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仓库内:

叶柒卿浑身无力,但意识缓缓醒来,记忆停留在她蹲在那里挖害羞草,准备给谷闵晔看,结果她看见地上有影子,她刚转头就被人捂住口鼻,连挣扎都没有就眼前一黑。

直到现在她被捆绑在椅子上,眼睛蒙着眼罩,嘴巴塞着不知是臭袜子还是臭抹布的东西,她“呜呜呜”地问候了几句,但身边的人依旧在努力奋斗打着德州扑克,无人有空理睬她。

“呜呜呜——”她深吸一口气,用尽平身所学的粗口骂了出来。(你们是谁?哪个狗东西派你们来的?你们……)

“安静点!”一个大汉不耐烦地呵斥了一声。

另外一个大汉走到叶柒卿面前说道:“只要你乖乖在这里,不吵不闹,我们是不会伤害你的。”

她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但脑袋快速运转起来,分析自己为什么会被绑架。

她回国的半年,基本没报道过不良,甚至违法的企业,所以不会触及那些资本家的利益,而之前国外的报道,经过那件事后,算是一切归于平静。

现今,唯一绑架自己的只可能是——舟曲毅和井羽被逼到狗急跳墙,干出如此下作的事,威胁、逼迫谷闵晔就范。

她皱眉,抽了抽捆绑自己手铐,心想:看来还挺职业的,知道用手铐,但是——对她不太管用。

之前在国外生活的时候,就被自己的房东阿姨——某军事学校退役军官,悉心教导过:如何干出损己利己的自救方式——忍着剧痛,将大拇指脱臼,然后另外一只手往前一扯,就可以解开手铐,事后将大拇指接回就可。

除了痛就是痛,根本不存在无痛脱臼的方法。

她对于大拇指脱臼这种自救方法,她一直因为“痛”所以学不会。但多亏身为骨科医生的谷闵晔闲暇时间就给她科普——如何将脱臼关节“技巧性”接回。

所以举一反三的她,就在某次回公司的路上,将一个“咸猪手”的男同事给卸了胳膊,最后男同事们都对她都采取绕路避开。

现今,她只要做好心理准备,找到个合适的机会就可以脱臼自救。

然而,她在松动手腕的时候,“哒哒哒哒——”

忽然一阵凌乱的脚步声与高跟鞋撞击地面的声音由远到近响起,打断了她的下一步。

一把女声打破了整个空间的安静,“人呢?”

“竟然是她?”叶柒卿一愣,她万万没想到竟然是她……

她完全没想过绑架她的人竟然是仅一面之缘的舟老太太。

原本她的猜测一切被推翻,她不禁“呜呜”了几声,可随着她的眼罩被揭开,刺眼的白炽灯让她禁不住闭上眼睛。

一会后她艰难地看着睁开眼睛,强迫自己适应光线,但她还是忍不住眯了眯眼,她透过眼缝看着舟老太太向自己走来。

眨眼间,她的下颌猛然被抬起来,她吓得身体本能地抖了一下。

舟老太太看见她这般狼狈模样,禁不住开怀大笑,“哈哈哈……目前这是我回国看到最快活的场面了。哈哈哈……”

“呜呜呜……”叶柒卿终于适应白炽灯的光,睁大眼睛地盯着舟老太太,恨不得将她生吞活剥。

可舟老太太看着叶柒卿的双眼,情不自禁打量起来,“啧啧……”

“哟!怪不得谷闵晔那小子会对你着迷。这双眼睛真不错,啡棕色的瞳孔,眼中有光,这神采……”

“啧啧……真是漂亮、有神、比井羽那双满是算计的眼睛好看太多了。真的让我这个老婆子好羡慕、好妒忌、好想挖下来,做成标本收藏呢。呵呵……”舟老太太忘我地说道。

“呜呜呜……”(原话:做梦都嫌早……)叶柒卿不耐烦地一转头,避开有着变态收藏的舟老太太的手。

可舟老太太丝毫不因此而恼怒,反而示意身边的人搬了张凳子,优雅地坐在叶柒卿面前,一脸明知故问地问道:“叶小姐,可知道我这“请”你来这里的原因吗?”

“呜呜呜……”(原话: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

“嗷!忘记你的嘴巴被堵住了呢?”周老太太刚说完,她身边的黑西装人员准备给叶柒卿拿掉塞住嘴巴的臭抹布,但被舟老太太挥了挥手阻止。

叶柒卿困惑且不满地看着舟老太太,可舟老太太对于这种“注目礼”早已习以为常,“人老了,不喜欢聒噪。你就陪陪我聊天,听听我的唠骚吧。”

“呜呜呜……”(原话:我不想听,别跟我说。赶紧放了我!)

叶柒卿毫不客气送了两记卫生球给舟老太太,可舟老太太根本不在意,反而调整坐姿,颔首低声说道:“我这一辈子没做过什么大功德的事,但我却有了一个孝顺有前途的孙子。”

“可惜最近他生病了,其他人没办法救他。他告诉我只有谷闵晔能救,可这小伙子脾气大得很,根本不听人劝,更别人说用钱办事。”

“所以,不好意思了,只能用他的软肋来——你,让他屈服了。”

叶柒卿冷憋了一眼舟老太太,“呜呜呜……”(原话:你就不怕谷闵晔在手术台上使坏?)

突然,舟老太太抬起头,对着叶柒卿笑眯眯说道:“你是想说谷闵晔给我孙子做手术的时候使坏?呵呵呵……”

“不可能!你不要看低了谷闵晔的一声操守。”舟老太太忽然一本正经,转移话题道:“我原以为井羽是他前妻,应该是他的软肋,但谁知道竟然是你。”

“不过真的是你吗?” 舟老太太这一句话语序用的极慢,生怕叶柒卿没有听清楚,而叶柒卿艰难地扯了扯嘴角,回之一个丑陋却带着讽刺的“微笑”。

“你!”舟老太太对于叶柒卿的无礼貌,怒然瞪圆双眼,但下一刻摆了摆手,“罢了!罢了!”

叶柒卿冷眼看着舟老太太,可舟老太太突然起身拔掉塞住叶柒卿嘴巴臭抹布,一改之前的老态,浑浊的眼珠里闪烁着不一样的光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