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使冯仕炎已经做好了万全的心理准备,他也自认为也有十足的信心去直面任何突发的状况。但在咋一见这大片汹涌的暗红后,神经还是瞬间紧绷了起来,心里亦是止不住的开始发毛……

他心里自是清楚,事情绝不可能那么简单:

在经历了如此剧烈的动荡之后,这一片方寸之地近乎遭到了毁灭性的打击。

在起初他见到那一抹血迹的时候,他心底就早有猜测,倘若真的要有残留的话,绝不可能只有眼前那么一点。

而现在,伴随着那段枯木的成功发掘,所有的谜底终于揭晓,汹涌澎湃的血迹充斥他的眼眸,只能用触目惊心来形容。

然而,更为令他震撼的,还在后头。

伴随着这段枯木被成功的从落叶底部抽离,瞬间形成的空洞也第一次显现在了冯仕炎的眼前:而在那些经年的腐叶堆满的空洞底部,放眼望去,尽是无尽的暗红。

许是由于巨木的重压加上上头覆着的落叶的隔离,所有的一切似乎仍旧是湿漉漉的,尚未完全凝结。但历经着时间的变迁,那刺眼的颜色却是越发的深沉了……

望着这一大片的汹涌的暗红色,冯仕炎没来由的感受到了无尽的恐慌。

……

所有零散的线索终于慢慢的被串联了起来……

很有可能,在这一方林地里曾经发生过激烈的争斗,且斗争双方的人数(起码有一方是人,因此才会有武器遗留下来的痕迹)绝不在少数。因此最终才会引发了林间如此之大的动荡。

当然这种交手显然不可能像两两对决间般的一局定输赢,争斗的双方想必也是历经了多次的试探且互有损伤,才会导致前面林子里一次又一次的动荡。

在每次遭遇结束之后,获胜的那方都会就地对现场进行掩埋,将真相掩盖。

而起初冯仕炎发现的那一抹血迹或许恰恰是因为处于视线的死角,所以才在匆忙间被他们所忽略了……

只是冯仕炎始终有点搞不清楚,这都已经是什么年代了,双方交锋所用的武器为什么还是冷兵器,甚至还有钝器?

但结合周围似乎没有什么烟火的气息,或者是伴随着时间消逝了,足以判断交手的双方,手里可能并没有手枪之类的热武器,或者即便有,也不会很多。

不过,为什么这样大规模的斗殴会发生在这人迹罕至的丛林里,冯仕炎还是有点想不明白……

……

用脚将虚浮的叶片踢开,越来越多被掩盖的血迹开始成片的出现在冯仕炎的眼前。足以看出当时战况的惨烈,可以说是拳拳到肉,刀刀见血。

不过对于冯仕炎来说,有一个好消息是,往这个方向走大概率应该不会碰见严峻所派来的追兵,如果能在乱入的时候陷入双方的斗争而被干掉,那可真就是再好不过了……

……

将现场所有的虚浮着的落叶踢开,冯仕炎终于能够直观的感受到这次冲突的惨烈程度。

视线着眼处,鲜血甚至染红了这片空地几乎所有的地面,满目充斥的暗红,让他一度有些难以接受甚至有些反胃。

而在落叶的遮掩下,冯仕炎还发现了数处篝火存在过的痕迹,仅剩零星的焦炭余烬。

冯仕炎不禁感慨这些人的心大,刚经历过惨烈的冲突,即便是获胜了,还能这样不受影响的原地修整,这得是有多强大的内心,才能做的到……

当然,在篝火的四周还有不少残余的骨头丢弃在一旁,经过比对发现,似乎是一些大型生物的骨骸,上面多少有一些烟火灼烧的痕迹。

说明了那群胜利者除了修整之外,还在这里坐享了一番胜利的果实。

看到这些,冯仕炎只能汗颜的表示,真的牛!

而上述的发现,对于冯仕炎来说,无疑是一件好事。

且不管对于他是否有相关的利害关系。只是对于动物来说,都有趋利避害的本能,在经历了胜利者的屠戮之后,想必在这片空地四周的一定范围内,几乎不可能有什么大型走兽的存在,大体上还是有一定安全保障的。

见到满地的鲜血,冯仕炎还是有些发毛。

因此,他决定稍稍离开一点这处是非之地,在这里先安安稳稳的渡过一个晚上,顺便修整一番,因为现在的他,实在是太疲惫了!

……

最终,冯仕炎在这处空地的边缘处,找寻了一处较为平整的地段,并将周围一圈的落叶,统统清理了干净。

他可不想到时候生火的时候,由于不慎,最终引发山火把自己给搭进去。

至于生火,对于现在的他来说已经是轻车熟路了,因此没花多少时间,就成功的将火给生了起来。烈焰翻腾间,他又一次感受到了久违的温暖。

此时,仅剩的一个竹筒正装着满满的山泉水,被架在火堆之上烘烤。

中间一条大小适中的河鱼,正伴随着翻滚的热水时不时的上下沉浮着。

“哈……”

打了悠长的一个哈欠,冯仕炎强打着精神,拨弄着篝火堆中的柴火。

否则以现在他的状况,怕是一闭上眼,分分钟就能睡过去。

鱼汤开始渐渐的泛白,兴许这也和这山林间的溪鱼有关:它们大多脂肪肥硕,肉质细嫩。又或者是因为炙烤过的鱼将它体内蕴藏的油脂给逼了出来,因此也和平时那些过了油的鱼那样,都可以将汤煮成诱人的白色。

这算的上是冯仕炎踏入林子后。最为丰盛的一餐饭:用篝火再度炙烤过的鱼,虽说肉质有点干柴,但焦香味与烟熏味的双重赋予,令它有了与以往完全不同的独特滋味。

而竹筒内,翻滚着的乳白色的鱼汤,虽然仍旧难掩尚存着的一丝土腥味,但温热醇厚的口感,在这样的夜里,无疑是最能够抚慰人心的了。

吸饱汤汁的鱼肉,软烂绵软,晶莹剔透,一口下去,能够在瞬间让人从心底里感到满足……

再加上由于长时间的焖煮,不少细碎的鱼肉都已经被煮烂,融入了这一筒鱼汤当中,再加上一些细碎掉落的零星鱼骨,喝进嘴里时,还能够感受到微妙的颗粒感。

伴随着一股温热入喉,对于此时的冯仕炎来说,几乎不亚于他尝过的任何人间至味……

在充分进食过后,伴着温热的火光,靠着身后仍旧残留着刀斧痕迹的大树,冯仕炎陷久违的入了酣畅的沉眠当中……

要说不说,有的时候人心真的是无所畏惧。

在笃定了自己的方向之后,所有的恐惧似乎也伴随着这一刻下定的决心,自然而然的烟消云散了。

他不再考虑是否还会遭受到什么未知的惊扰,也不担心下一刻又将会发生什么。

这一刻,他只想好好休息。

他有一种预感,笼罩着他的这层黑幕,即将在接下来的时间陆续被揭晓。

而他,也终将找到,自己想要的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