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铺 > 命债 > 第二十二章:天狼寨

我吓醒了,呼哧呼哧呼吸着重气。

这个梦太真实了,无论是梦中的触感,还是拿刀割肉的痛感,抑或者是柳眉可怖的狞笑,都如同真切发生过般。

好一会儿,我才缓过劲来。

这大概是我近几年来,做过的唯一一个噩梦了。

睁开眼的时候,阳光刺目,我已经是一身的冷汗。

左右看了几眼。

江竹儿已经在躺椅上睡着了,两片长长的睫毛微微颤抖着,似乎做着一个梦。

如此静静地看着,我都有一种偷窥仙女入凡尘的紧张感。

远处,宋老爷子一脸慈眉善目的走了过来,他身后的宋集一脸心事重重的模样。

我注意到他右手握拳,拇指一直在摩擦着无名指,好像是在做着某种激烈的心理斗争。

宋颖则也没平日那样显得开心,脸上微红,新话的妆也难以在我眼中,掩饰掉底下的一个巴掌印。

她被打了?

被宋老爷子?

是因为质问了柳眉的死因吗?

我不断在脑海中思索着。

反正在我看来,柳眉的断头之死,宋老爷子与宋集都脱不了干系。

我轻轻叫醒了江竹,给了她一个眼神,示意等下吃饭时,多留个心眼为好。

之所以解决了眼下的危机后,我不选择立刻离开宋俯的原因,大致有以下几点。

一是,宋老爷子身上肯定藏着某种秘密,他与我诅咒背后的它,有着某种密不可分的关系。

所以,眼前的宋府,就是有关于它的一条线索。

不然它为何拿我性命做威胁,要我保全宋集一命?

指不定它和宋老爷子,就有着某种交易。

这样的想法,在我今天做过这个梦后,我觉得可能性最大。

二是,柳眉死因的真相。

如果真是宋老爷子或者是宋集杀了她,那么动机是什么?目的又是什么?

弄清楚了这个,我后面应对柳眉的报复,也要得心应手一些。

三是,吃完饭后,宋老爷子答应给我十万块报酬。

整整十万块啊,哪怕以后给江竹当彩礼钱,也不是不可。

放着这钱不拿,我自己良心上都过不去。

如是想着的时候,宋老爷子已经走到了我的跟前,声音和煦地说道:“饭菜都已经热好了,很多事情我们都可以在饭桌上,边吃边聊。”

望着宋老爷子那一双略显浑浊的眼睛,我起身点头说道:“是有很多问题,需要请教一下老爷子。”

“好好好。”宋老爷子笑着点头,“我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宋集也开阴恻恻地开口说道:“最终答案,肯定不会让你失望。”

我眯着眼,看着祖孙二人的各色神情。

看来他们对我要问的事情,已经多少猜到了一点。

这样也好,省去了多般麻烦。

江竹见我们要去吃饭,皱眉看了一眼身后屋内,说道:“尸体还没有人来收?”

宋老爷子嬉笑了一声,说道,“这样琐事,何必让二位贵客烦扰,等会儿就会有人来妥善处理。”

江竹愣了一下,挑着眉毛不理解地问道:“一个大活人死在了你们府内,除了宋颖外,你们子孙二人就一点也不紧张,反而是一副习以为常的轻松姿态?”

宋集抬头,脸上有些不耐烦地答道:“就是一个沽名钓誉,来我宋府招摇撞骗的江湖道士而已,死了就死了呗,你难道想让我为他哭丧?”

“那柳眉也是你毫不相干之人?”

江竹冷哼一声,气势上甚至压过了宋集一头。

宋颖听到柳眉后,瞥了一眼宋集与宋老爷子的脸色后,将头埋得更低了一些。

我看着隐约有暴怒的宋集与一脸阴沉的宋老爷子,身子往江竹这边靠了一些。

“柳眉是我未过门的妻子,我不知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宋集拳头捏得劈啪作响,瞪着江竹。

“字面意思。”江竹回道。

宋集见我站到了江竹的身前,深吸了一口气,压下了心底的暴怒,说道,“这是宋府家事,外人少议论为好。”

江竹笑了一声,笑得讥讽万分。

“故意谋害她人以致死亡,就不能再算作是家事了。”

这话让宋集浑身僵硬了一下,“你说什么?”

“柳眉的死因,在我看来,不像是意外,她是被人砍下脑袋的!”江竹厉声说道。

我右手摸上了短刀,开始警惕着子孙二人的一切动作。

他们的神色,都一丝不差地落入我眼中。

宋颖抬头,眼中含泪,低声抽泣着。

宋集则是一脸惊惧,他扭头回看了一眼宋老爷子,仿佛是在无声的质问一般。

宋老爷子咳嗽了两声,皮笑肉不笑地说道:“柳眉终究是死了,人都死了,说这些还有什么意义?”

“俗话都说,半杯黄土埋人一生,很多事情,活得久,看得多了,就知道了一个道理。”

“那就是活着,比什么都强。”

他这话不像是对我和江竹抑或是宋颖说的,反倒像是在劝解宋集一样。

“狗屁道理。”江竹哼了一声。

宋老爷子也不气,转眼看着我说道:“你想知道有关它的东西,在饭桌上,我都可以告诉你。”

他说完话后,便自己什么也不顾地往前走去。

宋集意味深长地看了我和江竹一眼,拉起宋颖也跟着往前走去。

我看见宋颖默默做了个手势,示意我和江竹不要跟来。

子孙三人走得很慢。

很明显,这饭局就是针对我而精心准备的。

像是一场鸿门宴。

舍不得自己,套不着狼,我叹息了一口气。

眼下宋府,就是了解诅咒背后的它,最好的契机了。

“我有必须要知道的东西,所以江竹,你不用去。”

“安心回家吧。”

我看着江竹,她很动人,各方面都是。

“我跟着你一起,柳眉的死因真相,我也有必要知道。”江竹说得很坚定。

我略微想了一下,就点了点头。

宋老爷子全程将重点都放在我一人身上,即使对我有不好的预谋,应该也不会用在江竹的身上。

继而,我和江竹一起,跟着前方三人的背影,走往宋宅的更深处。

不知道为何,江竹执意跟上来后,我隐约见到宋集回头轻笑了一下。

这笑容诡异,让我心头有些阴霾。

不多时,我们五人走到了宋家祠堂前,才停了下来。

宋家的祖宗牌位下,香火缭绕中,有一桌热气腾腾的饭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