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铺 > 何以安归途 > 第15章:背后灵之莫名迁怒

林归一是在梦里快要坚持不住的时候醒来的。

她盯着上铺的床板,喘着粗气,即使已经醒了,但梦里那种肺部的氧气被挤压干净,火烧火燎的疼痛感,却还历历在目。

奇怪,明明是在做梦,为什么感觉那样真实,真实到,她在梦里对巫行的仇恨,也带到了现实中。

所以今天在食堂里碰到巫行和韩彬的时候,她没忍住,对巫行翻了个白眼,生气地走开了。

倒是惹得巫行和韩彬有些莫名其妙。

韩彬摸了摸鼻子,本来看到大美女,还想去打个招呼,这样一看,还是算了吧。

但他却十分好奇,贼嘻嘻地问巫行:“会长,你是怎么惹到人家大美女了?为什么人家都不搭理你?”

他都没跟大美女说过几句话,当然不可能是他惹得,那就只能是他们会长了。

巫行不知道,巫行也很委屈,昨天还好好的,今天怎么突然这样了?

不过,巫会长是不会让人轻易看出来的。

所以他冷哼了一声,状似毫不在意地走了。

课间,方一诺突然凑到了林归一旁边。

林归一看她的神情,就知道又要分享新的八卦了。

没等她开口,坐在林归一另一边的范淼淼便开口问道:“怎么了?又有新的八卦?”

“嘿嘿,”方一诺贼笑一声,开口道,“我们学校,要重新选举校花了。”

“真的!为什么?”范淼淼十分激动。

“因为原来的校花毕业走了,今年的新生又有特别多美女,所以很多人都同意重新选举。”

“原来是这样,”范淼淼突然两眼发光地看向林归一,开口道,“归一,我们帮你报名吧,你这么漂亮,一定可以成为校花的。”

林归一闻言,莫名其妙道:“成为校花会发钱吗?”

范淼淼一愣,摇了摇头:“没听说过。”

“能保研吗?”

“不可能吧。”

“那我为什么要像怡红院的头牌、砧板上的肉一般,把自己摆出来,让别人评头论足啊?”

范淼淼和方一诺被林归一的话问傻了,好半天才反应过来。

方一诺道:“虽然没什么实质性的好处,但是一旦评上校花,大学期间的择偶权,就不用愁了!”

“我本来也没有愁呀。”林归一低头看着手机,随意回了一句。

她的本意是,找对象靠的是缘分,不是脸。

不过范淼淼和方一诺却误会了她的意思。

两人相对无言,都在心里呐喊:凡尔赛啊凡尔赛,真是旱的旱死,涝的涝死!

三人聊得投入,没有看到坐在后面的李梦瑶,看着她们时那凶狠的眼神。

林归一,先让你得意一会儿,等着!

李梦瑶恶狠狠地想着,揉了揉自己酸疼的肩膀。

以后不能再熬夜了,只熬了两天,肩膀就疼得厉害。

下午放学,林归一一个人去吃饭。

范淼淼这两天看上个帅哥,天天嚷嚷着减肥,晚上不吃晚饭,还非得拉着甄子琪一块儿。

没办法,林归一只能自己去吃。

快到食堂的时候,正好看到巫行和韩彬迎面走来。

经过一天的沉淀,林归一心中的怒意下去了不少,但现在依然不想搭理巫行。

想着两人可能没看到她,所以一拐弯,往另一条路上走去。

但凭着巫行的好眼神,怎么可能没有看到她,早上便感到疑惑,但因为正好有事情,没有多想。

现下见她还是对自己视而不见,便更加疑惑。

巫会长是个行动派,有了疑惑从来不会积压在心里,委屈自己。

于是他将手中的东西全部扔给韩彬,留下一句“在这等着”,便追着林归一而去。

他三两步追上林归一,二话没说,拉着她往更加隐秘的角落而去。

林归一骤然被他拉住,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学长?”

巫行没有回答,沉默着将她拉到一栋楼后。

巫行回过头,质问道:“你怎么回事?”

林归一看着他的表情,与梦境中质问她的巫行一模一样。

她垂下眼睛,装傻道:“我不明白学长的意思。”

“不明白?”巫行眯眼,“今天见到我,为什么不理我?”

声音是冷冷的质问,但不知是不是林归一的错觉,她竟然在这句话中,听到了一丝委屈。

林归一抬眼看向巫行,见他依然面无表情,但眼睛却直直地盯着她,仿佛一定要在她这里得到一个合理的解释。

林归一疑惑,她与巫行一起看周琰热闹的那天,曾经亲眼目睹,凡是注意到巫行的同学大多都会故意绕着他走。

有个别胆大的,经过巫行身边的时候,也会垂下眼睛,匆匆叫一声学长便跑了。

想必巫行也早就习惯了别人对他的惧怕,为何偏偏对她的视而不见,这么在意呢?

林归一不明白,不过,她突然就释怀了,她认识的巫行,并不像梦里那样冷酷无情,而是一个面冷心热的人。

就在前两天,他还帮她解决了一个大麻烦。

想到这里,林归一不好意思地对巫行道:“对不起学长,我今天心情不好,不想把坏情绪传染给你,所以才没有理你,你别介意啊!”

“为什么心情不好?”巫行问道。

“额……”

为什么?她也不知道啊!她本来就是随便找的借口。

“不能说?”巫行皱眉。

林归一犹豫了一会儿,点了点头。

巫行张张嘴,又闭上了。

他道:“罢了,以后心情不好可以跟我说,不要装作一副不熟的样子。”

林归一刚想应下,突然觉得不对,于是道:“学长……我们……好像……本来就不怎么熟吧?”

林归一说的小心翼翼,但她没说错啊,他们总共也见了不过几面而已,确实谈不上熟。

但巫行听了她这句话,却仿佛十分生气。

瞪了她好一会儿,突然转身,头也不回地走了。

林归一顿时反应了过来,她刚才说的那句话,有多伤人。

她连忙小跑着追上去。

韩彬抱着一堆东西,还在原地乖乖等着,结果就看到自家会长气势汹汹地走来。

这表情!

这气势!

吓得他条件反射地后退了一步。

结果巫行半分眼神也没有分给他,经过他身边,继续气势汹汹地走了。

韩彬刚松了口气,然后就看到林归一小跑着走来。

他连忙空出一只手来,拉住林归一。

“唉唉唉,你去哪?你不会要去追会长吧?”

林归一停下脚步,急道:“对啊!”

“你可千万别去,会长这个表情,说明正在气头上,你现在过去,下场会很惨的。”

说完,便自己先抖了一下,仿佛回忆起了什么可怕的事情。

“多谢学长,但我必须要去道歉。”

林归一说完,便挣脱开韩彬拉着她的手,快步追上了巫行。

道歉?难不成是她惹得会长?那就更不能过去了!

韩彬实在是不忍心看着大美女挨他们会长的训斥,连忙跟在后面。

结果就看到了让他目瞪口呆的一幕。

只见大美女竟然胆大包天地拽着他们会长的胳膊,而他们会长,竟然没有甩开她?

这还是他们极度排斥肢体接触,绝不允许任何人碰的会长吗?

林归一拉着巫行,发现自己即使是拉住他的胳膊,也丝毫阻挡不了他的脚步。

于是只能保持这样的姿势,开口诚恳道:“学长,对不起,我错了,我道歉!”

“错哪了?”巫行冷冷道。

“我不该说我们不熟。”

“你没说错,我们确实不熟。”

“不不不,我们……”实在说不出他们很熟这样的话,只能改口道,“虽然现在不熟,但慢慢就熟了。”

巫行没有开口,也没有停下脚步。

林归一看着巫行面无表情的脸,不知为何,她能够感觉到,巫行现在的确是在生气,但是又似乎没有那么生气。

她想了想,试探道:“学长,你前两天帮了我的忙,我还没有感谢你呢,要不我请你吃饭吧?”

巫行突然停下了脚步。

林归一没有防备,一下撞到了他的身上,连忙直起身,稳住脚步,抬头充满希翼地看着他。

巫行低头看她,冷冷地问道:“真心的?”

林归一用力点了点头,以表示她的真诚。

“好吧,”巫行终于松了口,“什么时候?”

“就现在吧,学长应该也没吃饭吧?”

巫行刚要回答,韩彬突然挤了过来,兴奋道:“没有没有,我们都没吃,我可以去吗?放心,我吃的不多。”

林归一看着眼前笑容明媚的大帅哥,笑着点了点头:“好啊!”

韩彬脸上的笑容更加灿烂,丝毫没有发现身后的巫行,那恨不得吃了他的眼神。

如果眼神可以化为利剑,恐怕韩彬此刻早已千疮百孔。

不一会儿,三人便出现在了校外的烤肉店里。

韩彬是个话唠,刚坐下便对林归一热情道:“正式认识一下,我叫韩彬,现任职校学生会副会长,学妹怎么称呼?”

林归一客气道:“我叫林归一。”

“归一啊,好名字!”韩彬毫不见外道,“过两天校学生会就要招新了,归一要不要来试一下?”

林归一没有见过他这般自来熟的人,多少有些无所适从。

“我没想过要去学生会呢。”

“为什么,进学生会多好啊,有很多有意思的事情哦,而且还能得到锻炼,两全其美,快来吧。”

韩彬极力推荐着他们学生会,若是大美人真的来他们学生会,那岂不是每天都能饱饱眼福?

这时,巫行突然开口道:

“肉来了,烤肉!”

韩彬条件反射地回应道:“好啊,烤吧!”

……

没有人回答他。

韩彬看看面前盯着他的两人,指了指自己,道:“我烤?”

“我不会!”巫行回答的十分理直气壮。

“我也不会。”林归一不好意思地笑笑,回答的十分歉疚。

韩彬只能认命,委委屈屈地去烤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