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铺 > 与王爷小妾争宠日常 > 第十五章 龙凤镯之争

我发誓,我从来都不知道。

下人丫头们都知道,想必我一个不受重视的人,谁又会和我说这些?只是,苏淮仪知道吗?

不过,怪不得爹娘从小待我那般狠毒,原来,我不是娘亲生的!而苏淮仪不过是有皇后命,才会被他们视为掌上明珠!

“我还听说,您的娘亲本名叫谷穗,是将军府丫鬟,有一次将军酒喝多了,这谷穗就被将军糟蹋了,可醒了酒之后,他怕秦氏不依不饶,就给了她点银子,把她打发走了。可没想到,就这一次,谷穗竟然怀有身孕,秦氏和将军膝下无儿无女,不知道她从哪儿打听出来谷穗的落脚点,硬是买通了产婆,在她生产的当天夺走了你们姐妹俩。以后,知道实情的下人们,都被逐散了,我娘也是其中一人,再加上老爷升迁而举家迁到青州,至此,便再也无人知了。我也是到苏府做工的时候,才知道,这就是我娘口中的那个苏家。”

原来,如此。

我一屁股坐在椅子上,恍然大悟。

我和苏淮仪都是这世上不被欢迎的人,只是,她的命比我好而已。

如果她没这个皇后命,恐怕下场也比我好不到哪儿去。

“哎,小姐,我还听闻谷姨娘在你们百日之日,还送上过一双龙凤镯给你们姐妹。”

龙凤镯?

就是我出嫁时戴的那个?

被叶瑾拿走的那个?

不行,我得要回来,毕竟,它现在对我来说,是我娘留给我唯一的念想了。

我突然又想到一件事。

“我娘出现在百日之日,是不是说明她还活着?”我有些激动,因为,这世上除了苏淮仪,我竟然还有亲人。

流萤点了点头,“听说她是漠北人,没准儿回去了呢……”

漠北?

待我把这里的事情解决完,就去漠北找我娘!

我娘和我一定长得很像,想到这里,整颗心都是暖的。

我的心里,有了方向。顿时,忘记了那两个贱人。

“把门打开。”我眉头一紧,是绿珊?

呵,还真是仗着有人宠爱,在王府里横行霸道啊?算计我一次不成,装病卧床大半个月,算是把这事儿躲过去了?没想到,叶瑾深爱之人,竟是心机颇深。

“哟,绿珊姑娘这大病初愈就来看我,我还真是荣幸之至呢。”我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襟,端坐在椅子上。

她讪笑,“绿珊今日不是来和苏姑娘闲聊的,是来找我那不争气的奴才!”随即望向跪在窗外的凝纱。“不知凝纱哪里得罪了苏姑娘?”

“看绿珊姑娘说的,我怎会跟个下人置气,就是这几日里太过乏累,本想睡个好觉,被树枝上的麻雀吵的心烦,这不,凝纱念我们主仆一场,非要跪在那里代替稻草人,驱赶麻雀呢。”

“这凝纱伺候我的时候,倒没见她这么上心,既然如此,就让她在这儿继续尽忠吧。”说罢,还不忘白了那凝纱一眼。

流萤端来茶杯,递到绿珊手上,她伸手去接之时,袖口露出一只镯子,那不是我的龙凤镯吗?!

我再也没办法和她心平气和的闲聊了,噌的一下子站了起来,一把捉住她的手腕,“哪儿来的?”流萤也是一怔,迅速抬眼看我。

绿珊一副得了志的笑颜,“王爷给我的啊。”她在我的面前晃了晃,“他许我大婚之日佩戴,虽然这做工粗糙了些,但王爷送什么我都喜欢,哪怕是块石头。”

拿了我的东西,许她大婚之时佩戴?

叶瑾,你欺人太甚了吧?

虽说我知道绿珊是故意激怒于我,可那镯子不仅是我和他大婚当天唯一的念想,还是我娘送给我唯一的信物!虽然给了他就是他的,可是当时不知它对我的意义这么重要!如若知道,是万万不可能给他的!

我盯着她的手腕,整个人都在颤抖。

即便这镯子不是我娘的信物,也不能就此转送他人啊!

叶瑾,你曾说过,你的心里有我的位置,难道就是这么证明的吗?就是如此轻贱我的东西吗?你说过,要我好好的,就把东西还给我,甚至,还把它珍藏在怀里,我以为,你对我们曾经那个不做数的婚姻,还算有一点点留恋,对我这个不被承认的妻子,还有那么一点点的感情,可没想到,你会做的这么绝情!

既然如此,我又何必为你画地为牢!

你如此的珍惜这个女人,我就偏不让你们如意!

我一把夺过绿珊的胳膊,生拉硬拽的往下抢,根本顾不得什么体统,什么颜面,我就是个泼辣女子,怎么了?

“苏淮芷,你干什么啊?”绿珊和我互相抢夺。

“这是我的!”我承认我不是大家闺秀,我粗鲁,我无礼,可我不能让人如此的践踏我的东西!

我们两个闹得不可开交。

“住手!”门口一声厉喝,叶瑾铁青着脸进了屋。

“你放开!”绿珊使劲拽自己的手,力道过大,一个趔趄,跌进叶瑾的怀里。

镯子,没有取下来。

叶瑾盯着镯子的眸子倏地一聚,随即看到绿珊满是血印的腕子,瞬间幻化成了如水般的温柔与心疼。

他心疼她?

他可知,她做了什么吗?

“王爷为何拿我的东西转送绿珊?那是我……”

“我喜欢!”他的这话一出,我的心,凉了一大截。

叶瑾心疼的翻看着绿珊的手腕,丝毫没有注意到我眼中的怒意。

他抬眸,恶语相向,“你不是说给我了吗?不是说要不要都无所谓吗?你不要,有的是人愿意要,我转送绿珊怎么了?还有,你的那个所谓念念不忘的情郎,被我打发走了,如若他心里真有你,又怎么可能被轻而易举的打发掉?所以,你这辈子都别想和他走!”

悲伤,一下子涌上了眼角。

可我,没让它掉下来。

明明嘴里说着不爱我,让我让出正妻之位,可另一面堵上了我所有的退路,叶瑾,你这是要往死路上逼我啊?

既然如此,谁都别想好。

我伸出手去拽绿珊腕子,叶瑾一把将她护在怀里,眼神犀利,“苏淮芷你简直一点大家闺秀的样子都没有!”

“大家闺秀?今天就是皇帝的女儿,你也能挑出一百个毛病!因为你的心里,从没装过我!”他眉头微蹙,怒意减半,似乎有些心虚。“把我的镯子还给我,从此以后,你和绿珊爱怎么样我都不管!”

叶瑾眉头皱的更紧,怒将那镯子摘下,我刚要伸手去接,结果,他砰的一下,摔在了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