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少司也没有催促白露,反而让白露慢慢挑选。

毕竟门派重器都一直掌握在赵天明的手中。

虽说这藏宝殿确实有一物确实让姚少司不舍,但是要是这白露眼光不好,也就只能寻得一平常之物。

白露将藏宝殿的三层都给转了一遍,却反而面露为难之色。

这里宝物太多了,白露反而不知道该怎么选择。

“公子,你说我该挑选什么好?”

姚少司微微一笑,也没有阻拦刘羽开口。

他也想看看刘羽眼光如何。

刘羽环顾了一下四周,眼神闪烁。

其实他从一开始进来就被顶层所挂的一个物件所吸引。

此时白露问他,他便顺势朝着那物件的方向指去。

“我觉得此物不错。”

白露顺着刘羽手指的方向,走上前去,将刘羽所指的物件拿了出来。

“公子,你说的是这个吗?”

刘羽点了点头。

白露将物件拿了起来,仔细端详。

这是一块金蝉玉佩,玉佩发出淡淡的光泽,而且还有一股古老的香气。

姚少司顺着看了过去,嘴角突然抽了抽。

怎么会这么巧?

白露将那枚玉佩随意的拿在手上玩弄。

“公子,这玉佩除了好看,好像也没什么特别的啊。”

刘羽走上前去,将玉佩接在了手心之中,反复观看,他可不相信这罗浮洞会收藏这种只能欣赏的东西。

姚少司直直的盯着刘羽,就希望他能看走眼,不要选中这枚玉佩。

刘羽催动灵气,往玉佩里面注入灵气。

顿时,这枚玉佩就愈发的亮起来,整个玉佩之中,仿佛能看见数千只金蝉在里面翩翩起舞。

顿时,只感觉那些金蝉像蝴蝶一般,顺着灵气,涌入刘羽的身体之中。

刘羽整个人一怔,感觉全身气血充足,活力无限。

刘羽脸上一喜,这果然是个好东西。

他将玉佩放到了白露的手中。

“如果我没猜错,这玉佩不仅能够延年益寿,而且能够快速补充你的气血,这绝对是个好东西。”

此话一出,姚少司脸上顿时一黑。

虽然他很快就掩饰了过去,不过白露还是捕捉到了姚少司的表情。

白露心中立即有了决断。

“好了,那就它吧。”

白露拿着玉佩走到了姚少司的面前。

“我就要它了。”

姚少司看着白露手中的玉佩,心中仿佛在滴血。

这可是他们好不容易才得来的啊,本来是打算献给王母的,只不过一时间还没来得及收拾,没想到这就被别人给带走了。

姚少司强颜欢笑的说道:

“这玉佩看上去就平平无奇,姑娘不再看看?”

白露轻哼一声,心中想道:

这个老狐狸,还想骗我。

“不了,我就要它了。”

“怎么,难道你们罗浮洞想出尔反尔?”

姚少司连忙挤出菊花般的笑容。

“哪里哪里,姑娘既然看上了,那就送给姑娘了。”

白露一听,一把将玉佩收进自己怀里。

“既然你这么诚意给我,那本姑娘就收下了!”

“你们绑架我这件事情,我也就不再追究了!”

一听这话,姚少司心头叹了一口气,暗暗想道:

算了算了,这玉佩虽然贵重,但能解决掉南华山那边的麻烦,也算是值了。

刘羽上前一步,对着姚少司拱了拱手。

“那前辈,我们就此告辞了。”

姚少司狠狠的瞪了刘羽一眼。

要不是这小子,这金蝉玉佩也不会被那小姑娘得到。

真是灾星啊!

刘羽没有再理会姚少司,但是从他的表情中,刘羽知道,姚少司此刻必定极度怨恨他。

......

刘羽和白露下山之后, 便径直前往了天霄城。

到了天霄城内。

刘羽望着白露问道:

“好了,现在事情也结束了,你该离开了吧?”

白露把玩着从罗浮洞弄来的金蝉玉佩,一脸的不情愿。

“不嘛,人家就是要跟着你。”

刘羽扶着额头,开口说道:

“你都看见了吧,跟着我是很危险的。”

白露一脸不在意的说道:

“江湖嘛,就是要这样才有趣。”

刘羽拍了拍白露的脑袋。

“江湖可不是打打杀杀,那可都是人情世故。”

白露白了刘羽一眼。

“我不管,反正我不会离开,况且,我还有大事情没做呢。”

“你还能有啥大事?”

白露看了一眼刘羽,摇头晃脑的说道:

“我怕说出来吓到你!”

刘羽冷笑一声。

“就你这模样,连自己都照顾不好,还吓到我呢,别怕自己吓到就算不错了。”

白露瞪了刘羽一眼。

“我前几日答应要给天霄城的陆镖头牵线,这件事我都还没做呢。”

“哪个陆镖头?”

“还能有哪个陆镖头,当然是陆吹雪啊!”

刘羽“哦”了一声,缓缓点了点头。

“没想到这陆吹雪竟然也有如此时候啊。”

一提到陆吹雪,刘羽就想起了当初与他一起演习,潜入太平道的事情。

“那陆吹雪武艺高强,为人也算正直,这样的人怎么还需要你给牵线呢?”

白露白了刘羽一眼。

“这你就不知道了吧,这陆镖头虽然说是江湖豪杰,但对于追求女生这种事情,可以说是一窍不通。”

“所以我才会大发善心,帮他一把。”

刘羽望着白露,阴阳怪气的说道:

“这么说,你很懂喽?”

“那是当然,这天下,本姑娘什么不知道?”

刘羽一脸的无语,这小妞说话是真不着调。

“那你帮陆镖头牵线的对象是谁啊?”

白露摸着下巴,开口道:

“是那禾仙镇的李莲儿姑娘,陆镖头说他心意莲儿姑娘许久,却不知道怎么表露心意,于是我就亲自跑去找到了李莲儿姑娘,告诉了她陆镖头的想法。”

刘羽一听,旋即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竟然是莲儿姐姐!”

白露一脸困惑的望着刘羽。

“怎么,你还认识莲儿姑娘?”

刘羽沉默了片刻,满怀思念的回答道:

“我从小便在禾仙镇长大,与莲儿姑娘认识许久了。当初,她可是给了我不少的帮助呢。”

“那后来呢,后来怎么样了?”

一提到李莲儿,刘羽也开始好奇了起来。

白露轻哼一声,对刘羽眨了一下眼。

“你现在好奇了吧!”

“后来当然就是莲儿姑娘接受了陆镖头的心意,然后还给了我一袋桃花酥,让我转交给陆镖头。”

刘羽啧啧开口道:

“哈哈,没想到还能看见莲儿姐姐有这么一天!”

不过刘羽像是突然想到什么,连忙问道:

“那桃花酥呢,桃花酥被你放哪了?”

“桃花酥当然是在......”

“嗯?”

“不对!”

刘羽这一问,顿时把白露问楞在了原地。

“桃花酥好像被我弄丢了!”

刘羽嘴角疯狂的抽动。

“你竟然把莲儿姐姐的心意给弄丢了?”

白露开始慌张起来,在身上四处查找。

但是并没有找到,最后竟然急得哭了起来。

“没了!”

“真被我弄丢了!”

“一定是在当时我返回天霄城,与鸟怪搏斗的时候,给弄丢的!”

说完,白露就要转身回去找桃花酥。

刘羽一把拉住白露。

“你现在回去怎么找!说不定都让野狗给叼走了!”

白露急得直跺脚。

“那可怎么办啊!”

“我要是就这样回去,陆镖头说不定会伤心的!”

刘羽叹了一口气,开口道:

“不如我们去和陆镖头解释一下这件事情?”

白露连忙摆手。

“不行不行!”

“我们就这样回去,说不定陆镖头会以为莲儿姑娘拒绝了他,而我们正在骗他呢!”

刘羽一听,一时间也没了办法。

“对了”,白露突然拉住刘羽的手,说道:“我想到了一个地方,说不定可以帮我们。”

“我之前听师傅说过,那问情谷的神石崖下有一月下老人,名为柴道煌,他能为世间有情男女牵线搭桥,不如我们去找他想想办法。”

刘羽一脸惊奇。

“竟然还有这样的人!?”

白露点了点头。

“嗯......”

“不过,我也是听说的,传闻他可以用红绳相系男女,确定男女姻缘。”

刘羽微微点头。

“既然如此,事关莲儿姐姐的幸福,我便随你走一趟吧。”

“好!”

白露拿出了一幅地图,上面不仅清清楚楚的标注了问情谷的位置,就连中洲其他地方的位置也在上面。

刘羽惊讶的开口道:

“没想到,你这地图竟然如此详细。”

白露撇了一眼刘羽。

“这可是祖师在外游历之后亲手所画,我们南华山可是准备了很多份呢。”

刘羽啧啧道:

“早就听闻冲虚真人喜欢云游四海八荒,今日得见此图,我这感触颇深啊。”

白露白了刘羽一眼。

“好了,我们还是快赶路吧。”

说完,两人便照着地图所指的位置前行。

从地图上看,这问情谷距离天霄城虽然有点远,但是如果通过天霄城的传送阵,三日的时间也可到达了。

三日之后。

两人在问情谷内,一路找找寻寻,终是在夜晚十分,来到了这神石崖下。

此刻,远远望去,便看见一须发银白的老翁坐在台阶上,倚着布袋对月翻书。

刘羽和白露对视了一眼,这应该就是他们要找的月下老人柴道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