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军所言不无道理,不过……”公主的欲言又止,转而看向林风,眉头微皱,“你为何是个男人?”

公主这次说话的却不见往日的冰冷,语气中充满着责怪。

林风一时还有些不适应,解释道:“义父一直将我当亲生儿子养,他一生无子,可能是想我做个男人吧。”

林风刚说完,太和将军就急切的插话道:“公主还未回答臣的问题呢。”

公主见太和将军一直追问,就将她与林风的交易给全说了出来。

“天阶功法?”

太和将军听完后,简直不敢相信,今天的事情一件比一件莫名其妙。

一个庖房的小太监怎么会有天阶功法?

就连皇室里都没有!

他连忙查看公主如今的修为。

“公主金丹二层了?”

太和将军诧异道。

要知道,先前公主可是苦苦修炼了数年,修为毫无长进。

就上次出关时,体内的气息也没有要突破的迹象。

这才几天的时间!

公主点了点头,语气柔和了许多:“林风是功臣,献出了天阶功法,这次隐瞒身份的事情就免了,以后莫要再提此事。”

太和将军这下没话说了,看向林风的眼神也不像先前那边居高临下。

他反而对林风是一阵感激:“我不关心你的事情,是男是女与我无关。

只要公主成了大事,这个将军之位就算给你来做我也心甘情愿。”

林风赶忙回敬道:“将军言重了,小的定会尽心尽力。”

这次公主的做法完全是在林风的意料之中。

有一个原因公主没有说。

一个人一生只能修习一种功法,而且选定的功法伴随一生,不能中途更换,否则只有放弃所有修为重来。

吞灵诀是个特殊的功法,它趋于功能性,由于是天阶,适应性很强,可以加持在原有的功法上,公主就是这么做的。

如今的吞灵诀只是残卷,林风若是此时出了意外,那公主的功法一辈子都会是残缺不全。

功法残缺,到了一定程度,修为就会止步不前,这对修仙者来说是致命的。

公主还没拿到完整的吞灵诀,所以根本不会动林风。

公主也明白一旦修习了吞灵诀,就会一直受制于林风,但她提升修为心切,管不了那么多。

况且林风才练气九层,公主有一万种方法让他把剩下的吞灵诀交出来。

再加上心魔已经植在了公主的身体里,林风一死,公主的心魔就无解。

“公主尚且刚刚闭关,这还不满四十九天,为何出关了?”太和将军的情绪也已经缓和了下来,对公主问道。

林风看得出来,太和将军对公主的忠心无话可说。

大将军可是整个仙元国兵力的统帅,只要公主实力提升上来,他们的实力打败玉龙太子一派还真不是什么难事。

这也给林风增加了一些信心。

公主做回到座上,高然道:“天阶功法仿佛有灵性一般,本源在林风身上,我与他似乎有一定的感应,他处于危险之中时我竟然也无法凝神……”

我靠!心灵感应?

林风有些窃喜,他还以为公主只是无意间出现在那里的,没想到是心灵感应啊……

那这岂不是找了个免费的美女保镖?

公主似乎看出了林风的心思,突然沉声道:“你莫要以为我真的受制于你的功法残卷,我自有办法将此功法剔除,只是伤些元气而已。”

林风赶忙解释:“公主多虑了,我的命都在公主的手上,公主想要杀我可是像捏死蚂蚁一样简单。”

“这吞灵诀的确能大大加快我的修习速度,只是……我感觉它始终未能尽其效能,不知是为何。”公主点了点头,皱眉问道。

林风一下子就明白了,这就和自己先前的时候一样,吞灵诀很强劲,但是空间中的灵气供给有限,不能最大限度修炼。

当初他用了聚石阵才解决,但是……公主恐怕用不了聚石阵。

灵石内所蕴含的灵气远不是一般人能承受的,即使公主是金丹期的修为。

林风当时是因为有先天霸体,所以不怕,但是公主……

“我有一种方法……只是怕公主不能受用……”林风想了一会儿,还是决定说出来。

“真的?你说!”太和大将军有些激动。

林风缓缓说道:“用巨石阵将数颗灵石聚于一起,同时运转吞灵诀纳入灵气……”

“胡说!”林风还没说完,太和将军就打断了他,“你可知灵石内的灵力多么狂暴,你莫不是想害公主?”

他们作为金丹期的修士,平时也只敢用很少量的灵石辅助修炼,灵石的能量不光多,也狂暴,一般人肯定受不了。

“既然将军不信,那我也没有办法。”林风无奈道。

“此法可是真的?”座位上的公主突然开口。

林风解释的有些烦躁:“我还指着公主兑现承诺,怎会害公主?”

公主见他说的有理,郑重的点了点头:“我试试。”

“不可!”太和将军连忙上前阻拦,“此事事关重大,公主切不可妄为!”

“将军放心,我自有分寸。”公主似乎已经下定了决心,面容坚定。

林风出于好意,又将使用聚石阵需要身边有人协助更换灵石的事情告诉了他们。

当初林风一开始修炼时就是因为身边没人,所以灵石用尽时修炼中断,便找来刘总管帮他。

这下两人却为难了起来,因为没有合适的人选。

四名贴身宫女没有修为,根本驱动不了阵法,肯定不行。

“那就你来助我。”

犹豫了很久,公主指着林风吩咐道。

这下太和将军又厉声反对:“公主不可!公主清白之身怎能和一男子独处?万万不可啊!”

“难道你来?”公主反驳,有些恼了。

太和将军抓了抓头,面露苦色:“老夫定然也不可。”

“那你有合适的人选?”公主继续发问。

太和将军思虑过后摇了摇头。

公主站起身,示意林风过去:“你休要高兴的太早,若是有什么坏心思,就休想活着出去了。”

高兴?

“不敢不敢。”林风连忙摆手。

他心里一阵后悔,刚才干嘛要和他们说聚石阵这种方法,真是自讨苦吃。

对于修炼者来说,时间飞逝的极快,但对于旁观者来说,就是煎熬啊!

七七四十九天!在外面逗着四名小宫女不香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