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铺 > 不为之为 > 第六十二章:再次出手

对于白不为帮助异能局那边破解修仙古物符文一事,白强和云秀两人听后都赞同儿子的行为,言道只有国家强盛了,才能有个更加稳定的生活环境,今后有类似的事情,哪怕不要报酬该帮也得帮。

至于留意修仙古物一事,其实不用白不为提醒,早在得知青莲玉牌的存在后,白强和云秀夫妻俩就记住刻在上面的符文图案,时刻留意着身边是否有类似物品。

为此两人还专门跑去安平市古玩街溜达了一圈,可惜一无所获,别说疑似修仙古物的物品,就是普通的古董也极其稀少,大多是赝品。

闻听父母说出的这种情况,白不为也不意外,毕竟一些政府机构以及传承门派和家族,说不定多年前就开始收藏那些古物了,如今还能流传在外必定是极少数,之前也去过一次古玩街,同样没有发现特殊之物。

好在暂时有大量灵石和品级较高的灵酒,相当长一段时间内不缺修行资源,寻找修仙时代流传下来古物的事不急一时,慢慢来就好。

离开父母家之后,白不为又分别前往爷爷奶奶和外公外婆家,送出稀释过的灵酒和储物玉符,稀释过的灵酒不仅味道差,而且效果大减,中间还会浪费大量灵气和药力。

不过,爷爷奶奶外公外婆等人年龄颇大,尽管有布置的符阵存放灵石形成合适的修行空间,但倘若没有其他外力相助的话,离修炼入门遥遥无期,只好浪费一点灵酒了。

给父母家人分别送去灵酒和储物玉符后,白不为便回到自家别墅进入修炼之中,尽管在异界密室已经修炼了近三十年,但脑海中的传承知识太过磅礴,需要参悟修炼的东西太多。

何况最近又获得多篇新的传承,修炼起来感觉时间都不够用,这让一向爱学习的白不为不想浪费太多时间在无意义的事上,专注于自身提升。

好在有筑基中期的修为打底,又有远超境界的神识相助,再加上多年的修炼经验,一些传承道法修炼起来入门不难,剩下的就需要水磨工夫慢慢领悟修炼了。

由于白不为专心学习和修炼,对于社会上的一些事没有去关注,自是不清楚高上家人的一些举动,以其性格,即便知道估计也不会出手去管。

毕竟对方的行为算是常规商业操作,不好出手去干涉,不然政府那边早就出手了,更何况要是每件事都要伸手去管管,累死也管不了,还是尽量提升自身实力要紧。

暂且不说白不为修行上的事,周颜自经历那晚之事后,心态发生了不少变化,不再寄望于签约公司发展,而是想着今后能否创立自己的工作室,暂时没资金,没资源,没人脉不要紧,反正才大二,可以慢慢积累,初期可以自主创作为主。

后来之所以要拿高云的五百万,除了本就没想过要出面指证高上之外,也是想着有一定的资金在手,更好办事,至少可以为今后的发展打好一定的基础。

当然,周颜没打算拿这笔资金直接建立个人工作室,还是按照计划中创作歌曲为主,创作歌曲需要灵感,因此难免需要出去采风寻找灵感。

周六这天中午和室友吃过午饭后,周颜提出前往学校附近的一座小山游玩,既当锻炼身体,又可以饱览自然风景,说不定能够找到一些创作灵感。

怎奈室友没有爬山的爱好,嫌累说下午要睡个懒觉,晚上思路清晰才好想写歌的事,于是约定好晚上再见,便各行其事。

没想到,当周颜独自一人背着小包走到半途时,突然被人从后面打晕,接着被塞进一辆面包车扬长而去,遭袭击的地方虽不算偏僻,但人流量极少,所以无人看到这一切。

醒来时,发现自己绑在一把椅子上,口中塞着布包,无法开口叫喊,周颜心中惊恐万分,立即扭动挣扎起来。

“别乱动,你身上有一枚炸弹,足以将你炸个粉碎,小心别让炸弹引爆了!”

身后传来一道恐吓声,扭头看过去,只见一名满脸皱纹的老太婆矗立在那里,面上没有什么表情,眼神中透着冷色。

老太婆走到身前,冷冷地道:“我已经用你的手机将你这个样子拍照发给你父母了,相信他们早已报警或者找其他人帮忙,不过,应该没人能够找到这里,剩下的只需慢慢等待就好,放心,事情顺利的话,很快就可完好地放你回去!”

原来,这一切都是高云及其父母的手笔,找人绑架周颜也是种试探,看看能否借此找出神秘人,在这之前已经做好充足的和神秘人谈判准备。

周颜家在邻近的安宁市,父母是做连锁餐饮行业,颇有资产,周父看到女儿手机发来的被绑照片大惊失色,一时间有点手足无措,第一反应有人要绑架勒索,可是对方仅仅发来一张照片便再无音信,拨打女儿手机也打不通。

无奈之下,只好选择报警,案子发生在安平市这边,具体情况也不知怎样,安宁市这边国安局也不好直接插手调查,当先和安平市国安局这边取得联系,说明情况。

安平市国安局这边了解情况后,立马安排人手调查,第一步当然是前往安平大学询问周颜的同学室友,与此同时,周颜的父母也安宁市国安人员的陪同下,心急火燎地驱车前来安平市。

经过初步调查了解后,安平市国安局这边只能确定周颜是在去学校附近的小山途中消失,可惜途中有一段路程没有监控,无法了解具体情况,只得从过往车辆排查。

同时也无法了解绑匪的意图,周颜的手机仅仅发出一张被绑照片,而手机应该被毁坏或者其他什么情况,无法跟踪定位,绑匪之后也没有再和周颜的家人联系沟通提要求。

整个案情透露出一股诡异气氛,要不是找不到周颜的人,再加上那张被绑照片,都怀疑报的的假案,哪有绑完人后发出一张照片就了无音信的绑匪,怎么得也要提点要求吧。

从安平大学到附近小山那一段路来往车辆不多,通过排查发现那辆面包车可能有问题,之后也在另一偏僻之地找到这辆面包车,可惜除了查出是辆盗窃车辆外,别无有用信息。

直到第二天下午,案情依然陷入僵局中,周颜的人一直没有出现,绑匪也没有发出任何信息,急的周颜的父母像热锅上的蚂蚁,深怕女儿已经遇害。

国安局这边无奈之下,只得向异能局这边寻求帮助,唐川和柳钢两人了解情况后的第一反应是这可能是高上家人的手笔,可惜无凭无据地又不好直接找高家要人,对方也不会承认啊。

唐川为此还特地找高云及其父母谈话,明里暗里暗示对方,倘若事情真是你们做的,最好立即放入,以免最后事情闹到不可收拾的地步。

然高云和其父母早有心理准备,充楞装傻,言说根本不知道有这么一回事,不可能做出绑架一个小姑娘的事,也没理由要绑架这个小姑娘,难道从对方身上能得到什么好处吗?

唐川不确定高云及其父母所言的真假,不过,心中明白即便真是对方所为,应该也是为了找出神秘前辈,不会轻易伤害周颜。

如此一想,反而有点希望这件事是对方所为,一则真是这样的话,不用担心周颜的安全问题,同时也可看看神秘前辈会不会出现,再则,要是此事另有他人所为的话,那么事情可能没有那么简单,后果也不好预料。

最终决定将周颜的信息通过手机短信和新闻等方式广而告之,言说若有发现周颜其人的立马告知国安局必有重赏,同时也围绕那辆面包车最后出现之地,向四周辐射仔细调查。

在家修炼的白不为同样收到周颜被绑架的消息,稍作思考,同样把第一怀疑对象放在高上的家人身上,心念转动间猜测出对方可能是要逼出自己。

这让白不为有些为难,这次要是再出手的话,有心人很容易猜测周颜和神秘前辈多少有点关联,要不然怎会两次出事都会被神秘前辈所救,如此今后难免会有些麻烦。

可要是不出手的话,万一对方狗急跳墙做出点过火的事来怎么办,到时周颜岂不是要受到伤害,怎么说也是认识的人,不能置之不理。

经过一番权衡之下,白不为还是决定出手,不过现在天色还早,不宜直接去高家行动,还是等晚上再说,在这之前可以试着利用神识在安平城区内搜寻一番,能够直接找到周颜悄悄解决最好。

于是,动用神识先从别墅区这边搜寻,一番搜寻无果,随即又出门扫码一辆电动车按照区域分别择地搜寻。

尽管白不为的神识能够查看到二十里外的动静,但要是查清具体某个人的话,只能控制在五里范围内,而安平城区不小,几番搜寻无果之下,神识消耗不小,不禁一阵头昏脑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