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铺 > 重生医武仙尊 > 第15章:不是我不想说

“胡大成,不要乱开玩笑。”白心悦轻轻呵斥一句:“我是很认真找黎镇说话的。”

“哦,你是找黎黎说话?要不要我回避?”胡大成左右看看四周毫无遮挡物的操场:“也没地方叫我躲啊。”

这没诚意的动作,令白心悦只能忽略他,直接看向黎镇。

那么恶心的一封情书,明明不是黎镇写的,他怎么就是不解释呢?

“快上课了!”黎镇朝教室走去。

胡大成赶紧跟在后面:“白大美女找你说话,你就这么走了?”

黎镇道:“不熟!”

胡大成翻了一个白眼,又给他装:“同学,怎么是不熟呢?你看白大美女,也是我们学校的校花啊!”

白心悦就这么被两个人丢在身后,脸上一阵尴尬,她走到哪里,向来都是被瞩目的目标,还从来没受过这种待遇,但这是黎镇,她对黎镇有些好奇,当即跟在后面:“李秀莲刚刚失语,是不是你做的?你怎么做到的?”

“那笔女人是被我们黎哥点了哑穴了,谁叫她哔哔个没完?时间一到,自己就解开了!”胡大成说完,意识到不对,回头对上黎镇似笑非笑的眸子,当即一哆嗦:“你没看电视啊?电视里都是这么演的。”

他心虚,刚要跟黎镇解释,黎镇已经转开了目光。

一群人护送李秀莲朝医务室走去,马启凯看到白心悦居然跟黎镇在一起,指着黎镇道:“黎镇,你对自己的同学下黑手,要是李秀莲有什么问题,你等着被开除吧!”

黎镇充耳不闻,直接把马启凯当成隐形的。

“黎镇,你特么给劳资装聋作哑?”马启凯要去找黎镇算账,他的袖子被李秀莲抓住,当即只能忍下这口气。

胡大成有心顶几句回去,想起刚刚黎镇的目光,嘟哝道:“我是有些秘密,没告诉你,不是我不想说,我答应过——”

“我也有秘密,”黎镇打断胡大成,示意他看后面。

他们两个人的后面,还有一个白心悦。

“卧槽!白大美女,你偷听绝世美男的对话,太不讲究了!”胡大成浑身肥肉一哆嗦。

光顾着兄弟的情绪了,忘记了还有一个人。

“谁偷听了?去教室不就是这一条路?”白心悦脸上一红,快步走向教室。

只剩下胡大成跟黎镇两个人,胡大成朝黎镇咧嘴一笑:“事关我终身幸福,你说的建议,我会考虑。回头我就找个中医诊所减肥去!”

见胡大成断章取义,曲解了自己的意思,黎镇好笑的道:“我说的是我出手,择天不如撞日,就今天了,跟我去大门口,买银针。”

胡大成不知道黎镇的葫芦里卖什么药,跟着黎镇去药店买了一包银针回来,两个人也再没去教室,直接回到了宿舍。

“阿镇,你真的要给我针灸?你、你行吗?”胡大成看着黎镇打开那一包银针,嘴角就一阵抽搐。

“把衣服脱了,”黎镇道。

“你这是要来真的啊?我我去中医诊所就行!”胡大成压根就没信过中医减肥,见黎镇拿起一根明晃晃的针,他的牙都发酸:“啊?”

没等他啊出声。

黎镇已经动了,一根银针入穴,他又拿起一根,继而又是一根!

胡大成站在原地动也没敢动:“有没有问题啊?不是叫我脱衣服?”

十几根银针入穴。

黎镇在一边盘腿坐下:“不脱也可以,只要你舍得!”

“什么?”胡大成一脸纳闷:“兄弟,什么舍得不舍得?你扎我一身针,我怎么坐下啊。”

“扎马步即可!”黎镇说了这五个字,闭上眼睛开始转运体内少的可怜的灵气。

练气二层,一般修士连内视自身都做不到,好在他神魂强大,灵识虽不能探查四周,内视自身还是足以做到。

他体内由灵气合成的灵元果然消失不见。

没有灵元积累,他何时能突破下一层?

“啊!啊啊啊!”胡大成怪叫起来:“这是怎么回事?我出汗了!不对,我是出油了!啊——”

此时他浑身上下水淋淋,油光滑亮。

如果仔细看,还能看到他身上的肥肉在颤动,好似每一个部位都是在不受控制的各自发抖。

“黎黎?老黎?快看看我,你是不是扎错地方了?”

“没错,以后你早晚练武,每日针灸一次,一个月后,赶在放假之前,就能叫去跟雪琪表白。”黎镇没有睁开眼睛,他还在搜索自身。

听到雪琪的名字,胡大成镇定下来:“那这是黎黎你的减肥手段?一个月能叫我瘦一百斤下来?”

他伸手拧了一把自己的衣服。

本来干爽的衣服,现在湿乎乎的,被他一拧,哗的挤出一摊水来。

落地的水声,手上的手感,这哪里是水?这是油脂啊!

胡大成不可思议的瞪大了眼睛:“这是什么手段?直接这么排油?妈呀——”

黎镇对胡大成的大呼小叫早已免疫,再三确定灵元是消失了之后,他只能无奈的承认,自己可能要在练气二层停留很久了。

想当年——

咕噜!

一声肠鸣打断了黎镇回忆往昔。

“黎黎,我好像有点肚子疼!”胡大成的胖脸苦在了一起:“快快给我取了银针,我要去蹲坑。”

咕噜!咕噜!

从胡大成腹中传来的肠鸣音越来越响亮。

“老黎,快点啊,再不快点,我要拉裤裆了!”

胡大成催促黎镇的声音变得急迫。

如果再不来拔针,他就要飞流直下三千尺了!

“阿镇,快,快,屎马上到达终点站,我必须即可启程!”

看胡大成满头的汗,满脸满下巴的油水,胖脸因为憋屎涨的发紫,黎镇不紧不慢的起身给他取了针。

“哎哟我的爷,我终于知道你说舍不舍得是什么意思了,你早就知道我会拉裤裆对吧?”胡大成进了卫生间就差点哭了。

“不是!”黎镇把银针消毒收入针包里,重新开始打坐。

“不是?那你故意慢吞吞给我拔针?不带这么坑兄弟的昂——”胡大成解决完三急问题,顺便在卫生间里用凉水洗了个澡,他光着身子,晃动着一身肥肉过来找了一身干净衣服穿上,系皮带的时候,他发出惊天动地的一声吼:“咦?皮带扣紧了两扣?难道劳资刚刚拉了十斤的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