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牧赶了两天的路才到凌云城,刚到凌云城就收到萧守的来信,信里说小铃铛父亲来信,说小铃铛是被她父亲带走的,让他不要担心先去找萧盅,自己会想办法去找小铃铛。

萧牧愣愣的看着手中的信,这时决之灵出现在萧牧头顶看着萧牧手中的信翻了个白眼:“玩吧!”

“那我们现在去哪?”决之灵又问。

萧牧想了想收起信:“我爹他们要找,但是绑走小铃铛的龙达也要找,边走边找吧,能找一个是一个!”说完萧牧转头看着决之灵:“可是这小铃铛哪又冒出个爹啊?”

“她没爹?”决之灵问。

“不是!”

“那不就是了!”决之灵翻了个白眼。

“小铃铛是她母亲带去枫叶城的,那时候我们都还小,只记得她到我家的时候她娘就已经身负重伤了,把她留下之后她娘就离开了。我是后来听我娘说小铃铛的母亲跟我娘是好友,她娘发现了她爹的恶行才带着她偷偷逃出来的。”萧牧嘟囔着:“这都那么多年了,怎么现在又要悄悄把她绑走呢?”说着又转头问决之灵:“你知道她爹娘是什么人吗?”

“她爹叫什么?”决之灵问。

萧牧愣住了,决之灵见状又问:“那她娘叫什么?”萧牧又愣住了,这时决之灵低头看着萧牧:“小铃铛她姓什么你总该知道吧?”

这时,萧牧彻底懵了,想起来和小铃铛在一起也生活快十多年了,自己一直跟着父母叫她小铃铛,可现在才发现自己居然连她姓什么都不知道!

决之灵笑了:“呵呵,你居然连她姓什么你都不知道,那你火急火燎的跑来凌云城干什么来了?”

“我。。。。”

“请问,如果不是萧守来信,你打算怎么找人呢?逢人就问小铃铛在哪吗?”决之灵问道。萧牧被堵的一句话说不出来,决之灵双手抱着后脑勺躺下慢慢消失:“想我决之灵怎么说也曾是战神级别的,这人到晚年,收了个徒弟。。。。。”顿了顿笑道:“哼哼~居然是傻的你说扯不扯?”取笑完决之灵也彻底消失了。

只留萧牧愣愣的看着大街上来来往往的人独自发呆,萧牧心里也觉得自己十分可笑:是啊,小时候无忧无虑的没想过这个问题,后来也只顾修炼,没想到这么久了自己连小铃铛姓什么,父母是谁都不知道!

这时一个少年款款走来,拍了拍萧牧的肩膀,萧牧转身看着少年:“你谁啊?”

“我叫白险,我在那边看你半天了,看你一会自言自语一会垂头丧气的是遇到什么事了吗?”少年说道。

“没什么!”萧牧牵着马就要走。

白险伸手拦住萧牧:“你叫什么啊,是来参加凌晨祭祀大典的吗?”

“祭祀大典?”萧牧停下脚步。

“嗯!”白险看着街道说道:“凌云城的祭祀大典十年一次,目的是为了选出一批圣女,传说圣女会被凌云城城主带回城主府教她们修炼长生之术和仙法,十年就可成仙!”

“那那些圣女呢?”萧牧问。

“说是升仙了!”

“你信?”

白险摇摇头:“我就是不信才来看看!”说着转头问萧牧:“怎样,要不要结伴同行看看?”

萧牧想起决之灵曾说过凌云城城主是靠少女的血来助自己修行的,想了一会后看向白险点头:“嗯!”

“我叫白险,南禺国人!”

“我叫萧牧,枫叶城人。”

“你来这里干嘛啊?”白险问。

“找人,你呢!”

“我就是来玩的。”

——————————

两人就这么你一言我一语的来到了一个酒楼门口,两人拴好马之后白险说道:“咱们先去吃饭,然后住下怎么样?”

“嗯。”

“城主花车来了,快跪下!”这时人群中不知道谁喊了一句,一时间所有人都跪了下来。

只有萧牧和白险两人站着,萧牧看着不远处的花车说道:“一个城主,出门却要城里人都跪下迎接。”

“排场堪比皇室啊!”白险感叹道。

花车慢慢靠近,萧牧也看清了花车上的女人,那女人画着精致的妆容,闭着双眼享受着众人的跪拜。

“大胆,见到城主还不下跪!”带队的侍卫对萧牧和白险二人呵斥道。

萧牧和白险回头看了看身后随后对视一眼,然后指着自己:“你是在说我们吗?”

“除了你们还能有谁?”

萧牧和白险相视一笑:“我们为什么要跪?”

白险附和道:“区区城主出门就要众人下跪行礼那要是皇室出门还得了!”

萧牧笑道:“她要是皇室,是不是出门还要杀几个人助助兴才行啊!”

“你。。。。”

“文谢,不可无礼!”这时女人伸手打断侍卫的话,随后缓缓睁开眼睛转头看着萧牧。

这时白险推了推萧牧小声说道:“她这么看着你,是不是对你有什么意思啊?”

萧牧听后冷哼一声,随后看着对方:“城主这么看着我,所为何意啊?”

女人看着萧牧笑笑没有说话,然后回头对侍卫说道:“走吧!”

“这笑是什么意思啊!”萧牧摸着下巴看着远去的花车说道。

“咱们初来乍到,还是小心点吧!”白险提醒道。

萧牧转身进入酒楼:“管他呢,先吃饭住下再说。”

两人坐下之后还没说几句店小二就跑过来:“二位公子还有心思吃饭呢?”

萧牧觉得奇怪看了眼白险:“我们怎么就没心思吃饭了?”

“是啊,我们只是吃个饭而已有什么问题吗?”白险也觉得奇怪。

店小二着急的说道:“刚刚那个花车游街的是我们凌云城的城主,此人暴虐不堪,她仗着自己是城主要求我们在她出行时下跪迎接,谁要是敢不听定会被折磨的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啊,您二位刚刚如此冒犯。。。。我看您二位啊,还是赶紧逃吧!”

萧牧一听转头看向白险:“你不是说她有选圣女教仙术助人修仙的善举吗?”

店小二听后一脸的无奈:“除了这一件,剩下的没一件好事!”说完见萧牧和白险依旧没有要离开的意思,着急的拍着手:“我说您二位怎么还坐着呢,赶紧走吧,别到时候怪我没提醒啊。。。。”

“哦,那上菜吧!”萧牧打断店小二得到话无所谓的说道。

“。。。。。”店小二愣愣的看着两人,刚要说什么萧牧拿出一袋钱扔到他手里:“上菜,然后替我们准备两间上房!”

店小二看着手里的钱袋子又看了看淡定喝茶的两人,摇了摇头离开了。

“你觉得是真的吗?”白险问。

萧牧放下杯子:“不知道,但是出门就要人跪着迎接的肯定不是什么好东西!”

白险点点头表示赞同:“按照店小二刚刚说的,我们两今晚可能不会睡的太安稳啊!”

“今晚你跟我一起睡吗?”萧牧问道。

白险先是一愣,随后说道:“当然不是啊!”

萧牧倒了杯茶喝下:“那你怎么知道我睡不安稳。”

“。。。。。。”白险无语的看着萧牧说不出话,心里想:现在这年轻人还真是。。。。。无法用语言形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