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铺 > 黑客撞上黑道 > 六十九,初涉江湖

唐英杰在帮派之风盛行的榆树沟慢慢长大,耳濡目染,潜移默化,他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无不沾染了帮派色彩。

那时候,他的梦想就是有自己的公司(帮派),他就是唐总(帮主,大哥),手下有一帮小兄弟,靠他的公司吃饭,看他的眼色行事。他带领着兄弟们“险中求富贵”,虎口夺羊肉。

那时候,唐英杰天真的认为,当大哥是世界上最幸福,最快乐的事儿。鼓鼓囊囊的手包里总是有成捆的钞票;出来进去要么坐路虎揽胜,要么坐大奔600;无论到那儿,都有小弟前呼后拥;逢年过节,偶尔带领小弟到酒吧,夜总汇消遣,大把花钱,大杯喝酒,找最漂亮的妞儿,妞们儿看着钱眼睛发绿,个个象发情猫一样围着他转,一个比一个浪,一个比一个嗲,为的是讨他欢心,多弄几张票子。

那年,唐英杰高考落榜,从县城回到榆树沟老家。

唐英杰家也有一百多株葡萄,但光凭这一百多株葡萄的收成,想过上体面的生活,想盖房子,想娶媳妇都是不太可能实现的,离他的大哥梦就更遥不可期了。

唐英杰老爸不让他下地干活儿,劝他回炉重考。

“不管啥时候,文化人都有饭吃。”这是老爸的人生哲理。

唐英杰摇头,他知道自己无论怎么用功也成不了学霸,再回十次炉,也考不上重点大学,念一个有名无实的什么学院,就是浪费家里的钱,也浪费他的时间。

唐英杰要闯社会,要赚钱,要有自己的公司,要当老大。

唐英杰应聘的第一家公司是“韭菜帮”,控制着韭菜的种植,收购,贮存和交易;垄断着当地韭菜的本地供应和对外销售,生意冷门,竞争少,利润虽薄但生意稳定。

唐英杰在“韭菜帮”只上了三天班。

这家公司师徒化管理,公司老总叫师傅,师傅一身皇帝范儿,张口闭口:“端着我的饭碗,就得听我管。”师傅下边是数个师哥,师哥带小弟,全部人马不到二十人。

唐英杰入伙得先拜师哥。

唐英杰拜的师哥比他大六岁,虽然只是个师哥,却拿着比师傅还师傅的谱儿,对唐英杰举手就打,张口就骂。好像唐英杰端着他的饭碗。唐英杰受不了师哥的打骂,请个病假再也不去了。

唐英杰应聘的第二家公司也没上几天班,老总突遭仇家暗算被打成血葫芦,住了医院,经过抢救保住了性命,基本成了废人。

老总废了,公司停摆,唐英杰是新入伙的,自由解散回家了事。

初涉江湖,出师不利,屡受挫折,唐英杰有点灰心,看来大哥没那么好当,原来江湖也不好混。

唐英杰在家闲着没事,又想起老爸的话:“不管啥时候,文化人都有饭吃。”

唐英杰开始犹豫要不要回炉重读,考个什么大学读读,回想几年的学校生活,甚为怀念,其实自己并不笨,只是不能下死力用功。

唐英杰犹豫不决。

这天,唐英杰上街去理发,偶遇初中同学富贵,富贵正带着一个客商收葡萄,他现在是葡萄帮的人。

富贵问唐英杰在干什么?

唐英杰说我要理个发。

富贵说我问你还念书呢吗?

唐英杰说啥也没考上,不念了,呆着呢。

富贵嘿嘿一笑说:“跟我一起干吧,我正缺个帮手。”

唐英杰加入葡萄帮。

加入葡萄帮并不拿固定工资,帮主只管每天三顿饭,随时听帮主调遣,接单子,在本帮地盘上,领着货商挨家挨户收葡萄,保证货商安全,维护货商利益,也不能让种植户吃亏,交易达成后,帮主拿提成,马仔也拿分成。当然是帮主拿大头,马仔拿小头。

榆树沟的葡萄出名,葡萄帮的生意红火。

唐英杰入帮的第二天,他跟富贵便接了一个大单,两人带着货主跑了三天,在本帮地盘上没有收够数,为了让货商满意,以后继续做生意,富贵耍了个小聪明,在邻近帮的地盘调货,趁天黑把货运过来,凑够数量,完成了这一单生意,富贵和唐英杰各分了几百块钱提成。

没有不透风的墙,事情很快就败露了。

事情败露就不是马仔的事儿了,成了帮主大哥的事儿。

帮主大哥都是有靠山的,他们的靠山是社会大哥,社会大哥都是在地面上吃的开的人物,这类人物常常有体面的身份,如官场实权人物,优秀企业家,成功人士等。各种关系和利益纠缠在一起,他们负责维护帮派规矩,摆平官府,专门平事儿。

按照帮规,由社会大哥出面,请两个利益方的帮主坐下来协商。一般情况下,受损的一方要求加倍退赔这单生意的所得;挑事的人安排一桌酒席,表示赔礼;在酒席上帮主大哥要打挑事儿的马仔三个耳光,以儆效尤,这事儿就算了了。

其实,说是打耳光,一般都是象征性的,并非真打,目的是警示他人,杀鸡儆猴的意思。

但这次对方提出的条件有点欺人太甚,除了加倍赔偿,打富贵和唐英杰耳光外,还要求帮主开除富贵和唐英杰,不然见一次打一次。

俗话说打狗看主人,对犯错的马仔怎么处置是帮主的事儿,现在对方提出要求,用外交辞令说,这叫干涉主权,是对帮主的羞辱,这时候帮主如果退缩了,被认为是好欺负,对方事后往往得寸进尺,直到霸占地盘取而代之。

如果帮主不退,事情就复杂了,那就得“摆场子”。到了这步田地,社会大哥一般就退出了,因为“摆场子”涉及暴力,常常演变为刑事案件。

“摆场子”有摆场子的规矩,比如帮主对帮主,徒手决胜负,胜者通吃,负者退出江湖,让出地盘。

也可以马仔对马仔;确实人数,可以一个对一个,也可以几个对几个。当然,这都是老规矩,实际上,守规矩的人不多了,歪门邪道的人越来越得势。因此,这类“摆场子”常常演化成黑帮间的一声混战。大鱼吃小鱼,大帮灭小帮。

有些规矩被破坏了,有些规矩仍然被遵守,比如黑帮间斗殴时马仔死伤从不报官,花钱解决;报官被人瞧不起。

摆场子时有人踩了雷,进了局子,只要宁死不招同伙。同伙会使钱打点营救,工资照发,公司有照顾其家人的义务。

进去的人扛住折磨,守口如瓶,保护同伙,将来出来便是英雄,极受尊敬,具备了当大哥的资格;如果招了同伙便是混蛋,出来以后见不得人,他的家人也会遭到残忍的报复。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只要有利可图,便会引来争食者。

榆树沟的葡萄和苹果就如一块喷香流油的肥肉,引逗着争食者你抢我夺,大打出手,以命相拼。

两个帮主决定摆场子以后,社会大哥知趣地退出。两个帮主商量好了摆场子的时间,地点,和人数。

酒席不欢而散。

人类社会,聪明人往往不守规矩,而不守规矩的常常是胜利者。

唐英杰的帮主自恃身大力不亏,手下的马仔也能打能拼,没把对方放在眼里,梦想着通过这一战放倒对手,全面接管对方的地盘,扩大势力。

天知道,对方用了阴招儿,在去摆场子的路上,唐英杰的帮主被一辆大货车迎头相撞,车上的人两死两伤,帮主当场毙命。

唐英杰和富贵因为坐在后一台车上,逃过一劫,但那血腥的场面让他终生难忘。

帮主丧命,对方赶尽杀绝,公司解散,对方理所当然接管地盘,马仔们跪拜新大哥;就如梁山泊火拼林冲杀了王伦,喽啰们立即伏地跪拜,摆酒设宴迎接新主子。

富贵和唐英杰选择退出,富贵去了山东学习厨师手艺,唐英杰赋闲在家。

唐英杰无事可做,老爸担心他再入江湖,招惹是非,便给唐英杰的姐姐写了一封信。

唐英杰的姐姐唐英梅前年从会计学校毕业,分配在顺安城建局当会计,姐姐很快回信,承诺一定给弟弟安排个合适的工作。

唐英梅天生丽质,聪明伶俐,能言会道,在城建局甚是打眼。

一个女孩子乍到新环境,渴望有个靠山;城建局局长垂涎唐英梅的美貌,工作上倍加关照,生活上虚寒问暖,自然而然,二人关系非同一般。

那年顺安城大力发展自来水,口号是:户户喝上自来水。自来水公司维修队扩编招工,有唐英梅居中介绍,城建局长高级碳素笔画圈儿,唐英杰进了自来水公司维修队。

唐英杰从此离开了榆树沟,这也是母亲的遗愿。

富贵去山东投奔亲戚学习烹饪,学成归来给一个老总作专职厨师,成为老总信任的人。

几年后老总承包了一片山,要建五A级风景区,富贵被派去当了保安队长,手下有了几十号人。

富贵结婚时唐英杰没收到邀请,事后得到消息,专程赶去。两人把酒言欢,不胜感慨;唐英杰从不喝酒,那天喝起了啤酒,富贵喝白酒。两人都喝多了。

那时唐英杰已经有了自己的公司和兄弟,正雄心勃勃进军房地产,请富贵来顺安发展;富贵说这个老总对他很好,不忍离去,以后再说吧。

唐英杰离开榆树沟以后很少回去,榆树沟留给他的记忆灰暗,痛苦;唐英杰心里有一道一直流血,永不愈合的伤口:因为五千块钱手术费,母亲病死在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