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罪臣刘思齐领旨谢恩!”

刘思齐叩首谢恩。

接着匆匆走完殿外。

吃了那几枚赵铮给塞进嘴里的丹药,原本都以为自己以身报国了的刘思齐在被属下急忙带到医馆之后,医馆医师打开刘思齐的衣服一看,刘思齐的全身伤口都是结痂了。

并且,那一道几乎能致命的伤还在医师和众人的面前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淡化结痂,不消半个时辰的时间,竟是生生的伤疤淡去,长出了新的皮肤。

医师当即就是断言,这是用了无比珍贵的有等阶炼丹师出的极品价值连城的丹药。

可谓是神药!

一想到那位陛下二话不说就是给自己吃了一大把,还是直接塞进嘴里面的,此刻正大步走向殿外的刘思齐就是满心的感动。

督军不利,尽管本质上他没有错,但是作为兵马副元帅,负责统帅大军,秦钟却是在他的眼皮子底下将八大营带走了七大营,这件事情要是换做在那位即使很软弱很胆小的皇帝那,锅也是背顶了,会是主要责任,即使是难逃身上的伤痛之死,也是会被为了以镇庙堂纲纪大炎之律而正法。

他去通禀的时候,就已经是做好了一切的准备。

然而,这一位帝坤却是没有给予任何的怪罪不说,还给予神药。

一句“知晓了”,一句“无罪”,一句“天亮了朝堂再说”。

三句话。

是彻底的定了刘思齐这位内阁老臣的心。

这一日,刘思齐来了,来的很早,他本来都可不跪下不出来说。

今日的朝堂局势,明显是秦家的事情当前。

但他刘思齐,愿与如此赏识他的帝王赴死!愿为如此的帝王的朝堂纲纪为付出生命!

他出来了。

也说了一切。

但帝坤赵铮,没有去提半个关于责罚的字,一如在君皇殿里面说得“无罪”两个字,说无罪,就是无罪。

此君,说话算数,能处!

若是说以前的内阁刘思齐还有自己的一些小心思,他想借着新皇帝之势重塑内阁地位,通过北伐之战,累积他高大的威名,令他为天下万万万百姓所敬仰。

这之后。

刘思齐决定这辈子只三个字,陈江河!

呃不,两个字,赵铮!!

大步出去的刘思齐还有一句话没有说出来。

必不辜负圣恩!

但他没有说,赵铮再次给他机会,他不要再浪费任何的时间了,他不再拘泥于言语上的表示了,他要用行动来做!

新帝将保命级的丹药一股脑的给了他吃救了他的命,新帝保住了他便是要面对内阁士族对制度的拷问,新帝再一次的给予了他机会证明自己!

如此的等等恩情,怎能不报?

怎能,心中再生出别的心思。

“刘阁老这么来去匆匆的,也太不将朝堂上的我们当回事了吧?现在我们倒是不要紧,我们陛下也还在呢,都做到了阁老,就这么连最基本的礼数都不懂吗?”

朝堂上没人说话,张前龙试探着发怒道。

他是看着赵铮的脸色,还没有去提刘思齐失职的事情,他要判断,只要是赵铮不高兴了,他就是继续的把罪责的事情往下提,收拾刘思齐。

但要是赵铮没什么,那他就是负责终结这个话题,他出来了提了,那下面没有紫袍穿的人就是不能开口再提了。

张前龙对于他自己的斤两非常的清楚,他文工学识都很是中庸,若不是要士族举荐制,他都不能进乾坤大殿做官儿,努力了小半生他就只有一身红袍穿,并且这辈子也就那一身红袍了,内阁秦钟在,他便是没有出头之日。而今,是有帝坤,才是有他的一身紫袍,位极人臣!

他是毋庸置疑的帝坤派,都不是皇帝派,他只尊帝坤这一帝。

乾坤大殿九五之位换了位置,也就是没了他的位置了。

他和崔姓的总管大宦官算是一种人,做了一次选择之后,就是没有后退的路,只能跟着所选择的一路前行,荣辱与共!

张前龙这么一说,顿时有几个想要弹劾刘思齐的红袍闭上了嘴巴。

赵铮看懂了张前龙的意思,他对着张前龙点了点头,但他也不用转弯抹角的来,直接刚硬道:“刘思齐万军之中冲出,为朕送达最快的消息,他的心意我感受到了,无罪。”

赵铮没杀秦钟,就是希望秦钟能够整出来一些幺蛾子能掉一掉气运,他好是能等庙堂安定之后掉气运换提升实力。

他不是一个好杀的人。

总不能为了气运胡乱的杀人,杀功臣。

起码不到万不得已,他是不会那么做的。

如此,那就是需要培养一些跳梁小丑了。

秦钟给了赵铮一个大惊喜。

杀一殿文臣大夫都没怎么掉气运,赵铮估计,秦钟真的建立新朝了,大炎的气运绝对是会猛掉,他会获得巨大的提升,而之后,他以个人暴躁的理由去收复大炎失地,气运会涨的比以前更多!

简直,就是踏马的刷气运加刷级的大宝贝儿,给元石都不换的那种。

故此是,从刘思齐那里得到消息之后,他非但是没有生气,心情还是好了不少,要不是刘思齐浑身血淋淋的他大笑好像是有些不合适,那他都是要笑得跳起来了。

刷级刷强了。

地仙又如何?

只要他能司马一样的刷,只要秦钟还能折腾的动,赵铮感觉就是涅槃他都不怕。

也是如此。

秦钟带人跑的时候赵铮没有派人追,他只要是找到了那些人的位置,直接一个传送大阵穿过去,分分钟秒杀秦钟那些人。

当初的陈浩瀚以先天巅峰之境界就是有万人敌之勇,先天禁军的冲击力和强大作战能力,是秦钟这样的老夫子十辈子都弄不懂的。

赵铮都恨不得派点高手给秦钟护送到焱都西,这大宝贝儿可不能死。

朝堂上的一些文臣大夫听到焱都八大营完了,有人脸都吓败了,以为大炎大厦将倾。

而在赵铮的眼里,巨强大炎,将正式的开始扬帆起航。

所谓不破不立,他建立一支信仰未来无匹敌之大炎神话级大军的机会来了。

“刘阁老为陛下浴血,实乃我大炎之肱骨之臣,微末之臣张前龙竟说他的不是,张前龙惭愧啊啊!呜呜呜!”

“请陛下责罚!”

张前龙听明白了赵铮的意思,他跪下了,接着涕泪横流的大哭了起来。

如此,直接堵住了所有人想要问责的路。

红袍们暗暗叹息。

他们也清楚,现在的内阁不是之前了,帝坤要保的人,那就是无罪。。

索性,干脆是闭上了嘴巴,不去逞口舌之快了。

“张前龙有罪,罚俸禄一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