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铺 > 修复师 > 第二十五章 鬼打墙(下)

奇《书》铺小说 qishupu,最快更新修复师 !

“小小,你坐前面,刚哥坐后面吧。”

上车之前,苏小凡重新分配了下位置,他可不放心小妹一个人和两个男人挤在后排座上。

似乎还没有从鬼打墙的惊吓中完全回过神,吴川宝和吴川鹏上车之后就一声不吭,身体也在隐隐的发抖,两人的面色都有些发青。

“奇怪,又不是阴雨天气,怎么好多地方都起雾了。”

在去到镇子上的这条路上,苏小凡看到有不少田地里都起了雾气,一团团的凝儿不散。

“那……那是鬼雾!”

听到苏小凡的话,后座的吴川宝忍不住打了个寒颤,身体抖的愈发厉害了。

“哪有什么鬼雾。”

苏小凡撇了撇嘴,道:“农村地势开阔,晚上水汽凝聚在一起而已,大哥……大半夜的别自己吓自己。”

“真是鬼雾,我和老五在那被困了四五个小时了。”

吴川宝哭丧着脸说道,他干倒斗这行也有二十多年的时间了,虽然后来负责的是销售赃物那一块,但最早的时候吴川宝也是下过墓扒拉过死人身上衣服的,胆子并不小,但这一次却是着实把他给吓着了。

“对了,你们是怎么回事啊,跑这里来干嘛呢?刚哥,给他们拿瓶水喝……”

苏小凡没和对方争执,这事儿就应了那句老话,信则有不信则无,哥俩都被吓成这样了,自己说什么他们也不会相信的。

“谢……谢谢。”哥俩似乎渴的不轻,接过郑大刚递过去的水咕咚咕咚的就喝了起来,吴川鹏还被呛的咳嗽了好大会。

“其实咱们都是同行,我们来到各个村子,是想收些古玩的。”

一瓶水下肚,吴川宝两人的神色倒是缓和了下来,同时给自己兄弟俩编了个身份。

“呵呵,还真没看出来呢,同行好,同行好,你继续说。”

郑大刚闻言笑了笑,这哥俩是什么人他和苏小凡早就看出来了,不过蛇有蛇路鼠有鼠道,道不同不相为谋就是了,倒是没必要揭穿他们。

“你们苏家村不大欢迎我们这些古玩贩子,于是我们就去了周家庄……”吴川宝开口说了起来。

原来中午从苏家村离开之后,吴川宝哥俩又到别的村子转悠了起来,嘴上说是收古董,其实也是在探路,看看哪个村子附近人少地稀,方便他们以后下手盗墓。

傍晚的时候,哥俩是又乏又累,于是在附近的周家村小超市买了点熟食,一人搞了两瓶啤酒喝了起来。

酒倒是没喝多,从周家村走的时候,天色还没完全黑下来,按照吴川宝的估计,晚上七八点就能到镇子上住下。

可是让他们俩没想到的是,刚从周家村走了还没二里地,就被困在那个打谷场了。

他们看到那雾气的时候,并没怎么在意,在乡下起雾也是正常的事情,接触到那雾气的时候只感觉身上有点冷,还以为是晚上降温了。

吴川宝也说不清楚自己是什么感觉,最开始走进雾气里面的时候,他和吴川鹏都没发觉什么不对,一直以为自己在正常的走路。

但随着时间的流逝,两人察觉出问题来了,从周家村到镇子上,走路最多用个三四十分钟也到了,但他们整整走了三四个小时,居然还没有到。

到了那会儿,两人的意识已然是有点不太清醒了,脑子里拼命想着要一定走出去,但越慌越乱,即使走的筋疲力尽,两人还是在原地打转。

哥俩也知道自己遇到鬼打墙了,俗话说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换成是普通人,或许还好一点。

但这俩人不知道盗了多少墓,这亏心事不知道做了多少,也就愈发的害怕。

如果没有碰到苏小凡他们的话,这两人怕是能一直走到天亮,到时候即使不死也能要了他们半条命。

“二位,你们这一直找我,到底是什么意思啊?”

听完两人的解释后,苏小凡开了口,这次被他们见到了苏小小,让苏小凡心里有些忌惮,他知道这帮子人做事可是没什么下限的,如果不把这件事化解开,以后还不知道会有什么麻烦。

“那东西咱们一个愿买一个愿卖,不存在我骗你们吧,话说真是汉代的青铜器,会只卖八千块钱?”苏小凡还以为是那件青铜器的事,让吴川宝心里不忿才来找自个儿麻烦的。

“和那八千块钱没关系,即使有关系,今儿这事全亏了你,也揭过去了……”

吴川宝叹了口气,说道:“是这样的,我有个老客户,想要那件戴胜青铜器的真品,我想着你既然能做出来赝品,一定是参照真品来做的,所以想找你问问真品卖不卖?”

吴川宝这心眼,不是一般的多,他没问苏小凡有没有真品,而是直接问卖不卖。

因为他如果问苏小凡有没有真品,对方不想卖的话,直接就会说没有,那样会让他不好做出判断。

但直接问卖不卖,如果苏小凡有真品,通常都会下意识的回答不卖,那样就确定了东西在苏小凡手上,吴川宝还能想别的办法给搞到手。

“大哥啊,我真的没有那东西的真品。”

苏小凡倒是没想那么多,苦笑着说道:“我是从村里找到博物馆的内部图鉴,根据图鉴来制作的,这东西是二十多年前出土的,早就被收到博物馆去了,你让我去哪里给你找真品啊?”

苏小凡说的是实话,早些年苏家村旁边曾经出土了一个墓葬群,作为青铜器仿制专家,对文物也有些了解的六爷爷,当时被吸纳进了考古队里,带着一群村民帮助考古队发掘墓葬群。

出土文物是要做编号的,而且要做的非常详尽,就算是一个钉子都要记录下来,当时有关于青铜器的发掘整理和记录,就是交给苏家六爷做的。

那会还都是用胶卷照相,出于对青铜器的热爱,六爷自费买了胶卷,借了考古队的相机,将当时出土的数百件青铜器一一拍了下来

按照考古规定,这些照片是不允许私人保存的,即使是六爷自费拍的,照片和底片也必须上交。

当时的考古队负责人,也是燕京大学的一位考古系教授,和六爷私交不错,他知道六爷想仿制这些青铜器,需要照片参考,于是想了一个办法。

那位教授往上面打了个报告,提出这次考古意义重大,想根据现场照片,整理一份青铜器和出土文物的图鉴,算是保留第一手资料,以供后面的科考人员参考。

燕京教授的这个报告合情合理,上面很快就批复了下来,于是一部内部参考所用的图鉴就产生了。

作为考古队的一员,六爷自然也有资格得到内部参考图鉴,这部图鉴就留在了苏家村,那位教授也给了六爷不少有关于烧制青铜器的古方和技术资料。

正是有了这部图鉴和那些资料,才有了后来苏家村仿制青铜器技术的突飞猛进,才有青铜器第一村的名头。

“原来是这样……”

听完苏小凡的解释之后,吴川宝有些傻眼了,看来香江那边的那一百万,他们是赚不到了。

如果东西在苏小凡手上或是在苏家村,他还能想些歪门邪道的主意给搞到手,但要是放在国家的博物馆里了,那他只能绝了这门心思了。

“那东西虽然是我自己做的,但工艺也值个大几千块钱,你们买走并不亏。”

苏小凡确实想化解这件事,被这帮人惦记,早晚还要出事,“你如果不想要就拿回来,八千块钱我退你。”

“算了,你们今天也是救了我们哥俩了,这件事扯平。”

吴川宝摇了摇头,抬眼看了看窗外,说道:“镇子到了,放我们下来吧。”

“好,那后会有期。”苏小凡靠路边停了车,看到吴川宝下车的时候身体还有点哆嗦,心里忽然一动。

“哎,等等。”

苏小凡推开车门,喊住了吴川宝。

“我看你们俩眼圈乌黑,面色发青,这在我们这里是中了邪的表现……”

苏小凡顿了一下,指了指吴川鹏,压低了几分声音,说道:“刚才我带你们从鬼打墙那雾气里出来的时候,发现那雾气全被这个大哥给吸进到身体里了,我怕你们还会出事啊。”

“什么?”听到苏小凡的话,吴川鹏原本发青的脸色一下子变得煞白,这是被苏小凡给吓的。

“老五,你身上带什么东西没有?”吴川宝皱起了眉头。

“没有啊!”

吴川鹏差点没哭出来,忽然想到了件事,从口袋里掏出了个黑黝黝有拇指大小的石头,说道:“二哥,这是上次从下面得来的个东西,这几天天热,我感觉拿着挺阴凉的,就带在身边了。”

“你混蛋,那里面的东西也能随便带身上?”

吴川宝差点没被自己这五弟给气死,一把打在吴川宝的手上,将那石头给击飞了出去。

从地下取上来的东西,都要交到吴川宝手上,所以吴川宝知道这个石头,触手会感觉有点阴冷。

取上来之后都会找一些专家去鉴别,看到这块小石头的时候,那位专家说就是个黑色的普通石头,连玉都算不上,只是质地有点阴凉而已。

当时吴川宝将那石头和另外一些文物给带了回去,在家里分类的时候,随手将石头给扔在了屋里,没成想却是被吴川鹏给揣在了身上。

“有些东西是会害死人的,好了,我们先走了……”

苏小凡漫不经心的说了一句,眼睛看似随意的往路边瞄了一下,和吴川宝打了个招呼,就拉开车门上了车。

苏小凡车子开的不是很快,从倒车镜一直在观察吴川宝两人,直到两人的身影消失在一个拐角处,苏小凡猛地踩住了刹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