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铺 > 灵镜龛世 > 二、 第18章 回到云城

灵华提笔,在传音符上写下蝇头小楷。字迹落于纸上,如淡墨入水,顷刻被符纸吸走,闪烁片刻的金光后消失不见。

那厢,正在骑马赶路的杨锡迟感应到来信,他取出传音符,看到娟秀的字体一愣,稍作思考后将法力灌于指尖,在传音符上写下回复。

“道长可知孙莲苒有魔化之势?”

“此事复杂,十日后贫道将抵云城,届时详谈。”

灵华收起传音符:“走,回云城。”

云城,璟国重要城池之一。主经贸、利往来,是璟国发展经济的一步重棋。故而各界巨贾、各国富商均在云城驻扎,以求商机。

灵华看着街上行人衣着华丽、穿金戴银,女人绫罗绸缎,男人扳指玉扇。她虽不喜这种打扮,却也不突兀,放在人堆里算是普通人家罢了。

平时在街上走并不会有人多看她几眼,然而现在……她侧眼看了下身边一步距离的男子。杨锡迟身着九龙绛色法衣,头戴五佛刺绣莲花法帽,脚踩太极鞋,目不斜视、身姿挺拔走在纸醉金迷的街上,颇有遗世独立之感。

行人纷纷打量他,更有胆大的女子,向杨锡迟身上扔来一朵花:“道长丰神俊朗,还俗来与我成婚吧!”

杨锡迟将花还给那姑娘,行一礼道:“贫道年事已高,恐耽误了姑娘,还请姑娘另觅良缘。”

“年事高?道长看起来才二十多岁。”

杨锡迟摇头:“非也。”

灵华细细打量杨锡迟的脸,,不由得想起那日恒古探完情报一脸震惊地告诉她:“灵华,你知道吗?一个六十多岁的老伯,说他年幼时就知道杨锡迟,那时他已经是清游门掌门的关门弟子,从小资质好、开慧早,要是他愿意,清游门的掌门早就是他了!”

“那为何他如今还是首座?”

恒古挠挠脑袋:“老伯也不清楚,含糊说他好像是弄丢什么东西,被罚关了三十年。”

灵华思考了一瞬:“难道是因为玄青剑?这几天我仔细回忆了下,这把剑虽不是上等神器,也是可以对付一般小妖的中等法器。清游门珍视此物是情理之中,但清游乃百年门派,怎会连个法器都护不住?”

恒古把残镜拼起来:“要不要用镜子看看?早点告诉他,别让他来烦你了。”

灵华托腮:“我看过。可能因为清游门设有防护阵法,以目前的残镜灵力并不能看清楚。”

“难怪他说找全了看,难不成现在看不清楚他也知道?”恒古瞪大眼睛,他急得在屋里团团转。

“明天他便到云城,到时好好探他一探。”

灵华收回思绪,看到投花姑娘一脸失望地走了,杨锡迟转身看向灵华:“灵华姑娘久等,贫道传教的时间有点长,耽误了时间。”

“不碍事,只是没想到,杨道长一把年纪还有小姑娘喜欢。”灵华语气中带着调笑。

杨锡迟似是没料到灵华会说这种话:“灵华姑娘似乎对于这种事喜闻乐见。”

灵华点头:“是啊,活了太久自然喜欢看点有意思的事。杨道长不是吗?”

杨锡迟看向远方:“如今有更重要的是要办,自然无心看尘世。”

“更重要的事,是玄青剑之事?”灵华便走边随意提问。

“是也非也。玄青剑是,守护苍生也是。”

“说起来我隐约记得,道长闭关过三十年?”她刻意压住步子,慢悠悠走着。

杨锡迟也配合地慢慢走:“没想到灵华姑娘还关心过清游门的事宜,多谢姑娘。”

灵华自然没关心过江湖门派的事情,但还笑呵呵道:“杨道长许多年前便颇有名望,灵华自然知晓一二。当时恰逢玄青出事,是否因为此事牵连了道长?”

杨锡迟沉默了半晌:“灵华姑娘似乎对贫道的事很感兴趣。”

灵华顿了下,笑道:“步行遥远,聊聊天解闷罢了。”

“无妨,贫道找灵华姑娘帮忙,自是要把前因后果告知。”他一指右手边的春暖阁,“是这吗?”

灵华抬眼看向春暖阁的二楼:“是,外面有楼梯,从侧面上去就到了。”

杨锡迟刚抬脚,灵华叫住他:“杨道长会算卦吗?”

他疑惑转过头:“不会。”

灵华挑眉:“正好,我也不会。”

二人上了二楼。这间春暖阁本是一家小型妓院,流传一个传说不知真假。

从前有一女子不愿从妓,在被迫接了第一个客之后在房间内上吊,死后的魂魄化为厉鬼,扰得妓院不得安生。每个前来快活的嫖客回去后都日渐消瘦、形容枯槁,一副被吸干了的模样。

时日一长,妓院被嫖客家人大闹一番,又报了官,可能老板也觉得这地方风水不好,又在隔条街买了更大的店面,开了家撷香院,每到晚上依旧门庭若市,丝毫不比之前差。

而春暖阁则一直破败,空置了两三个年头。忽有一年老板终于将店面低价租出去,还在云城内掀起一阵波澜。

灵华就是租下妓院之人。春暖阁二楼与一楼不互通,她看过铺面后欲租下二楼,可那左脸长着大痦子的老板硬是把一楼也送给她,只收了二楼的租金。

她并不嫌弃死过人的地方,也不怕什么厉鬼作祟。生死乃人生常事,她遵循自然,不害怕什么。鬼魂见了她根本不敢生事,自是可以过安稳日子。

她将整个二楼重新整修了一遍,进门为厅堂,绕到厅后面是她与恒古的卧房。卧房后面留出一两间以前的小屋打通,当做厨房和储物间。

走进厅堂的杨锡迟掏出一张符,将之贴在门口:“镇宅用。以防你们不在时她出来生事。”

恒古见杨锡迟又好像什么都知道似的,更是如临大敌,眼神紧紧追随者他,生怕一不小心又让他知道了什么。

灵华请杨锡迟坐下,给他倒了杯茶:“多谢。杨道长能否为灵华解惑,说说孙莲苒?”

杨锡迟象征性抿了口茶,思考后道:“她的确有魔化趋势。如你们所见,她正被刺激去寻找更多的怨气吸食,这背后的目的,我暂且不知。”

“你知道这么多,怎么这件事就不知道了?”恒古没好气地问。

杨锡迟无奈一笑:“贫道只是一介凡人,怎会事事都知?”

灵华抓住他话里的字眼:“道长说孙莲苒被刺激,可知是什么刺激了她?”

“贫道沿路上碰到她正在残害村中百姓,她一边杀人,一边喊‘有朝一日我会杀了你’。灵华姑娘你也知晓,她的大仇已经得报,此事甚是蹊跷。说来惭愧,贫道有机会毁掉她的肉身,她却再次被那天的红衣人救走,至今不知下落。”杨锡迟垂眸,对自己很是不满。

恒古闻言沉吟:“没想到他现在要的是怨气……”

“什么?”灵华听到恒古嘟囔,低声问道。

“没什么!”恒古看了眼杨锡迟,什么也没说。

杨锡迟察觉恒古的目光,继续道:“此番贫道前来云城,也是为了追查她的行踪。不知灵华姑娘可知云中商会?”

灵华想起自己还假借云中商会的名头接近金老爷,而如今……她叹了口气答道:“自是知晓。云中商会是各行业龙头组成的组织,集天下商贾于云城,互通贸易,共谋利益。后来慢慢发展成贸易交流的聚集日,每十年一届,开设市集以低廉的价格贩卖,价格十年不变,便利百姓。”

杨锡迟点头:“贫道正是要去云中商会的新任会长张开源家中作法。他说自己乐善好施,救济过不少穷苦百姓。最近家中总是能看见一个独臂黑衣人四处翻找,开始以为是穷人来找吃食,便没有管,后问过他人都言并未见过此人,也从未看到有黑衣人出入。他心中胆怯,认为自己中邪,花重金请贫道来驱鬼。”

“道长怀疑黑衣人正是孙莲苒?”

“是,明日贫道会去查看,再与灵华姑娘联系。”杨锡迟将茶喝完,起身告辞。临走时回头看了恒古一眼,“你最近有劫将至,要小心。”

灵华送杨锡迟到春暖阁门口,互行一礼。正待走时,看到街边一条长队走来,为首的人身边有二人敲锣打鼓,身后有壮丁推了两车东西,一车用木桶装了满满的白粥,另一车上用木箱装满了馒头。他们敲下锣鼓吆喝一声:“云中商会会长张开源救济百姓,布施白粥馒头,不管老幼皆可领取!”

街边有个粗布麻衣的男子上前问道:“大人,可以给我三个馒头吗?”

为首之人眼神示意,推车边立刻有人拿了三个雪白的白面馒头放到男子怀里:“来,拿好。”

男子拿到馒头后千恩万谢:“多谢大人,张会长真是大善人!谢谢!谢谢!”

为首之人听到夸奖十分满意,点点头带着队伍继续向前走。街边的小商贩们都讨论起来:“张善人又接济穷人了,真是心善。”

“谁说不是呢,他每月都在不同城池布施,说要回报百姓,真是个好人啊!”

“可不嘛,他还知道惦记着老百姓,比那些干赚钱不付出的富户好多了。”

“没错,哪有人能做到他这样心善的啊?听说之前有个卖米的去投奔他,直接提拔成他的分店老板了,现在富得流油呐!”

灵华和杨锡迟都将街边对话听个清楚,她笑道:“看来新会长张开源在云城的口碑不错,在百姓眼中正如你说,一心向善。”

杨锡迟不予置评:“明日看明情况后再与灵华姑娘见面。”

说罢行了一礼,转身潇洒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