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铺 > 钟吾祖谱 > 第一百章:喀斯特溶洞

莫斯臣说:“那你把防毒面罩摘下来,我看看你命有多硬,能坚持多长时间。”算盘不说话了,毕竟怂就怂嘛,命只有一条。

其实这周围树木高大,都是常绿阔叶林,潮湿不透风,再加上夏天气温较高,落叶很快就会腐烂,大量因腐烂而产生的气体就形成了瘴气。

只是我们忽略了这一点,认为瘴气都是有颜色或是有味道,可以看得到或是闻得到。

老夜说:“行了,现在咱们得赶紧进墓,太阳马上就要落山了,黑着天在山里,可太危险了。”我们赶紧整理装备,收拾好就继续赶路了。

走着走着,就听到算盘的一声尖叫,我们一转身,算盘就不见了,只见旁边出现了一个洞,这个洞被藤蔓遮住,所以刚才我们并没有发现。

我们朝着洞喊:“算盘!算盘!你没事吧!”我们喊了好几声,算盘都没回应。

不好!算盘不会是摔晕过去了吧。老夜和白无常下去救他,让我们留在上面。

我们拿绳子绑在他俩身上,一旦有任何危险马上把他俩拽上来。他俩下去之后,我们这些人就一直在外面等着,等了得有半个小时,都没有动静,等得有些着急了。

我说:“你说里面不会出什么事儿吧。”莫斯臣看了看天,太阳已经快到地平线了,马上就要下山了,一旦没了亮,在这山里只能停在这了。

突然绑在白无常身上的那根绳子在往里面送,我们马上拉住绳子,想往外拉。

莫斯臣说:“走吧,进去。”我一脸懵的看着他,他说:“这是让咱们进去呢。”。

我们进去之后,打开手电筒才发现,原来这个洞是个喀斯特溶洞,这座山的下面原来还有一条地下河。

洞壁上有石钟乳,非常漂亮,如果再挂上灯都可以开业卖票了。洞口的这个坡很陡,也难怪算盘会摔晕过去。

顺着绳子走了一会儿,才看到三个人躺在地上,白无常和老夜喘着大粗气,但是算盘的情况好像不太好。

我们走过去,把白无常和老夜扶到一边的石头旁坐着,钟修从包里掏出两块压缩饼干来给他俩补充一下体力。

钟修把算盘扛了过来,看钟修那个费劲,没想到算盘看上去没多重,实际上重的要死。

我过去看了看算盘,检查了一下基本的生命体征,嗯,死不了。然后就听到老夜说:“那是条地下河,河底有很多的水草,刚才算盘掉下洞,摔进了河里,腿被水草缠住了。我和白无常费了半天劲差点把我俩葬送在里面。”我说:“我看了一下,没什么事情,但是他怎么还不醒啊。”白无常说:“他在水里的时候就这样,估计是刚才摔下去的时候,磕到脑子摔晕了。”我心想,算盘八成是跟贵州这地界犯冲吧,这一路上简直就是负伤累累,不是被青铜片磕到膝盖,就是差点被瘴气送到阎王爷那儿报到,要不就是摔进洞里,不仅摔晕了还差点把自己淹死。

真是倒霉起来喝口凉水都塞牙啊!我走过去拍了算盘两巴掌,还是没有反应。

莫斯臣说:“不会那么快醒过来的。这样吧,趁着他苏醒的时间,咱们正好也休息一下,补充体力,这时候外面估计天已经黑了,走了一天了,是得休息休息了。”我点了点头,说:“这样,你们把水杯都给我,我去装满水。”莫斯臣说:“你去哪儿接?”我指了指那条暗河,说:“这不现成的水源吗?”莫斯臣说:“你确定这条河的水能喝吗?好多喀斯特地貌的暗河的水是喝不了了的。”我从包里掏出水质检测仪,说:“我说了不算,它说的总算了吧。”莫斯臣瞅了瞅嘴角,说:“你真是该带的不带,不该带的带了一堆啊。你包里不会都是这些仪器吧。”我说:“其他的你不用管,这玩意儿你不得不承认它真的很必要。”莫斯臣把从大家伙身上收的水杯都扔给我,说:“那就麻烦你了,牧大总监,牧大聪阴,行了吧。”我懒得理他,抱着一堆水瓶就去河边,还好检测仪显示这河水没什么问题,我把每个人的水瓶都装满,然后拖回去。

莫斯臣拿着水杯,笑了笑,说:“谢谢牧大总监。”所有人睡觉的睡觉,收拾东西的收拾东西。

我说:“老莫,这次出来,怎么跟初雪说的?”莫斯臣叹了口气说:“能怎么说,瞒着呗,但是我估计她已经知道了,只是揣着阴白装糊涂。其实有的时候,我觉得我挺自私的,就因为我喜欢她,和她结婚,就把她拉进了这趟浑水里面。现在不仅我活的提心吊胆,她也活的这么辛苦,不仅要操心公司,还得操心这些事儿。有时候我在想,如果她没有和我结婚,而是找了个普通人,会不会过得很幸福。”我愣住了,没想到他会说这些。

我说:“我作为一个女生,如果当初你因为这些放弃初雪,你们是感动了自己,但是初雪并不幸福。因为女生的幸福是和爱的人共度余生,你们替她选的平安,她想要的是不离不弃。我曾经也有过一段以为是一生一世的爱情,但是最后才知道人家只是一时兴起。所以,你做的没错。”莫斯臣说:“但愿吧。”我说:“你想啊,如果当初你俩没有结婚,你会幸福吗?她会幸福吗?答案就是,你俩都不会幸福,所以不要去纠结这些,向前看,尽自己所能,护她周全。”莫斯臣说:“没想到啊,你对爱情还有这样的见解呢,我还以为你铁石心肠呢。”我笑了笑说:“谁还没个青春啊。爱情是场赌局,赌赢了,是幸福,赌输了,就是青春。无论什么结局,后果都得自己承担。”莫斯臣拍了拍我的肩膀,叹了口气,说:“老牧,老文人不错,考虑考虑,珍惜眼前人嘛。”我说:“先走完这趟再说吧。不是我对他没信心,是我对我自己没信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