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铺 > 伐神路 > 3.纸人

有一种说法是人体在一瞬间经过过度的惊吓或者大量的肾上腺素分泌,就会进入一种短暂的虚弱状态。

就比如万空明在刚刚看到他面前的纸人时身体就有些发软,然后紧接着就是无力感。

毕竟他虽然在这里生活了十多年,可是在他的印象中从来没有出现过这些诡异的纸人啊。

而且在万空明的记忆中从小到大看见的不是和蔼的老奶奶就是热情的卖肉大叔,以及笑着打招呼的隔壁叔叔或者阿姨,如此·的情况应该是发生了什么他不知道的变故。这样子看来这个世界正在对万空明揭开他那神秘的面纱。

虽然想到这一点的万空明有一点点小期待,但是很快就被忧愁所打断。虽然现在的好处是验证了这里是一个玄幻的世界,但是更大的难题是在这个世界你永远不知道意外和明天哪一个先来。

就好比现在,万空明一起床一睁眼出门,好家伙世界都变了。他突然想起来前世的一个梗一觉醒来竟然与世界为敌。

不过抛开杂七杂八的胡思乱想,万空明当下是要考虑目前的情况会不会威胁到他的生命,虽然他穿越了但是他不知道会不会再次穿越。毕竟命可不是随便就可以赌博的东西,在没有百分比的情况下一切都小心为上。

目前来说万空明虽然刚刚受到了惊吓身体暂时有点虚弱,可是并不影响万空明的大脑思考,相反受到刺激后的万空明大脑反而可以更加的沉着稳定的飞转。这是前世万空明的一个优点,他总是能让自己快速冷静下来思考问题。因为对于前世的他来说生命的每一分一秒都是珍贵的,他要把时间的精力花在刀刃上去解决问题。

接下来万空明开始思考, 如果说作为主人公的他在这数十年间,都没有发现异常的话。

那么,目前这种情况只有两种可能,第一种就是全城的人一夜之间出了什么变故,比如说全体都变成了纸人。又或者说,他被某一种妖怪控制了心神迷惑了双眼。不过这似乎有点不现实,如果是出了什么变故,那为什么他没事?

在第一种情况的推断下,应该不可能会有幸免者除非这是一场专门针对自己的局,可是万空明又陷入了迷惑。因为自己不过一个十几岁的小童,有什么值得针对的呢?或者说是有什么事情是自己不知道的,或者自己身上有什么是对方需要的。

如果第一个推理的情况不对的话,那么万空明也考虑了第二种情况。

按照前世的说法,他目前这种情况叫认知障碍。又或者说在异世界中,他的认知被篡改或者被蒙蔽了。

因为如果他没有清楚的记忆细节的话那么他应该是一直和这些纸人生活着,而且整整生活了属十年。如今这样必然是有什么东西不一样了,有一个因素改变了这一切,而且八成是自己引起的。

万空明皱请了那小小的眉头,仔细的思考着每一条线索。这样看来万空明十分的冷静,毕竟如果是昨天的话,他可能会惊慌失措,但是今天的他已经不一样了一个拥有着将近三十多年灵活的人会清楚的知道该怎样去考虑问题。

思来想去,万空明只得到了一个他最需要的也是就需要的答案,那就是他是安全的。

当然这是就目前来说。

而且今天这个样貌八成自己占了很大因素,想了这么多万空明长叹一口气。

与其自己在这里等待或者各种推理瞎想还不如亲自去看一看。

万空明再次打开大门,门前还是那个丑纸人就那样看着其他,都是万空明最起码没有感觉到杀意或者恶意什么的。这间接性的验证他暂时是安全的,而且不知道是不是转世重生的原因,万空明能隐隐约约的感觉到目前的纸人散发着一种熟悉的精神波动和善意。

这种感觉很奇怪,让万空明想起了经常和他打招呼的奶奶,再看看纸人的服饰,虽然是纸制的但是也很眼熟。

看来**不离十,接着万空明走出大门。他走的很慢,他确认的街上的纸人给他的感觉都很熟悉,但是一张张诡异的纸脸又很陌生。

万空明怀着一种复杂的心情,如果不是一夜之间的变化那么就是本来如此的世界。突然他有了一种世界的虚假感,甚至于那些朝夕相处的“人”是不是活着他都不知道。

不知不觉间,他走过了无人的街道。出了门前的街道,道路上再也没有纸人的身影,只有放弃的房屋中那些白色的雾气。

那是幽灵吗?还是灵魂?万空明不知道但是他可以见到不远处的城墙,万空明来到一个门口。

从门口看去外面还有一片城市,看来他在的应该是内城区,只不过外面可没有照明漆黑黑的一片。

万空明尝试着向外面走去,可是却有一道白光阻拦了他,并且柔和的将他推了回去。

再尝试了几次后万空明不得不放弃,看来是有东西或者某种存在阻止他出去,并且万空明可以感觉的道外面邪恶和诅咒的气息。

那是一个让人不舒服的气息。

紧接着万空明竟然又走到了卖肉铺子这里,“当当当!”剁案板的声音传来。

“会不会王屠夫不是纸人?”带着一点点好奇心和期待万空明慢慢走过去。

结果当他看到王屠夫的时候也有点失望,这还是一个纸人只不过是有点胖胖的纸人。不过万空明有理由怀疑这个胖也是为了更贴近屠夫的形象设计的,不知道怎么去解释,但是万空明去感受王屠夫的时候却好似感觉他的灵魂不是个胖子。

紧接着万空明就注意道王屠夫那个空荡荡的案板,但是来不及多想万空明的脑子中在某一时刻只有了王屠夫的刀声。

“当,当!”如洪旅大钟,渐渐的万空明发现自己处在一片金色的海洋中,一道道巨大的刀光不断飞舞着。

万空明感觉十分的难受,这里的每一滴海洋里的水仿佛都是由凛冽的刀意组成。

正当万空明痛苦的时候只听一声大喝。“醒来!”

万空明猛的醒悟过来竟然发现自己站在原地纹丝未动,他惊恐的出了一身冷汗。

万空明回头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

一白发道服老头正笑眯眯的看着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