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说是简单的功夫,就是复杂的也难不倒柯景年。

他刚点头应是,便感觉自己的腿被什么东西给咬住了。

柯景年皱眉,看来自己的身体与警觉性还是需要时间来恢复,不然一只小兽都能悄无声息的来咬他了!

他笑问白五月道:“你的宠物是在欢迎我吗?”

白五月分明听到风北辰嗷嗷的叫。

“你这个没安好心的家伙,朕要跟你决斗!”

白五月尬笑着摇头对柯景年说:“你误会了。”

风北辰转头对白五月吼。

“愣着做什么?都说了他不是好人,快把他给轰出去啊!”

白五月心道,你跟我吼什么?有能耐你去跟人家决斗啊!

打赢了我就听你的。

风北辰被忽视,彻底来了脾气,再下口,他打算不保留力道,见血方休。

柯景年挑眉云淡风轻的说:“我身上还有余毒残留,咬伤我对你可没有好处。”

风北辰闻言收起了自己的牙齿,改成低吼威胁。

白五月笑呵呵的对柯景年说:“我家小黑是不是特别机灵?他是听懂了你的话之后直接就怂了。够萌蠢可爱吧?”

柯景年笑着点头,其实早就看出了风北辰的不同,估计是只有灵性的。

风北辰不停的在解释。

“朕不是怂了,朕是觉得不能做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蠢事!懂吗?朕绝对不是怂了!”

“你怎么能说朕萌蠢可爱呢?朕是高大威猛的啊!”

“你怎么不理朕?朕现在就去咬他?我真咬了?我就要咬了...”

白五月低头看风北辰,用眼神说,你咬,你使劲咬,我看着呢!

风北辰被白五月的眼神刺激,满眼受伤的跑走。

柯景年问:“他不会有事吗?”

白五月摇头。

“这里的人都宠着他,不会有事的。我去把你介绍给程大爷。咱们可说好,南临河都是我的人,你得对他们好,不能高高在上的打击他们的自尊心。”

柯景年无奈的说:“我在你心里就是不可一世的吗?”

白五月点头。

“反正你拽的让我不想看你第二眼。”

......

南临河有了晨课,无论男女老少都要在早起锻炼半个时辰之后才能去做自己的事情。

他们需要起的更早,身体也更加疲惫。

但是他们很高兴能拿起武器在将来守卫自己的家园,这让他们有了更强烈的归属感。

只是没想到他们的晨课师傅跟他们城主的宠物不合,每天都在各种斗法...

在接下来的一个月里,东西南北四个城门楼都建设完成,只要把它们连接在一起,南临河的外城墙就要竣工了。

此时已经快十一月,南临河迎来了入冬后的第一场暴雪。

大雪在一夜之间堆积到了淹没成人小腿的厚度。

程村长担忧的对白五月说:“今年的大雪比往年来的早,咱们只能停工了...”

幸亏用来建设的大部分材料是白五月现取现用,不然他们都支撑不到这个时候。

白五月皱着眉头说:“连夜赶工,在三天内完成城墙的建设。”

时间刻不容缓,所有人冒着大雪在忙碌。

这个时候面带忧色的柯景年找到白五月,劝道:“让其他人去忙。你是女子,又是城主,何苦亲力亲为?”

白五月并没用停下自己的劳作,皱着眉头让柯景年让开。

柯景年却是纹丝不动。

白五月怒了。

“多一个人,就多一份力量。南临河的城墙就是这样在所有人的努力下建成的。你只是借住在这里的过客,希望你不要干涉我的事情。”

柯景年眼中闪过瞬间的失落,但很快他又重整了精神,加入了赶工的队伍。

以前只把目光放在白五月的身上,切身体会过之后,柯景年才发现南临河的所有人都没有掉队。

每一个人,就连小孩跟妇女也在做着力所能及的事情,哪怕只为建设填了一块砖。

但城墙却以一个不可思议的速度在加速完成,让柯景年内心震惊。

只是白五月已经有两天没有休息了吧?

他实在忍不住,贿赂了送饭的齐婶子,悄悄靠近白五月,殷勤的问:“五月,先吃饭暖暖身体好不好?”

白五月看了他一眼,问道:“怎么是你来送饭?”

柯景年:“我求了齐大婶。”

白五月撇嘴刚要开动,便听到风北辰的声音。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说不准他在你的饭菜里加了什么东西,朕觉得还是小心为上。”

白五月身体疲惫,心情烦躁。

这一人一兽的各种争斗都持续了多长时间了?

别说柯景年不会反击,这人就是个腹黑,笑着绕弯报复风北辰,坑兽不眨眼睛。

他们就算是要斗到天荒地老,也得分个时候。

难道看不见现在所有人的疲惫吗?

白五月凶风北辰:“你别添乱!”

风北辰被白五月凶过不只一回,通常越挫越勇。

这一次,他是切实的看到了白五月不耐烦的眼神,感受到了心灵的重击。

没错,他被扎心了。

在白五月的眼里,他只是一只任性的小兽吧?

只有柯景年,在她的眼里才是男人吧?

从出生开始便不知什么是自卑的风北辰彻底的丧失了自信,又转头跑了。

这样的事情不是第一次,白五月并不介意,而是继续吃饭搞建设顺便忍受柯景年的各种嘘寒问暖。

快要入夜的时候,南临河城墙被填上最后一块砖,众人热泪盈眶。

“太好了,咱们的城墙终于建成了!”

“以后咱们就真的是南临河城了啊!”

“我从来就没有觉得像现在这样安心过!”

“以后咱们不怕那些马匪跟野兽了!”

......

白五月笑着对所有人说:“大家辛苦了,但咱们只是迈出了第一步而已。今天大家回去好好休息,咱们休息好了再继续努力!”

落下了心中的大石,所有人归家的脚步都是轻松的。

白五月也回到家中,龙凤胎已经帮她准备好了热水沐浴。

她欣慰的摸了摸龙凤胎的头。

“真棒!姐姐有了你们可安心多了。”

白五月连饭都没吃,洗过之后就要睡下。

朦胧之中,她感觉身边空荡荡的少了点什么东西。

白小叶是被齐婶子带回家睡的...

那就是小黑,小黑去哪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