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铺 > 天道数据库 > 第一百六十章,一人吓退众宗师

以杨羽此时的修为,暴打归元境没有任何压力。

但面对通玄境,依然需要全力以赴。

至于面对这么多高手还有恃无恐,自然是因为有和呼瓦尔一般强悍的防御力撑腰。

所以就算被群殴,也应该没有生命危险。

由于第一次使用烈焰剑法,杨羽一开始还有些生疏。

打了五十个会合之后,招式越来越凌厉。

此时的火云剑,已如一条吐信的火蛇,逼得聂群全力以赴。

“此子不仅武技超群,而且还能以区区真气境扛住聂群的攻击,确实是天才中的天才。”

“如此天才,为何从未听过?”

“看其烈焰剑法,造诣已在努尔赤之上,难道是同门?”

大半夜有人敢在权贵区的屋顶跑酷,众人追来只想教训一番,倒也没想过非杀不可。

此时见两人打得有来有回,一时间都表示好奇。

现在全场最郁闷的人,当数聂群。

本以为杀一个真气境而已,手到擒来。

哪知此人不仅能扛住真气攻击,武技竟还不时打乱他的节奏。

感觉面子实在挂不住,恼羞成怒的聂群,终于使出了最强杀招。

只见他长枪一抖,瞬间将所有真气灌入枪尖,如标枪一般射向了杨羽。

人枪合一的杀招,就算宗师境也要小心应对。

哪知杨羽一见,却是嘿嘿一笑,另一只手竟直接抓向了枪尖。

“想空手夺白刃,找死!”

从未有人敢这么藐视他,聂群气得青筋暴起,真气完全炸开。

哪知,就在长枪距离杨羽不到一米的时候,一口乌黑的巨鼎突然闪现。

哐当一声!

猝不及防间,聂群收招不及,连人带枪直接插入了巨鼎的鼎口。

乾坤鼎连杨羽的败家气功波都扛得住,扛一个通玄境巅峰,完全没有压力。

一瞬间,聂群打出来的所有力量,直接被乾坤鼎完全吸收。

“这口鼎好熟悉啊,好像在哪见过?”

“是测试长廊的聚力鼎!”

“尼玛,聚力鼎乃阴阳王放置在公证处的灵器,怎会落在此人手上?”

“难不成,他敢去偷公证处?”

“……”

见公证处的聚力鼎突然出现在此,众人一脸懵逼。

而连人带枪插入鼎口的聂群,此时已经两眼一抹黑。

这巨鼎的鼎口,只有一米直径大小。

人钻进去,想要退出来十分困难。

所以聂群便只剩两条腿在外面拼命挣扎,吓得他哇哇大叫。

此时的杨羽,已将鼎口转向了天空。

而另一只手,火云剑已收。

只见他全身真气爆发,然后手掌便拍在了乾坤鼎的底部。

一瞬间,聂群最强一击所被乾坤鼎吸收的能量,便和杨羽这股力量产生了剧烈的冲撞,顿时在乾坤鼎的肚子里轰然炸开。

“人间大炮,发射!”

轰!

众人还没来得及反应,便见聂群已从鼎口喷射而出,如炮弹一般划向了天际。

收了乾坤鼎,杨羽抬头望天,直到聂群消失成一个小白点,这才拍了拍手,表示非常满意。

之前每次丢手雷,丢完就要赶紧跑,否则很容易炸到自己人,所以一直为如何实现远程攻击而烦恼。

如今,他已经知道这乾坤鼎该如何利用了。

有了这门大炮,以后远远看见军队,就能直接将他们炸个人仰马翻。

众人发了一会呆,待回过神来,个个嘴角抽搐。

乾坤鼎的原理,大家自然都懂。

但凡攻击它的力量,都会被瞬间吸收,凝聚成能量团。

不过今日,却是第一次见人这么使用。

如今加上杨羽的力量,聂群便等于同时挨了自己和对方的双重暴击。

不用猜,此时估计不死也已经重伤。

“这老家伙下手太狠,我已经将他废了。”杨羽转头看向众人,淡淡问道,“谁还不服,尽管上来挑战,不管是群殴还是车轮战,我都无条件奉陪。”

“小子,你好狂妄啊!”

宇文丁脸色铁青,长剑已经在手。

“今晚无意间惊扰了各位,本人已经道歉,可你却不屈不挠,非要痛下杀手。”杨羽轻哼一声,“难不成,我得乖乖伏诛才不叫狂妄?这就是什么狗屁逻辑?你想战便过来战,啰嗦什么。”

“好,那今日我便领教一番。”

虽然亲眼目睹聂群被炸飞,但宇文丁还是不信邪,体内真气瞬间爆开。

其实这件事,说起来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可宇文丁刚刚杀了小妾与管家,怒火无处发泄。

更何况此处是他的院子,众人又都看着,这事不可能就这么算了。

见宇文丁来真的,杨羽立即双剑齐出。

今晚的目的是找人练手,并非杀敌。

所以被砍一刀再偷袭的方法,并不想使用,干脆直接亮剑。

见杨羽手中竟同时握着两把宝剑,众人眉头微皱。

大家能修炼到这个境界,眼光自然不差。

所以一看两柄宝剑,便知道不是凡器。

这样的神兵,任何一把都可以拿来当传世之宝。

而一个真气境的毛头小子,手中竟有两把。

可见此人要么是某贵族后代,要么是大宗门弟子,身份肯定不低。

这一点,宇文丁自然也看出来了。

可如今的他已经骑虎难下,也只能硬着头皮上。

叮叮当!

双人刚一交手,众人便看得倒吸一口凉气。

烈焰剑法,属火系剑法。

所使之剑,既不能太重,也不能太轻,否则就发挥不了威力。

以这小子使烈焰剑法时的造诣,不可能不明白其中道理。

所以一开始见他拿出重剑,都感到疑惑不解。

要知道,一名剑客一生若能沉浸于一种剑法,并将其发挥到极致,就已经相当牛逼了。

可如今见他左手水系剑法,右手火系剑法,左右互搏间竟能做到攻守兼备,纷纷吃惊不已。

“一人使双剑,若是一套剑法不足为奇,但若两套剑法配合无间,恐怕这大陆上除了剑神,便再无他人能够办到,这小子到底怎么做到的?”

“看那水系剑法的造诣,根本不输于火系剑法,简直变态。”

“不仅如此,水火两系的剑法和兵器,本应互不相容,可在他的施展下,火借水势蔓延,水于火中沸腾,实在是妙啊!”

“啧啧啧,如此一来,便发挥出一加一大于二的威力,厉害厉害!”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冰火二重天?”

“……”

众人议论间,大禹剑配合听雨剑法,火云剑配合烈焰剑法,再加上削弱和打断的附加效果,此时宇文丁已被逼得全力应战。

“可恶!”

堂堂宗师境,竟被一个真气境小子逼得如此狼狈,宇文丁也是郁闷至极。

可就在他以为,这已经是杨羽最强实力的时候,却见杨羽突然轻喝一声,双剑居然脱手。

“大禹剑,火云剑,你们已经熟悉了剑法和配合,现在开始自由发挥!”

“收到!”

“木有问题!”

双剑一听,都开心得雀跃起来。

杨羽与它们之间,沟通都是用意识交流。

所以众人并不知这两把剑乃诞灵的上古神器。

此时见双剑竟自己飞出去与宇文丁干架,还以为杨羽使出了真气御剑的手段,纷纷惊掉了下巴。

宇文丁更是嘴角直抽,预感不妙。

果然双剑一出,风伯剑已经握在杨羽手中。

然后,狂风剑法便配合着大禹剑和火云剑,变成了三剑合璧。

一时间三剑狂舞,院子里顿时风雨交加,电闪雷鸣。

“这……这是风系剑法!”

“这套风系剑法,也是绝妙啊!”

“同时施展三种属性的剑法,这家伙还是人吗?”

“这辈子能见到这样的剑法,我算是服了。”

“年纪轻轻,一人便能驾驭三剑,此子背景绝不简单!”

“此子若是修炼至宗师境,恐怕龙腾帝国,又要出一位剑神了。”

“罢了罢了,今晚之事,我不计较了。”

哪知众人话音刚落,杨羽又摸出了一把剑。

这把剑,是之前收了卢鸿之的突泉剑。

因为有大禹剑在手,所以便只是拿来备用。

现在大禹剑自己已经能够打架了,杨羽干脆就拿出来助威。

他这么干,纯属练手。

毕竟风伯剑和突泉剑,只是极品凡器,对付宗师境并没有什么太大的杀伤力。

可由于大禹剑和火云剑的压制,这两把剑的威力便相当于打了不错的辅助。

才三个呼吸间,宇文丁已经节节败退,被逼到了墙角。

“看来,武技也并非一无是处,对付普通宗师境,还是可以操作的嘛。”

试验成功,杨羽哈哈一笑。

“浮空诀!天女散花!”

见宇文丁已经没了退路,杨羽再次双剑离手,然后便要打出唐门暗器。

“我认输,别打了!”

宇文丁一听,虽然不知对方又在念叨什么,想来肯定又要放大招。

聂群的下场,历历在目。

宇文丁可不想自己被打成残废,于是吓得赶紧喊停。

而此时,屋顶上的众人已经使劲摇头,相互看了一眼便各自散去。

堂堂宗师境初阶,宇文丁被人打得求饶,脸都丢尽了。

在场几位宗师境中阶高手,虽然不觉得自己会输,但也没必要为了一点小事而冒险。

毕竟那小子太诡异了,四剑齐发还留了后手。

鬼知道还有什么底牌。

万一出来教训人,结果却被人暴打一顿,以后在阴阳国还怎么混?

所以众人见宇文丁投降,便一哄而散,各自睡觉去了。

其实他们的预感是对的。

真要逼杨羽发起疯来,这些人恐怕都要留在这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