虞姬和符榕两个人躺在床上一起发愁,这是有人走过来敲门。

“扣扣!扣扣!扣扣!”

“谁呀?别敲了,好烦。”符榕不耐烦的问。

门外的人犹豫了一下,回话了“虞姬姑娘,有人来找您。说有事与您商量。”

虞姬惊醒,心想‘妈呀!不会是想合作的吧?这个如何是好?’

“不见,不见。就说我不在房内,有事出去了。”虞姬实在有点怕了。

说实话,还是第一次见,有生意不做的主。别人都巴不得多多益善,虞姬倒好,躲起来不干了。

“可是那位说见不到,就不走了。这....”小二有些为难的提醒。

“要不还是见一下吧?说不定有转机呢?”符榕贼兮兮的说。

“可知道来者何人?”虞姬又问。

“是薛家的大公子,薛主席。”小二回答。

“好!让他在我之前用膳的雅间等。我收拾一下,就来。”虞姬听闻是商会主席,就快速起床回答。

“好的。小的这就去准备好雅间,让薛公子过去。”小二说着就走了。

虞姬利索的起床梳妆,也催促符榕快点起来整理一下妆容。见可人,总不能失了礼不是。

虞姬把两边编成四条小辫子盘在后面,用发簪固定好剩下的用发带束起。风髻露鬓,淡扫娥眉眼含春,皮肤细润如温玉柔光若腻,樱桃小嘴不点而赤,娇艳若滴,腮边两缕发丝随风轻柔拂面凭添几分诱人的风情,而灵活转动的眼眸慧黠地转动,几分调皮,几分淘气,一身淡紫长裙,腰部盈盈一握,美得如此无瑕,美得如此不食人间烟火。

符榕一身蓝色的翠烟衫,散花水雾绿草百褶裙,身披淡蓝色的翠水薄烟纱,肩若削成腰若约素,肌若凝脂气若幽兰。折纤腰以微步,呈皓腕于轻纱。眸含春水清波流盼,头上倭堕髻斜插一根镂空金簪,缀着点点紫玉,流苏洒在青丝上。

乍一看,如两位仙女下凡,让人如痴如醉。

“漂亮!没想到我们穿起古装来是那么的好看呀!虞姬对不对?”符榕满意的夸赞自己。

“少臭美了,我们快出去吧。别让你相好的等急了。”虞姬打趣道。

“知道了!帅哥等我!我来了!”符榕如同焦急洞房的新郎一样,跑了出去。

虞姬无奈的挠挠头跟着出去了。来到一楼的雅间,看见薛浩宁正坐在那,小二给他上茶和一些点心。符榕不客气的走过去,拿起点心就是一口。虞姬摇头,苦笑,符榕还是一点也不客气啊。在自己男神面前都,不知道收敛。

“嗯!好吃!回去的时候记得打包一份。”符榕对着虞姬说。

“既然符榕姑娘喜欢,在下,多买几份给汝等回去的路上吃。到时可要记得跟吾说一声。”薛浩宁苦口婆心的说。

“好呀!好呀!”符榕小鸡啄米一样点头说好。

虞姬走过来,自行坐下,举目看向薛浩宁,‘靠!好刺眼!’虞姬用手挡住薛浩宁自带的耀眼光芒,看向别处。

“咳咳,薛公子有何事?现在商会应该开始了,您不用去主持吗?”虞姬恢复严肃表情问。

“主持有副主席即可,吾就看门见山的与汝说罢。汝研发的商品在石矶商会已经一炮而红,而且也确实是有助妇人之事。商会决定,帮助你在石矶城建设基地。一方面也是商会想通过此事,向所有妇孺表示帮助,赢得一些声誉。”薛浩宁侃侃而谈,道出自己此行目的。

真实天冷了送炭火,想睡了送枕头!虞姬一听,马上来了兴趣。感觉眼前一亮,一下子扫去了所有阴霾。

“薛公子真是上天派来的天使!我们正在愁此事,结果您就给我们送好消息来了!”符榕先说好。

这一刻,都有一种想要拥抱薛浩宁的冲动了。虞姬感激的看了薛浩宁一眼,心里已经乐开了花。不知道要用什么词语才能描述此刻的心情,真是太好了!此刻看薛浩宁的感觉是真的如符榕所说,像个天使,不食人间烟火。有种让人膜拜的冲动了。好耀眼的一位男子,虞姬开始欣赏他了。

薛浩宁发觉虞姬看他的眼神变了,有些不自觉的轻咳“咳咳,咳咳。”

虞姬被这咳声拉回现实,不好意思的挠挠头“不好意思啊,刚刚走神了。反正就是很感激您给我们的帮助,我们因为资金不足,正愁呢!您就送来了这样的好消息。呵呵...呵呵呵...”

“天使是何意?”薛浩宁锁眉问道。

“就是神的使者,下凡人间帮助有难的虔诚信徒的神仙。”符榕不着调的解释。

“过奖过奖,在下就是一个普通人类而已。”薛浩宁谦虚道,其实心里很是舒坦。

看着虞姬因为有点不好意思而微红的脸颊,也霎时间,觉得特别好看,不禁多看了几眼。虞姬察觉到薛浩宁的目光,瞬间感觉脸颊火辣辣的,变得更红了。这时,刚好金文午觉睡醒,走下楼梯看到这一幕。立马感觉情况不妙!一个箭步窜到虞姬和薛浩宁中间站着,挡住薛浩宁的视线。

‘呼!好险!要是让他们继续对视,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虽然自己没有谈过相好,但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要是任务失败,就只有提头回去见主子了。好险!好险!’金文这样想着,心跳变得更快了。

“金文!你干啥呢?没看见我们在谈正事吗?别捣乱好吗?”符榕被金文的举动惹怒了,看着呵斥道。

然后,歉意的对薛浩宁说“对不起呀!我家护卫有点脾气。呵呵...”

“无碍,护卫有脾气也证明主子的善良,护卫才敢有脾气不是。”薛浩宁有点阴阳怪气的说着。

金文不管他们的对话,反正我就要站在这。除非主子让我走,不然神仙来了也不让!金文暗暗发狠的想着。

“对了,到时候尔等需要什么帮助可到商会咨询。”薛浩宁拿出一块商会令牌交给虞姬“这是我们商会的令牌,你去到后拿出令牌,就可以得到任何帮助,包括资金问题都可解决。”

虞姬接过令牌,丢给符榕“真的非常感谢,我们正需要资金方面的帮助,和基地选址的帮助,因为我们对石矶城还不了解,需要商会帮忙挑选最佳位置。”

同时,符榕接过令牌,小心的放进袖袋里,美滋滋的看着他们继续商谈。

“资金方面是如何帮助的呢?是帮助一部分,还是以投资方式,还是慈善帮助?”虞姬继续询问。

“算慈善帮助,因为汝研发此商品也是为了帮助他人,为了体现商会对百姓的心意,商会将会大力支持。以表商会对百姓的善意,让百姓得以安居乐业,也增加了商会的知名度和荣誉。”薛浩宁说。

“可以,到时候,小女子也会适当宣传一下,是商会的帮助小女子才可把天使之翼带给石矶城的百姓们,让石矶城妇女可以更安心过那几天。”虞姬委婉地回答。

“正事已经告一段落,不知道虞姬姑娘可否到吾家中做客,吾母亲想与汝话家常。咳咳。”薛浩宁有点不好意思的问。

上一次,虽然邀请过虞姬回家,但那是以掌柜的身份去的,现在要虞姬去做客,纯属朋友关系。就感觉有点不好意思,也不是拉不下架子,而是第一次邀请女孩子回家,感觉不适应,很变扭。不是自己平时做得出来的事情。平时的薛浩宁,从不正眼看那些个什么大家闺秀。为此薛夫人也是头疼,都20来岁了,还没有姑娘家,各种引荐都是徒劳。

虞姬想‘搞好关系也是一条出路,到时候也更好运作。’于是也就答应了。

“好呀!小女子也好久没见薛夫人了,也想知道她现在如何了。”虞姬爽快答应。

薛浩宁嘴角不经意的露出欣慰的笑,说实话,他还是有点害怕虞姬拒绝的。会很尴尬,也会很没面子。虽然说母亲从小教育,作为男子汉要大度。但是,真要次次都做到,还是有点难度。

薛家大院

虞姬三人跟着薛浩宁来到薛府,只见家丁打开薛府大门,圣现出里面的景象。院子里鸟语花香,忙碌的侍女家丁走来走去,有打扫卫生的,有裁剪树枝的,还有浇花拔杂草的;整个院子充满了生机。虞姬看着觉得自己要是也有这样的大宅子就好了。于是下定决心,等在石矶城站稳脚跟,就买一处大宅子让大家搬过来住。也不知道小阳现在怎么样了?我不在的时间他会不会更调皮了?虞姬这样想着,不禁想起了小阳在自己身边的日子。表情温柔了起来。

“在想什么呢?虞姬姑娘?”薛浩宁看到虞姬的模样,好奇的问。

“没什么,就是想家了。我们进去吧!”虞姬拉回自己的所有情绪耸耸肩说道。

来到薛府待客厅,薛浩宁邀请虞姬等人坐下喝茶。薛夫人从里间走出来,后面跟着几个侍女。

“墨姑娘来啦!请坐请坐不必客气。呵呵...”薛夫人热情的说着自顾的坐下“自从上次见面,匆匆一别,感觉就像过了几个春秋。都有些想念墨姑娘了。”

“我也有些想薛夫人了呢!不知道薛夫人有没穿小女子给您的内裤?感觉怎么样?”虞姬问道。

“刚开始觉得不适应,现在感觉好多了。还挺方便的,感觉干净卫生,还多了些安全感。”薛夫人毫不避讳的说着。

弄得薛浩宁有些不好意思的脸颊微红,轻咳了两声。有点想离开,却又觉得不对。

“那就好!那就好!我们今天晚上吃些什么呢?薛夫人!我还还想念上次在您这吃的那个片板鸭呢!太好吃了!”虞姬感觉到了薛浩宁的尴尬,就适当的换个话题。

“真的吗?那老身吩咐厨房为虞姬姑娘做一份便是。”薛夫人热情答应。

符榕听到吃饭还可以点菜,就兴奋地说“夫人,小女想吃糖醋排骨,焦糖酥藕!”

“你这吃货!小心吃胖!”虞姬笑骂道。

“属下想吃烤鸡翅,外加一壶碧芳酒就更美了。”这时,站在一旁的金文也来捣乱。

虞姬有点脸上挂不住了,尴尬的笑着心里一万只草泥马奔腾而过‘怎么自己带的人全是吃货,靠!真是丢死人了。想吃不会回到客栈再吃吗?非要在这出丑....’虞姬恨的牙痒痒。

金文看到虞姬的表情,自得的偷笑。他就是故意让虞姬在这出丑的,这样就断了薛浩宁对虞姬的幻想。真好!我怎么这么聪明呢?金文自夸的想着。

没想到,薛夫人接下来的表现,让金文落空。

“管家,听到了吗?给我一一记下,去报备给厨房。”薛夫人依旧很开心的答应了。

“是!夫人!”管家说完就走,准备去厨房一趟。

后来之前遇见的妇人也出来了,那小女孩一看见虞姬就跑过来抱住虞姬说“姐姐怎么今天才来看人家,人家都想虞姬姐姐了呢。”

逗得大家哈哈笑。小孩子就是古灵精怪,逗人开心。

傍晚用膳时间,薛浩宁妹妹也出来了。然后虞姬又在被莫名其妙的目光注视中吃完这顿饭。餐桌上,真的准备了虞姬爱吃的片板鸭,符榕的糖醋排骨,焦糖酥藕。金文也吃上了他爱吃的烤鸡翅和碧芳酒。

虞姬偶尔瞄一眼,薛浩宁的妹妹,觉得很奇怪。一看她她又假装很友好的呵呵笑,不看的时候,余光却看到她那恐怖的眼神,感觉很是怪异。但心想还是算了,一个小女孩能有什么坏心思呢?所以就没管。

符榕吃着糖醋排骨,美滋滋的,薛浩宁安静优雅的吃着,感觉一口菜能被他当十几口来吃,虞姬有点受不了。于是眼不见为净,低头扒饭吃。

偶尔薛夫人和那位妇人会劝菜,虞姬的碗经常被夹得满满的菜,感觉像喂猪一样。虞姬有点盛情难却的看向薛浩宁,可薛浩宁也觉得虞姬应该多吃一点。

“吃呀?别客气,来吃个糖醋排骨,我看符榕姑娘很喜欢吃。你也喜欢吧?”薛浩宁,不仅没阻止,还给虞姬菾菜。

虞姬算是败下阵来了。。

“呵呵....呵呵..爱吃,爱吃。”虞姬有点为难的夹起糖醋排骨,吃了起来。这顿饭,让虞姬觉得很漫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