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修锐瞬间心头一震,眸光骤冷,所到之处皆是寒意。

就连语气都忍不住带了几分冰冷,让电话那头的人不寒而栗。

“你是谁?”

还未等电话那头的人回答,季修锐就听到里面传来一阵吵杂的声音。

“赶紧来喝!陪姐姐喝个够!”

“姐姐,你有电话。”

“挂断挂断,别让任何人打扰我们!”

……

季修锐举着电话,随之而来的是一阵“嘟嘟嘟……”的机械挂断声。

听见那边嘈杂的声音,季修锐的脸色逐渐铁青起来,那个女人此时此刻是在玩?

他目光骤冷,周身都散发着戾气,那双隼鹰一般的凤眸里寒光四射,气氛低的就好像冰窖,他微怒,叫来文骏明,冷声道:“两分钟之内给我查清楚柳轻蓝的位置!”

他呼吸急促,语气深沉,或许是因为太过愤怒,刚刚恢复的声带,还因为刚才的弄好有些不舒适,他干咳了两声,自己都没有意识到到底是在气什么。

片刻后,随着文骏明支支吾吾说出的“夜色会所”四个大字,季修锐立刻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坐到了车里。

一路上,他都一脸阴郁,内心十分烦躁,双拳攥紧,骨节发出“咯咯”的声音,周身带着的强大气场,让司机都打了一个寒颤。

“几号房?”

季修锐看着鱼龙混杂,灯红酒绿的夜总会,脸色阴郁到极点,文骏明看着他阴沉的脸,明明周围十分吵杂,他的声音也不大,但是却足够冰冻在场的气氛。

“三……三零二。”

得到答案后,季修锐迈着沉重的步伐,皮鞋在木质地板上发出“吱呀呀”的声音,仿佛他每走一步,等会把地板冰冻。

直到他定格在三零二房门前,他一脚踹开,刀削般的容颜上,那双凤眸满是冷酷,高挺的鼻梁下,是一张薄厚适中的嘴唇。

只见房间里都是形形色色的型男,个个长相俊美,让人移不开视线。

柳轻蓝就这样在众人的簇拥下,犹如一个天生的女王。

她穿着黑色香奈儿限定包臀连衣裙,胸口微微隆起,展现出傲人的事业线,完美的身材展露无余,季修锐眉头颦蹙,冷眸剜在柳轻蓝身上。

一下子脱下自己的外套,走到柳轻蓝身边,一把拉起她,把外套披在她身上,一句话都没说,拉着他就往外走。

柳轻蓝此刻已经微醺,面颊微微红润,对于季修锐这种粗暴的动作十分不满。

她一把推开季修锐,开口道:“你谁呀你!赶紧给我滚!”

“阿瑞!阿瑞呢!过来陪姐姐喝酒!”

阿瑞闻言,也不忌惮季修锐的气势,上前来扶着柳轻蓝的腰身,季修锐看着他的手在柳轻蓝腰间,眉头一皱,就好像是自己的东西被人侵犯了一般。

“柳轻蓝,我是季修锐。”

“跟我走。”

闻言,柳轻蓝靠在小瑞身上,厉声喝道:“季修锐?”

“去你的季修锐!我们早就离婚了!你没资格管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