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铺 > 蠢贼 > 别墅迷云 第十二章 三色堇花语

啪!

一个响亮的耳光在别墅花园里回荡开来,锦悦捂着脸跌坐在地上,抿着嘴唇,泪水在眼眶里打转,昂起头,看向面前一身紫色名牌大衣,打扮时髦的年轻女子,“青青,杨海是你的哥哥,但也是我的老公....他死了....我也很难过....杀他的是那两个王八蛋,你拿我出气是不是太不讲道理了....”

杨青青冷哼一声,“你会难过?别装了,你这狐狸精巴不得我哥早死吧,这样你就可以拿着我哥的钱去找外面的野男人了....”双臂环抱,鼻尖上扬,眼神冰寒道,“做梦!告诉你,有我在,你一分钱都甭想拿到,包括这房子在内,所有的东西都与你无关,赶明儿你就给我搬出去....”

“你哥尸骨未寒,现在说这些是不是不大合适,你也太心急了吧....”锦悦抽了抽鼻子,一脸的凄楚,“别的什么我都可以不要,只是这房子是你哥和我结婚的时候买的,这里面的每一个角落都有我和你哥的回忆,只要还在这间房子里,就能感觉到你哥还在我身边,并没有离开……让我搬走....做不到!”

“哟呵,我哥刚走,你是不是就忘记自己的身份了,居然敢和我顶嘴了,反了你了还....”杨青青说着便抡起手臂,再次狠狠地扇向锦悦,“看我今天不好好教训教训你,臭不要脸的贱人....”

杨青青的手掌并没有落在锦悦的脸上,而是在半空中停滞下来。

一只粗壮的手捏住了杨青青的手臂,一个浑厚的声音在两人的耳边炸响,“治安管理法第四十三条,殴打他人或故意伤害他人身体的,处五日以上十日以下拘留,并处二百元以上五百元以下罚款。看她脸上的印记,你已经打过一次了,这一巴掌再打下去,就是多次殴打、伤害他人,要翻倍处罚了....”

杨青青奋力收回自己的手臂,冷冷地盯着突然走进别墅花园的年轻男子和黑衣老人,皱眉道,“你们是谁?”

年轻男子从兜里掏出自己的证件,“我是警局的刑侦队长,何为.....”

“常言道,清官难断家务事,”杨青青斜瞥了一眼何为手里的证件,“这是我的家事,警察也管不着....”

何为收起证件,眉毛一挑,“谁说的,但凡是触及了法律的底线,家事也是公事,即便受害人不追究,司法部门也可以提起公诉....看来你真是不懂法啊,怎么着,要不要跟我回一趟警局,让我好好地给你普及普及....”

杨青青眼睛里的凶光立刻弱了几分,看了一眼地上楚楚可怜的锦悦,又瞟了一眼何为,咬了一下嘴唇,忿忿不平地跺了一下脚,对锦悦甩下一句,“别以为你做的事天衣无缝,等我妈从绿藤市回来有你好看的....”

说完,杨青青便挎着手提包,推开何为,大摇大摆地走了出去。

何为瞅了一眼杨青青的背影,啧啧两声,将锦悦从地上扶起来,掏出一张纸巾递过去,满目关切地问道,“没事吧?”

锦悦接过纸巾,擦了擦脸上泪痕,摆摆手,“没事....不好意思,让您看笑话了....”

“嗐,谁还没几个不讲道理的亲戚,该不好意思的是那女人....”何为挤出一脸憨厚的笑容,“刚才那人就是杨海的妹妹吧?待你很是蛮横霸道啊....”

锦悦点了点头,眼神复杂地说道,“天底下所有的媳妇儿都不讨姑嫂的喜欢,我都习惯了,没什么大不了的。”

站在何为身旁的黑衣老人忽然插话道,“她说的天衣无缝是什么意思?看她的样子不像是会轻易地善罢甘休....”

锦悦警惕地看向黑衣老人,“这位是?”

何为速即解释道,“这位是张教授,是本次案件专案组的顾问。”

“凶手不是已经抓住了吗,”锦悦微微蹙起眉头,“没必要设立什么专案组了吧....”

见何为想要开口进一步解释,张小满抢先说道,“毕竟是人命案子,还是凶杀案,肯定要谨慎一些,该走的过场是不能少的,不过你放心,这案子也不会拖太久,一周后就能给你一个满意的结果。”

锦悦总觉得黑衣老人有些面熟,却又想不起来,半信半疑道,“真的是这样吗?我也不是要催促你们,只是想让杨海早点入土为安。刚才青青之所以对我态度那么恶劣,就是因为怀疑我和那两个人勾结害死了杨海,只有等你们警方发了正式的通告,她才会消停下来....”

何为拍着胸脯,自信满满道,“放心吧,7天之后一定会有结果的!如果这期间杨海的妹妹又有什么过分的举动,你可以告诉我,一定会让你安稳地等到结果出来。”

“所以....你到底有没有和凶手合谋杀死你丈夫呢....”张小满仔细地观察着锦悦的表情变化,揉了揉鼻子,打了个哈哈,紧接着说道,“开个玩笑,别太当真。”

锦悦面色陡然一寒,“你这玩笑一点都不好笑....”

原本惊诧莫名的何为当即回过神来,急忙缓和气氛道,“您别介意,张教授就是喜欢开玩笑,没别的意思,他如果真怀疑您,怎么可能当着您的面儿问出这话呢,您要真是和人合谋杀死杨海,也不可能就这么说出来啊....”

锦悦脸上的寒意更甚了,“何警官,还没请教……今天你们到我家来有何贵干?我记得,该讲的我都在警局里说过了,这别墅你们也来来回回检查了好几遍,应该没什么遗漏了的吧……”

“先前就说了,走过场嘛....当然样子要做像一点,这样我也才好收警局给的顾问费....”张小满接过话头说道,“总不好拿了钱不办事,那不成骗子了吗。”

锦悦努力压制住心中的无名火,面色平静地问道,“那您打算如何走过场?”

“你忙你的....”张小满说着便自顾自地往别墅客厅房门走去,“当我不存在就行,我也不会乱翻什么不该翻的东西,只是随便看看....”

何为立马跟在张小满的身后,对锦悦投去一个歉意的眼神。

锦悦眼帘低垂,双手在裤子大腿边扯了扯,也跟了上去。

张小满忽地停下脚步,蹲下身子,指着花圃里的三色堇道,“这花不错,叫什么名字来着,平时老是在公园里看见.....”

“三色堇。”锦悦和何为异口同声答道。

“听说不同花色的三色堇花语不一样,红色的是思念,黄色的是喜忧参半,你这都不是啊....”张小满摘下一朵,捏在食指与拇指之间,“这又是什么新品种吗?”

何为见张小满招呼都不打就摘下别人园子里的花,冷汗直冒,咽了一下口水,“问就问,别动手啊...那是大型三色堇,花语是束缚。”

“不是什么好兆头嘛,怎么在家里种这玩意儿……”张小满撇撇嘴,随手将花仍在花圃里,拿出一张纸擦了擦手,又将纸巾收回衣服兜里,向锦悦致歉道,“对不住,刚才毁坏了你一株花,回头我去花市买一盆红掌赔给你。”

何为眼角抽搐一下,“你摘了人家的三色堇,赔人家红掌干嘛.....”

张小满轻咳一声,“红掌看着喜庆,而且寓意也好,红红火火....”

“不用了!”锦悦攥紧拳头,深吸一口气,不咸不淡地说道,“本来也是种着玩的,摘了便摘了.....”咬着牙齿,“但还请您高抬贵手,别再胡扯乱拔了,这里的一草一木都倾注了我和杨海的心血,还有....希望您尽快走完您的‘过场’,我一会儿还要出去一趟,杨海的葬礼很多东西还等着我去张罗……”

张小满比了“ok”的手势,作出一副了然的模样,双手背在身后,缓步走向客厅,却在快要到达客厅房门的时候拐了一个弯,顺着墙边走到一扇窗户下面。

何为抠抠脑门,指着张小满右手边的一扇窗户道,“张教授....错了错了.....那两个凶手撬的是您右手边那扇窗户....”

张小满干笑一声,并没有立即移步到何为指的那扇窗户,似乎在为自己的错误找补,“我都说了随便看看....你们先进去吧,我等下就进来。”

何为翻了一个白眼,尴尬地对锦悦说道,“那咱们先进去聊吧,正好我还有一些关于那晚的情况想要再向您核实一下....”

锦悦神情凝重地点了点头,心神不定地跟着何为走进客厅。她依稀记得,似乎之前王超便是从那个老人面前的那扇窗户翻进客厅的....

张小满歪着脑袋,盯着面前那扇窗户锁扣上的一深一浅两道痕迹,嘴角微微上扬,嘀咕道,“果然和我想得一样,看来这别墅夜里挺热闹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