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花如玉如临大敌,李悠然也紧张了起来,丢下马车,跟着跑了进去。

“有什么冲着我来,不许动他!”花如玉像老母鸡护小鸡一样,将唐磊护在身后,戒备的看向身穿黄色袍子的男人。

“有什么话好好说,别打架。”即使李悠然没有见过黄色袍子,但也知道只有皇家才能穿黄色袍子。

唐磊不过就是个退伍的小兵,若是得罪了皇亲贵族,早就没了小命,哪里还等到现在。李悠然凭着直觉判定,花如玉肯定误会了。

“没有想到唐副将艳福不浅,家里有两个如花似玉的娘子。”二皇子轻笑道。

“大胆泼皮,休得胡言乱语!”

二皇子话音刚落,花如玉便握拳冲了上去。

“花小姐误会!”唐磊急得从轮椅上站了起来,伸手去兰花如玉。

李悠然来不及多想,慌忙去扶唐磊,她心中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这条腿若是再受伤,只怕不好恢复了。

“啊~”李悠然一脚没有踩稳,直直的朝着唐磊扑了过去。

原本金鸡独立的唐磊好好的在那里站着,可谁知祸从天上来,离着自己八丈远的李悠然,突然朝着自己狂奔而来,还直直的扑向自己。

唐磊一个反转,将李悠然紧紧地搂在怀中,另一只手撑住地面,高高翘起受伤的那只腿,以单手做俯卧撑的姿势着地。

“你没事吧!”李悠然知道自己闯祸了,便慌忙起身。

李悠然一动弹,唐磊突然重心不稳,直直的朝着地上砸了过去。

李悠然只觉得额头一热,瞬间大脑一片空白。活了二十几年还保留着初吻的她,就这样失去了自己的初吻。

“那个……我不是故意的。”唐磊翘着那只骨折的腿翻过身去,一屁股坐在地上,看上去有些狼狈。

唐磊的大脑也是一片空白,他活了二十多年,这还是第一次如此近距离的接触女人,而且还亲了脸!

二皇子与花如玉齐齐的看向唐磊五李悠然,甚至还保持着刚才动手的姿势。

“看来唐副将要处理家务事了,本宫先行告辞了。”二皇子将手背在身后笑道。

当二皇子看向李悠然的时候,只觉得她看着很是眼熟,不过这个想法在脑海中一闪即过。

“唐副将可别忘了早些给本宫一个回复。”

直到二皇子离去,门口还荡漾着他的笑声。

“刚才那个自称本宫的人是谁?”最终还是花如玉打破了这个尴尬的局面,道:“难道是二皇子?”

“先扶我起来,我们回屋再说。”唐磊不敢擅自乱动,害怕骨折的那条腿伤情恶化。

不等李悠然搭手,花如玉一人便扶起了唐磊,紧接着还要去搂唐磊的腰,但是被唐磊果断拒绝了。

唐磊站起来后,独自一人翘着腿又坐回了轮椅上,然后心不在焉地推着轮椅进了房间。

李悠然觉得有些尴尬,留也不是去也不是,索性在院子里站了三秒钟,扭头驾着马车离去了。

她觉得自己就不该来,跑那么远的路,难道就是上门送初吻的吗?

至于唐磊为什么会和高高在上的二皇子有联系,李悠然没有去想,毕竟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

“原来二皇子平时的闲云野鹤都是装出来的。”花如雨如负释重的说道:“既然有二皇子与三皇子抗衡,就不用担心我国的国运了。”

“非也,二皇子的处境并不得利。”唐磊说着便分析起了二皇子的处境。

太子在世的时候,二皇子与其关系并不好,以至于太子意外去世,很多太子一党的老臣认为是二皇子暗地里动的手脚。

皇帝对二皇子有没有戒心不好说,但可以肯定的是二皇子母妃身份卑微,以至于二皇子在皇帝心中并没有多少份量。

前面有一群处处为难他的老臣,背后又没有靠山,二皇子迫于无奈只能装作闲云野鹤,无心于朝政的样子,不然的话怕是不能活到今日。

可是出身皇家,要么登上万人之上的宝座,要么成为阶下囚,哪有什么太平日子可以过。

二皇子来找唐磊,为的就是希望唐磊能够出面训练,他偷偷藏起来的五万大军。

“虽然不知道二皇子殿下是好是坏,但有句话叫做敌人的敌人便是朋友。”唐磊的意思很是明白,只要能够为将军报仇,他愿意委身于二皇子。

“三皇子个伪君子,偷偷按茬间隙在太子的军队之中,杀害了我的父亲,此处不报非人哉!”花如玉怒道:“我一定亲手手刃敌人!”

唐磊不知该如何安慰花如玉,索性便坐在轮椅上,静静地看着窗外。

李悠然今天应该是倒霉透顶了,还没有回到家,便远远地听见了周莹莹的骂声。

“爹娘,虽说五个手指头不一样长短,但是手心周围都是肉,哪里有你们这样偏心的?”周莹莹掐着腰指向李浩然道:“你们就算不疼儿媳妇,多少也要疼一下你们的儿子孙子吧!”

“分家没有分到一个铜子儿,家里的粮食眼看着都要见底了,出去干活又没有人看孩子,这日子还让不让人活啊!”周莹莹继续道:“帮着闺女卖包子,帮着儿子卖炊饼,横竖没有一个人管我们大房是死是活。”

周莹莹可是听说了,李悠然的包子铺生意极好,晚上的熟食也是被一抢而光。

李泰然的炊饼铺子推出了夹饼,排队的人都排两三米长。

再看看自己,除了得了一栋不能吃不能喝的房子,不仅一个铜子儿没有,更是断了财路。

周莹莹越想心里越是不平衡,爹娘给老二家帮忙就算了,可是凭什么认为身为闺女的李悠然也跟着沾光。

“二嫂,你这话说得就太不要脸了,当初分家的时候是你要房子,而且也不养爹娘的。”李悠然冷笑道。

“现如今你又上门来呢,指责爹娘不跟你干活。”李悠然冷声道:“你出门打听打听,就算是地主家的驴,也没有只干活不吃粮食的!”

“不养爹娘,还想着让爹娘给你干活,你怎么好意思呢?”赵兰芝跟着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