人拥抱了一下。

“谢谢了,兰迪大哥。”

“小哥,你要好好保重。”

“子清哥,你要一路顺风。”莉莉在一旁看着叶子清说道。

“我会的,莉莉。你的饭真的做的很好吃,以后肯定会成为个人见人爱的大厨。”

莉莉听后点着头,又脸红羞涩看着叶子清说道:“这个给你,请你一定要收下。”莉莉伸出手,手上是一串银白色的项链。

叶子清惊了一下后笑了笑,拿起那银白色项链就带上。

“很漂亮,莉莉,谢谢你了。”

莉莉脸红的像个苹果,一旁的兰迪也很吃惊大声说道:“莉莉,你也太偏心。身为你哥哥,我都没收过礼物。”

莉莉打了一下哥哥,像个大人说道:“吃着我的饭还不满足啊,哥哥。”随后这两兄妹开始斗起了嘴。

本来还很伤感的气氛,瞬间被这对兄妹斗嘴惹的众人哈哈大笑起来。

“好了,是时候说再见了。那各位就不要再送了,凌子清就在这跟大家道别吧。”

给大家鞠了一躬,叶子清就向远处走去,边走边哭,不想让大家看到自己难受,越走越快,但很快就停下脚步,伫立在原地。村长,马伯,兰迪,莉莉,铁范,文叔都在村口看着远处伫立的叶子清。

此时叶子清突然回头对着众人大喊:“这段日子谢谢大家了。让我这样的小子感觉到家的温暖,我真的很喜欢云悠村,很想继续跟大家呆在一起。等我把自己的事情解决了,我一定会回来,回来跟大家一起生活。”

“我们等你,记住,你一定要回来!”兰迪喊道。

众人挥着手,喊着“我们等你”,叶子清开心流着泪挥着手跟大家告别,最后看着远处的天空信心满满向着提示的方向走去。还没走一会儿,道路上就出现了跟人一般高全身深蓝的狼,定睛一看原来是千影,看见叶子清后就马上跑了过去。一人一狼瞬间抱在一起,千影不断的舔着他,叶子清也开心揉着千影那柔软的毛皮。

“千影,你怎么过来了?是来送我的吗?”

千影摇摇头,看着叶子清眼睛道:“我是来跟着你的。”

“你确定吗?狼群呢?你走了狼王知道吗?”

“我很确定,狼王也同意了,我希望陪着你一块出去看看这世界。”

“那千影你以后就是我的伙伴了。不管前方有多困难,我相信我们俩肯定能跨过它。”

叶子清开心抚摸着千影,最后骑上千影喊了一句“出发”就往前奔去,奔向那未知的天空和那精彩的世界。

远处狼王带着狼群对着天空嚎叫给叶子清和千影送别。注视这远去的一人一狼,狼王想起了从前的自己。

“小蓝,你说我把药埋在这里怎么样?”

“哼,自己辛苦得到不吃,还非要拿来救人,现在这颗还要埋了。”

“不要这么冷漠嘛,这药也是可以救人的呢,万一以后有个傻蛋跟我一样怎么办。”

“这药能永久大幅度提升自己的力量,救人完全是浪费。”

“好了,小蓝。今天可是我们成为搭档的第一天,所以让我骑一下你呗。”

“不,绝对不。”

“哎...不让就不让,别跑啊,我又跑不过你,等等我!”

狼王看着天空缓缓说道:“那天也和今天一样,也是一人一狼的远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