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铺 > 剧本游戏进行中 > 第十四章赠花予卿

许瑾没再开口,皇帝也没再说话,二人默默相对做自己的事,许瑾真的把全篇的《帝鉴》抄完,皇帝才让他出去,临出去前皇帝叫住了他“父皇就拭目以待看皇儿如何掌控天下”许瑾回身行礼应了声是走了出去。

许瑾沿着太极殿后面的巷子的走着,穿过后花园在湖心亭看到了太后,许瑾悠悠过去“拜见皇祖母,后日就是皇祖母的生日,应该高兴才对,怎么皇祖母一直愁眉不展呢”

太后没有了昨日他们一起拜见时的慈眉和睦“太子应当躬勤政事,不应整日往后花园跑,退下吧”太后看也不看的挥了挥手,手腕上的白色纱布衬着暗黄色的袖袍尤为刺眼。

许瑾看着太后的手腕,太后看过去“太子”

许瑾回礼道“孙儿只是看到湖里的锦鲤将小鱼都围在自己的鳍下,想到了一则感人至深实际引人发笑的事,相传西晋时期,官不作为,民不聊生,颗粒无收,饿死的大有人在,但就有这么一户人家的务农女在路边捡到了一个小婴儿,看他可怜,硬是活生生靠自己的血肉将他喂养长大,人们都说血浓于水,不是亲生的尚且如此,若是亲生的还不知道得怎么疼爱,但事实真相是那务农女知道那婴儿父母并非常人,养着他往后能够得到赏赐罢了,甚至不惜自己的孩子被活活饿死”

太后皱眉“太子这是在取笑本宫如那务农女一样!只是贪念荣华富贵所以才将亲子扔在一旁”许瑾忙作揖道“孙儿不敢,只是突然想到并未有影射他人的意思”。

太后冷哼一声拍桌而起“若是养子知书达礼,温柔良善,亲生儿子杀人不过头点地,如财狼虎豹般令人觉得可怖,你怎么抉择,未知全貌不予评判,哀家一介妇人尚且知晓,太子多年的书终究是白读了,就跪在此地一个时辰想清楚再起来吧”

说完拂袖而过,留许瑾一个人跪在这里,许瑾跪在原地侧耳听着脚步声远去站起身掸了掸身上的土“有点难办啊”

回到了昨晚居住的宫殿天已经黑了,许瑾才进入内殿太子妃就粘了上来“太子殿下”说着又要嘤嘤嘤,许瑾扫了一圈“将军夫人呢?”三皇子接上“我们自早上就没有看见过她了”许瑾拉下脸来,拂开太子妃“我出去一下”三皇子拉住他“现在天已经黑了,还是不要出去比较好”

许瑾自顾自的走出去,三皇子扫视了周围一圈不想搭茬的人,跟着许瑾出去了,太子妃和将军对视一眼“傻子”不知道是谁说了一句,内殿中没有一人说话。

许瑾走出去掏出怀中昨天捡的瓶子打开,里面剩余一点点的味道,许瑾把最后一点倒在自己嘴里,果然是血,伴随着眼睛一阵刺痛再睁眼巷子的两边全是各种各样的鬼,有宫女和太监,也有一些大臣抱着自己的头漫无目的的晃悠,看来大臣们还是砍头的比较多,宫女太监们就各式各样了,有浑身青紫柔弱的被打死的,还有浑身血痕的,还有浑身焦黑的,毫无神情的或矗立在宫门口,或打扫着巷口。

林彦召就在许瑾的耳旁拼命说着人丢了人丢了,许瑾看着“还活着,你最后一次见她是在哪里”林彦召领着许瑾往前飘着,三皇子跟在许瑾身后,飘到了四皇子夫妇的尸体旁“我们就是在这里,她说害怕不敢走闭着眼睛让我带她,我在前面带着带着突然感到一阵寒冷,等我缓过神她就不见了”

三皇子知道许瑾在跟什么人说着话,在一旁静静等待,三皇子本身是个书呆子,不太擅长推理,但他懂得看人,跟太子殿下在一起,好过跟那一堆人却没一个有用的人在一起。

听完林彦召的话,许瑾带着林彦召过去,林彦召刚飘到那边,整个鬼就开始扭曲,青紫的脸也开始变黑,林彦召拼命往后退,脸色慢慢转青,许瑾往前走了几步,这一片地方最为寂静,实质上的连个鬼影都看不到,如果不是这片地方连鬼都嫌,那就是这里有更厉害的东西,许瑾觉得后者是对的。

许瑾一个人往前走,看了看那座荒废的宫殿的牌匾“你知道这里以前住的是谁吗?”林彦召离得远远的答道“这是皇贵妃的宫殿,小时候的皇上和三哥住这里,后来皇贵妃母家谋反,皇贵妃被囚禁冷宫,这座宫殿就没有再住人了”

许瑾看着宫殿门口断掉的锁,冷笑道“看来,一直住着的,就是不知道是人是鬼了,你就在这里守着,如果将军夫人一个人出来了,你就带着她去太极殿找皇上”说完看了一眼三皇子,三皇子才恍然这句话是跟他说的,点点头,许瑾缓步进入了宫殿。

门口正对着的是一座很大的宫殿,左右两边是稍小一些的宫殿,左边的又要比右边小一些,许瑾看了看,转身进了左边那座小宫殿,里面房间很小最多的就是学习的东西,所有东西保存完好而且干净整齐一尘不染,书桌上的砚台挂着的毛笔,虽然有些旧了但还是好好的摆放在书桌上,书桌后有一大书架上摆放着一些四书五经、《吕氏春秋》、《战国策》、《史记》、《资治通鉴》等一些治国之道的书。

许瑾转了转走了出来去到了最右边的宫殿,这一座宫殿都荒废了,里面破烂一团,但是通过里面的桌子和床来看,不难看出以前是怎么的金碧辉煌,许瑾略看了一眼,找出了书房的地方,不出意外,这里面也是价值连城,就连普通的一只毛笔也能看出价值不菲,但现在只是蒙在灰尘之中,桌子后有一个小书架,上面也有一些《孝经》、《庄子》、《老子》、《孙子兵法》等一些书。

许瑾拿过一本《孙子兵法》翻开里面竟是《碧玉楼》话本,许瑾翻着其他书,无一例外都是一些在古代被禁的言情话本被一些史书封面包裹住,许瑾拿着手里的书怔愣了一会儿笑笑,把书放了回去不再查看,走进了中间那座最大的宫殿。

那座最大的宫殿里面大气奢华,不难想出以前这宫里的主宰是多么备受宠爱,许瑾刚一走进,身后的门便被砰的一声关上了,手上的烛灯也被那门风熄灭,一声女人的轻笑从后殿传来,许瑾缓慢往前走着似是没有看到从头顶的横梁处慢慢伸下来一根白绫,眼看就一步许瑾就要将头就要穿过那根白绫。

他停下了脚步,笑了一下,从胸口处掏出一个火折子点燃烛灯,将眼前的白绫烧断“这些小把戏还是省省吧”后殿没有了声音,许瑾也停在原地屏息等待。

许久内殿中好像有什么东西,悉悉索索的在地上摩擦着,只一息功夫就从内殿中爬出几个黑漆漆的没有小半身的人在地上缓慢向许瑾这边移动着,许瑾吹灭灯,就夜晚看不清的环境静静站在原地,等他们快要爬到许瑾身边眼看就要抓住他的衣摆,许瑾闪身跑进了内殿,地上的:“······”。

乔霜又不是她,衣着暴露的躺在床上看着许瑾“怎么了,太子殿下~~~”许瑾看着侧卧在床上的乔霜“出来”乔霜慢慢坐起身,缓缓走到许瑾身边摸着他的脸“这个小姐可是自愿的,和奴家没关系,要怪就怪你自己让人家伤心了”

“我们之间的事也与你毫无关系,不给你的二皇子好好打扫房间来这里做这些勾当,不怕你的二皇子生气吗”乔霜立马直起身“你去啊,你前脚走,我后脚就杀了她”看许瑾不说话,乔霜以为握住了他的把柄又放松下来“去啊,怎么不敢吗?”

许瑾静静的看着然后笑道“本来我还不知道左边那座宫殿到底是谁的,但是现在我知道了”乔霜转身看着许瑾“还真是很聪明呢,难怪把人家小姐耍的团团转,为你出生入死,你却拉着别家的小姐先溜走了”

许瑾不说话,乔霜看许瑾脸色变了笑道“从你们进宫我就在观察你们每一个人,你是这里脑子唯一清醒的,你很聪明所以我也不敢随意行动,本来我是想带你的太子妃来的,但是据我观察,你好像并不喜欢你的太子妃,反倒是在看不见的地方时时看着这位将军夫人,真是有趣,所以我赌了一把你敢不敢为她来,事实证明我没看错你,我要你把太皇太后带来此处,用什么方法随你,但是我要见到人”

许瑾笑笑“就这么简单?”乔霜“简单吗?那就请吧”“我凭什么相信你?”“你不信也得信!”

许瑾拉下脸“我要你现在放了她,才答应你的要求,否则,今日我一定拼死救出她”许瑾找了个位置坐下“等了许久好不容易等到一个能办成这件事情的人,要不要随你,对她的事情,我没有耐心,你最好快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