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铺 > 星宿落尘传 > 禹水岭 地煞星篇之十八

“此次的星宿魔兽体格非常庞大,在地上留下的脚印凹坑清晰可见,比我上回在铁马群堡所见的还要大上不少。”

“巫蒐你还与星宿魔兽有过交手?这些年我花费的心血都在建立鬼蛛教上,作为修道者却和人打招呼比仙妖魔道还要多也算是稀奇。”

“赤姬,你为何如此执着于凡间的权势地位……”

蝎赤姬停下了脚步,就在蝎巫蒐以为她的提问触碰到他内心深处的思虑时,在前方的岩石堆后传来一阵吵杂之声。

“都说了这是误会!”

不远处的石堆后传出男人的喊叫声,蝎巫蒐觉得这声音听起来耳熟,随后传来一阵打斗吵杂声,没多久几个人影从石堆处出飞出数丈之远。

“这也太弱了吧?他们只是凡人而非五毒教的修仙者?”

蝎巫蒐与蝎赤姬立即警觉起来,只见被击飞倒地的其中一人艰难爬到二人面前,道:“小心教主,那男人不简单!”

蝎赤姬不惧反笑道:“有江湖正道主动来找五毒教的麻烦,有意思让我来会会他。”

“蒋蒋!帅气又迷人的星斗乾坤新星弟子——北斗晨司,登场!”

蝎巫蒐一看立即伸手阻拦蝎赤姬,道:“勿用动手,这家伙对我们没有威胁。”

北斗晨司得意道:“还是美貌动人的蝎巫蒐姑娘懂我,毕竟我北斗晨司可是爱与和平的使者……”

蝎巫蒐:“字面意思,此人的武艺修为对我们没有一点威胁。”

北斗晨司:“噗……”

蝎赤姬笑道:“看来你与这位自称星斗乾坤弟子的人此前认识?”

蝎巫蒐叹气一声,道:“四年前天罡灾变之日到来时,他算是在五毒教帮了不少忙,不然赤姬你或许无法见到我们了。”

北斗晨司认真观察蝎赤姬一番,道:“此前在五毒教未曾与这位小哥见面,未请教?”

蝎赤姬伸手以示握手礼仪,笑答道:“在下蝎赤姬,那时我身在异乡未能与五毒教的同胞们一起并肩作战,但对于天罡灾变之日此等人间重大灾害我自然也难免身陷其中并深知其危害之大,如今得知阁下便是当日对五毒教有恩之人,有缘相见实属有幸。”

北斗晨司:“哈哈,兄弟你这话说得我怪不好意思的。”

就在北斗晨司正准备握手之际,没想到蝎巫蒐上前抢先握手,道:“你还没说来找我们的目的,不会就是想联合我们一同讨伐星宿魔兽?”

北斗晨司:“又被巫蒐姑娘说中真是冰雪聪明!此回的地煞星魔兽乃地煞之列最后的星宿魔兽,其实力绝不容小觑,必须集合众多修仙者的力量联手才能将其讨伐。”

蝎巫蒐:“既然只是来结盟那为何要鬼鬼祟祟躲在暗处?”

北斗晨司:“想给点惊喜嘛!”

蝎巫蒐:“幼稚。”

北斗晨司:“你们不喜欢下次不玩了……”

蝎赤姬:“听此一说你此前与那星宿魔兽有交手经历,想必对它已获知相当的情报?”

北斗晨司满脸得意道:“那是自然,不是我北斗晨司在吹牛皮,在地煞星魔兽的囚禁中绝处逢生!与同伴智取魔兽本尊!在那一望无边的大山驱壳压下之前有惊无险逃过大难!数次在鬼门关反复横跳,这就是北斗晨司大爷我的实力,哈哈哈哈哈!”

蝎赤姬:“真的假的?晨司兄的经历在下不得不佩服啊。”

蝎巫蒐:“怎么听都像是假的……”

北斗晨司:“咳咳,此次的星宿魔兽非常难以对付,其对人间的威胁不低于天罡灾变之日下的天罡神兽,但在与其斗智斗勇之下终究在它那巨大骇人的身躯之下弱点秘密还是被我们所识破,如今所缺的正是凑齐足够的力量一同攻破隐藏在它体内的弱点,我们已掌握准确情报地煞星魔兽当前的目的地正是禹水岭大坝,因为我们兵分两路,由我负责往回走招募修道友人,而我的同伴北斗元辰与红枫门的枫凛女侠及其小师妹先到禹水岭备战待命。”

听到“枫凛”名字一刻蝎巫蒐与蝎赤姬立即警觉起来,蝎赤姬提问道:“除了红枫门外此次星宿魔兽讨伐你还联合过哪些门派?”

北斗晨司:“此前还有石堂堡助力,不过他们的人在对抗星宿魔兽时不幸……恐怕已凶多吉少了,还遇见过玄机门,他们的目的性很明显就是要抢走星宿魂武,为此还曾袭击我们,你们遇上后也要倍加小心。”

北斗晨司并未有任何防备与质疑,把许多事情一五一十全告知五毒教二人。

听完一番陈述后蝎赤姬嘴角一翘笑道:“原来如此,感谢晨司兄的一番说明,如今我们对星宿魔兽以及此次前来参加星宿魔兽讨伐的修仙者的情报掌握得一目了然……作为交换我也说明一下,此前我们还遇上了名为绯雪天宫的修仙门派,或许也可以让他们加入壮大势力。”

北斗晨司一听兴奋道:“太好了,那你们知道绯雪天宫的人如今身在何处?”

蝎赤姬:“他们比我们早一步前去追踪星宿魔兽的痕迹。”

北斗晨司:“好咧,那我先走一步,你们也赶紧一同到禹水岭与其他修仙者回合吧。”

蝎巫蒐心中一阵不安,因为绯雪天宫的人其实在他们身后晚于五毒教出发,果然在北斗晨司背对二人露出巨大破绽一刻蝎赤姬意想不到般从后放出蛛丝将其缠住,早有准备的毒素迅速顺着着丝线传递至北斗晨司身上,瞬间让其软弱无力昏昏入睡。

“奇怪怎么没法向前走,还……还好睏,好想睡……”

话未说完北斗晨司便倒在地上,蝎赤姬满意地将蛛丝收回。

蝎巫蒐:“赤姬,你这是为何?”

蝎赤姬:“巫蒐你也听见,枫凛早一步与其有所联系,我们若安安分分跟随他走等同于自投罗网。”

蝎巫蒐:“那你也不该对他下手,赤姬你不是答应过我,只要对我们五毒教不含恶意之人不会主动伤害他们吗?方才你握手的时候已经准备向北斗晨司施毒了吧?”

原来蝎巫蒐主动上前把手给握了的行为就是用来打断蝎赤姬的计划,蝎赤姬看了一眼自己荼毒的手心,笑道:“果然还是巫蒐了解我,轻易便被看穿了,其实我也不是要故意伤害他,只是多年来江湖经验养成的习惯,不管对方是敌是友先以毒钳制,不然一旦对方不怀好意时正面交锋我们五毒教并不占优势。”

蝎巫蒐:“唉,既然已下手也覆水难收,把他丢在这我们出发吧。”

蝎赤姬:“稍等,防人之心不可无,他醒来后必然向枫凛与其同伴通风报信,得做些准备让他别到处乱跑乱说话。”

三个时辰后……

北斗晨司缓缓睁开眼睛醒来,小睡一阵去除睏意还是让人神清气爽一番,然而他开始察觉到不对劲,自己怎么不是睡在床上或者稍微糟糕一点躺在地上,而是两脚踏空悬吊在半空??

“喂,这是什么情况有人能给我说明一下吗?!”

北斗晨司仔细探查一番,发现把自己捆绑并吊在树上的罪会祸首正是缠在他身上那纤细不起眼的黑色蛛丝,没想到上次被五毒教的人当贼一样五花大绑后,今回又遇上相同的悲剧遭遇。

“就这种东西还想困住我北斗晨司大爷?看我略为伸展筋骨便将其挣脱。”

然而残酷的事实是任凭其如何用力,身上的蛛丝没有一点破损断裂,逼的北斗晨司着急起来开始来回晃动身子试图借助摩擦力量弄断蛛丝,可这一切都是徒劳无功的,五毒教研制而成的丝线可比铁链还要坚硬,当然这并不能阻挡修仙者那超凡脱俗的力量,只是北斗晨司如今无法挣脱是另有原因。

“这似曾相识的局面……我又又又……又中毒了是吧??!”

五毒秘门灵诀奥义“无色隐毒”,让中毒者在不知情、难以察觉的情况下封印其体内真气运转,让修仙者变得与普通人差异不大。

北斗晨司叹气道:“看来又得等上几天等这毒效自己褪去,真是空闲无聊的人生啊……”

似乎老天爷聆听到了北斗晨司的哀叹,几只狼从树林中慢慢走出,仿佛看见猎物般围在北斗晨司悬吊位置的底下等候食物的来临。

北斗晨司:“没搞错吧??刚听错了其实我一点都不无聊啊不需要它们陪我!”

又一个噩耗传来,方才由于自己使劲摆动身子的原因,蛛丝没磨掉反倒是让作为支力点的树杆磨损不少,有缓慢折断的现象。

“这……这岂不是还没等毒消失我就……救命啊!快来人救救我啊!”

在这世间上,通过修仙练道追逐先祖,早已摆脱生老病死的凡胎轮回的修仙者们,要沦落到向凡夫俗子求救可谓是难以置信、丢尽颜脸之事。

然而就在今日,北斗晨司给华夏大陆画上了历史性的一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