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铺 > 不用被拯救的世界 > 050:影院的开学典礼

虽然心里这么想,但侯月还是乖乖的去排队了,长龙进发的很快,拿到白皮书后,侯月走到了一边,脑海中突然传来系统的提示音。

“叮咚!检测到特殊物品,检测到特殊物品,系统融合中……10%……30%……70%……100%,系统融合完毕。”

听着脑海中系统的提示音,侯月愣住了,直过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

“不是,系统你不是消失了吗?”

“宿主,本系统只是沉睡在你识海深处,并没有消失。”

系统冰冷的机械音此时竟然带上了点点温度。

“那,我这本书是怎么回事,你怎么就融合了?”想起看的那些系统文里的套路,侯月悚然一惊。

“你不会是个卧底吧?”

“并不是,准确的来说这个白书是个特殊物品,它原本就是用来承载系统的,就像你有一颗宝石,但装宝石总需要一个盒子吧。”

系统的解释让侯月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虽然如此,不过这是个什么情况,确定系统不会被发现吗?还有如果本来就是用来放系统的话。

“系统,我这个里面原本有系统吗?还是只是个空的?”

“这个盒子里没有系统,不过系统检测自动开启,其他人手里的特殊物品里都有系统。”

系统打开检测扫描一圈报告道。

这么说的话,那岂不是每个人都有一个系统了,而且老师竟然知道我本身就有系统,真的深不可测啊!还有原来系统都已经是批发量产的了吗?

侯月震惊当场,脑海里循环播放着各种问题,直到三涧溪等人领完白书后走到近前拍了一下肩膀才回过神来。

“小月,你在想什么呢?”

“没什么,就是在想开学典礼我们都赶不上的话会不会找不到自己的班级啊。”

侯月回神后找了个借口搪塞过去,虽然也称不上是借口就是了,这个问题她也在意挺久的了,毕竟内部消息得知开学典礼很重要的,而且最重要的是很有意思,有很多大佬在场在线装逼。

三涧溪一听,也开始思考这个问题。

古莱斯听到问话,想了想,掏出手机看了一下时间,很确定的回答了侯月。

“赶不上了。”

侯月:“啊?”

“因为开学典礼是今天十点开始,而现在,你看看时间,都十一点了,肯定赶不上,虽然说完了之后还有宴会,不过,你看看人数,我们能赶上宴会都是好的了。”

古莱斯摆事实讲道理。

三涧溪环顾四周,确实有淘汰的人不假,但人数还是有些太多了,更何况还耽误了那么多时间。

这个老师好慢啊!感觉很不负责任的样子。

三涧溪在心里默默吐槽。

侯月有些失望,虽然这次的开学典礼没了,还有下个学期的,但是,但是不是自己新入学的开学典礼总感觉缺了点什么,就很遗憾。

很快,人手一本白砖头,竹叶青看了下四周,满意点头。

让自己漂浮到高处,确保所有人都能看到后,竹叶青摸出一本小册子,把册子一打开,就那么往空气中一拍,册子瞬间变大,大到所有人都能看到,目测至少有五层楼那么高,上面的字变得和人一样大小。

侯月抬头望天,只见上面赫然写着“入门指南”四个大字。

这可真的是,天空上的LED显示屏吗?

按照步骤,第一步,先拥有白砖,第二步,滴血认主,之后,之后系统自带教程。

侯月:……这个入门指南有意义吗?

事实是,弄伤自己也是一个苦功夫,有刀的拿刀,没有的直接用牙咬,没想到还有人带针,等等!鞋拔子那么大的针会死人的吧?!

侯月第一次意识到有些人**的强悍程度,还有武器的锋利程度。

有的武器,轻轻一划,你就手没了。

在一个人看另一个划了一道小伤口之后借来一用,结果没想到就那么一划……

侯月默默捂眼,这血从断口喷的和开了闸的阀门一样,最主要的是这手掉下来之后,还有那么一两秒的延迟,可能血液也没有想到吧,当时还能看到横切面那分明的肉和骨头,像极了从中间拦腰截断的鸡腿。

虽然画面少儿不宜,但侯月还是没忍住好奇又看了一眼,结果就看到被血染红的白书,与像是有生命一样在往回钻的血。

地上的断手还动了几下,然后整个手掌撑起,猛的一个发力把自己弹到半空,被胳膊牢牢的接住,接着手就自行自力更生的把自己给接了回去。

这神奇的一幕把侯月都给看呆了。

当然,同样看呆的不在少数。至少古莱斯就不知道从哪掏出瓶红酒喝了一口。

笙噬的鼻子在空气中嗅了嗅,转头看向刚抿了一口的古莱斯。

古莱斯面色不改的又喝了一口就收了起来。

笙噬:“饿了的话说一声,我给你吃的。”

古莱斯微笑着婉言拒绝。

自带的干粮还能坚持坚持,就是嗅到新鲜事物的气息有点忍不住。

舔了舔长出的尖牙,古莱斯默默屏住呼吸。转头看向一旁的三涧溪,发现对方毫无反应之后叹气。

果然,这就是不同蝙蝠精种类的不同啊!

要说古莱斯不羡慕那是假的,毕竟吸血鬼活着靠吸血填饱肚子,而对方就不同了,随便吃。

这就是杂食性的优点吗?

古莱斯表示羡慕。

三涧溪:“我怕疼,感觉自己下不了手。”

笙噬摸摸鼻梁骨,提出一个问题。

“鼻血,牙出血的血应该也算是血吧?”

侯月:“这个,大可不必。”

三涧溪神色纠结:“要不,我等到什么时候有伤口了再说,反正我又不是很急。”

笙噬看古莱斯:“要不你咬一口?”

古莱斯表示拒绝。

笙噬看三涧溪:“你看看,能把牙变尖吗?然后自己咬一口,应该不难。”

三涧溪:“我试试。”

笙噬:“我看小说里,咬人的时候是会有一种麻痹类的液体让人身体不会觉得疼痛,原理和蚊子叮人一个道理。”。

三涧溪回想记忆:“好像是有这么回事吧?我没认真看记忆,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