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铺 > 异宇圣尊 > 第十章 他究竟是什么人

云心遥为枫宇安排的房屋哪怕在天堂鸟别墅区里也属于最顶级的一批,比之同区内一般的别墅要大上一倍,院落环境、泳池等配套设施也更为丰富优越。

“哦,蛮不错啊。”枫宇打量着别墅点了点头。虽然和以前在宗门里的住处景观没法比,但这毕竟是给普通人居住的,这么看来质量算是相当不错了,要知道以前的百姓很多都是住在破旧的砖瓦房乃至茅草屋里的。

“枫先生请。”云心遥打开大门,别墅内早已装修完毕,整体虽不算豪华夺目,但绝对称得上气派精致。

“原来现代人的房间是这个样子,”枫宇走入房中扫视四周,映入眼帘的有太多新奇的东西了,“这个是灯?用日冕石制成的?”

“啊,这是电灯,是用电驱动的。”对于枫宇不时地会说出一些陌生词汇云心遥已经不见怪了。

“哦,那这个白色的大箱子是什么。”

“这是冰箱,可以释放冷气保存食物。”

“那这个呢......”

就这样,接下来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云心遥都做着为枫宇讲解房屋内部物件的工作。但她并不觉得繁琐,相反,她对枫宇的好奇心更甚了。

过去近二十年里,云心遥的人生可以说是顺风顺水。直到今天的奇遇瞬间打破了她的世界观,可以说只此一天的经历比云心遥此前整个人生都要刺激得多,而这一切当然离不开枫宇。

从刚见面时仿佛睥睨天下的威严,到给爷爷治病时世外高人的做派,再到现在像个普通人一样攀谈,这么多面目居然全部集中在一个人身上。

如此复杂而神秘,他究竟是什么人?

“嗯,我大概明白了,”这时枫宇的声音蓦地将她唤醒,“但还需要点时间适应,接下来一段时间我希望云家帮助我加快了解现代的生活。”

“没问题,若枫先生不嫌弃,我每天都可以上门为先生服务,”话说出口,云心遥蓦地有点脸红,“就是,枫先生有问题可以尽管问我,食物我也会让家里准时送来的。”

“哦?可你是名门商贾吧,每天不是有许多事要处理吗。”枫宇忙着环顾房间,没太关注云心遥的神情。

“我的性命都是枫先生救的,做这点事是理所应当的。”这点云心遥是真心实意的。

“那就谢谢了,”枫宇看向云心遥微笑道,“明天再开始吧,你今天一下碰上那么多事也很疲倦吧,别勉强自己,好好休息一下。”

“啊,是,”枫宇的关心让云心遥有一点心神荡漾,“那就不打扰枫先生了,这是为先生你准备的手机,如果有事可以按照刚刚说的打我的号码。”

交待完毕,云心遥刚转身欲走,枫宇忽然喊住了她:“等一下,还有件事。”

枫宇找来纸笔,又写了一张药方递给云心遥。

“我突然想起来之前开的药方还有所欠缺,这上面的是独门秘方,你亲自抓药煎药,不要告诉任何人。”

独门秘方?云心遥心头微动,枫宇在这种时候拿出来,而且只给了自己一个人,这是不是意味着他们两个已经建立起初步的信任关系了呢?

“明白了,那我先告辞了。”云心遥对枫宇轻轻一鞠躬,随后离开了别墅。

“好了。”云心遥走后,枫宇坐在客厅中央开始盘算起来。

现在可以确定的是:距自己重伤沉睡已过去了五千年,在此期间世间形成了新的格局。而因为当初的大战重创了修真界,加之灵气衰退导致修真界开始衰落。当初的宗门已大多消失,修炼者也改叫了武者。不过虽然名字不同,大体境界和当初的修炼体系倒也能对得上。

如此,那么接下来要做的事有三:

一、了解现代。这是往后一切行动的基础,等对如今的局势和地理基本熟悉了后,他打算去寻找宗门遗址以及当初一些朋友和弟子们的踪迹。

二、恢复修为。虽然现在世间太平,但难保将来还会不会再起劫难,必须早做准备。只是不知现代搜集修炼资源要前往何处,这点可以让云家来帮帮忙。

二、调查信息。当初的魔星一战,还有那座遗迹监狱,都必然隐藏着巨大的秘密。只有掌握了这些情报,才能保证如再发生异变不会像当初那样处于被动。

大致敲定了前进方向,枫宇也不怠慢,当即就运转起运功法诀开始了修炼。

......

云家大厦。

“爸,您真的没事了,太好了......”病床旁,一个眼含热泪的中年男人紧紧抓着云正永的手。

男人名叫云明江,是云正永的次子,云心遥的父亲。

“明江,爸恢复了是天大的喜事,你哭什么。爸,我给你带了你最喜欢的熏香,预祝你早日康复。”另一个男人凑上前,笑着把一个香炉放在床头柜上。他是云家长子,云心远之父云清岗。

两兄弟前些日子一直在国外四处奔波寻找能治愈云老爷子的药物。在得知了父亲病情好转后,两人也是马不停蹄连夜赶回了洛州。

“这一切还得多亏枫小兄弟啊。”云老爷子呵呵笑道。

“啊,当然,那位枫小兄弟是我们的恩人呐!我们云家必须以厚礼相待!”云明江连连点头。

“不过,爸你说枫小兄弟医术如此高超,若是能为我云家所用......”云清岗摸了摸下巴道。

“枫小兄弟乃是高人,为我治病那也是看在心遥的面子上,不可妄图控制他。”云老爷子断然否决了云清岗的话。

“啊,是,是,都听爸你的。”云清岗连忙赔笑。

“咚咚——”这时,门外响起一阵敲门声,紧接着传来了梁师傅的声音。

“家主,是我。”

“哦,老梁啊。清岗,明江,你们先下去吧,我和老梁单独聊会。”

“是。”两人问了声安,随后便退出了房间。

“真是,对梁师傅比对儿子还亲,儿子大老远地跑回来,居然说了几句话就赶走了。”走出病房,云清岗不由抱怨起来。

“大哥,别说了,你也知道梁师傅跟着父亲多久了。”云明江劝解道。

“我知道,我也就是随口一说......”

“云长......家主,”另一边,梁师傅刚进房间就扑通一下半跪在地,“是我无能!让小姐身陷险境,我......”

“诶,我自己都没料到会发生这种情况,又怎么能怪你,快起来吧。”云老爷子柔声道,没有丝毫责备之意。

“是,”梁师傅起身走到云老爷子身边,看着云老爷子面色确实好了不少才放下心,同时又些好奇地问道,“家主,枫先生是用什么办法医好您的。”

“真气疗愈。”云老爷子言简意赅。

“真气疗愈?就只是这样?”梁师傅有点不可思议,“可我们也让很多人试过,为何却没有效果?”

“不一样,”云老爷子抬头仰望着天花板,“枫小兄弟对真气的掌握程度可谓出神入化,真气凝练醇厚又灵动自如。他为我针灸时所用的真气量并不多,但每一缕都精准无比,极尽其用,比之那些武将不知高明了多少。”

云老爷子重新看向梁师傅,神态已变得认真:“老梁啊,依你之见,枫小兄弟的修为可能在什么层次。”

“嗯......那个袭击我和小姐的老头,实力大约在武督级别。而枫先生除他几乎毫不费力,很可能是巅峰武督甚至是武尉!”

云老爷子有点面露惊诧:“年纪轻轻居然就有这等实力,不得了啊。”

“家主。”听到云老爷子这话,梁师傅却是面色一变。

“呵呵,我知道。心遥跟我提起过,枫小兄弟因故在遗迹内闭关修炼了百年,”云老爷子笑了笑,“但是,年龄本身并不算什么,由年龄带来的阅历才是最重要的。枫小兄弟常年未接触外界,从这点上来说我依旧是前辈啊。”

如果枫宇听到这话估计能笑出声。哪怕刨掉他重伤沉睡的五千年,他也已有三千多岁了,可不想被一个不到百岁的人指点阅历。

“是,”看到云老爷子还有心情开玩笑,梁师傅也放松了点,但很快又变得严肃起来,“家主,此次袭击我们的黑衣人,会不会是曹家的人。”

作为新兴的家族,云家的崛起自然动了某些家族的蛋糕,而在这些势力中又属曹家和云家矛盾最深。如果说有哪个家族一定要通过刺杀这种极端手段来打击云家,那最大可能就是曹家。

“多半是,”云老爷子和蔼的目光里头一次变得饱含杀气,“曹家,平日做小动作也就罢了,这次居然敢动我的宝贝孙女,我云正永绝不会轻饶你们!”

“只可惜我们现在没有证据。”梁师傅叹了口气。

“不管是谁,他们不惜冒如此大的风险动手,一次不成功很可能还会下第二次,第三次手,届时,他们总会有破绽,”云老爷子分析道,“老梁,家族的所有高手任你调动,决不能让他们得逞!”

“遵命!”梁师傅抱拳道。

......

三个月后。

“差不多了,”枫宇收回了针具,“已经不需要再针灸了,但仍要继续服药。”

三个月来,在云心遥的陪伴下,枫宇逐渐熟悉了现代的生活,虽然不能说完全适应,但起码已经掌握了很多基本技能,不会闹出什么笑话了。而云老爷子的病也已大为好转,甚至可以大步流星地走路,完全看不出几个月前这还是个奄奄一息的老人。

“枫小兄弟,我真是再怎么感谢你都不为过啊。”说着云老爷子又要对着枫宇一拜。

“哎,不必,倒不如说我现在又要麻烦你们了,”枫宇扶住云老爷子,“这段时间我是知道了现代的情况,但终究只是通过书本了解而已。我希望能实际体验一下,你们有什么推荐吗。”

“体验生活吗,”一旁的云心遥眨了眨眼,“那,学生怎么样。在学校,既能学习现代知识,也可以和形形色色的人交往相处,同时又没有社会上一些过于复杂的事务。”

今天的云心遥和那日可不同,留着柔顺的公主切发型,一身乳白蕾丝包臀裙勾勒出无比诱人的曲线,绝美的容颜一颦一笑间都能牵动人心,当真是无数男人心中的女神。

“嗯,好像还不错。”听了云心遥的话,枫宇也来了兴致。

最早那会他孤身一人跟随师父修行,后来一入宗门就身居长老之位,还从未体验过和一群人一起求学的经历呢。

“既然枫小兄弟也同意,那自然没问题。正好九月也是开学季了,我会安排去小兄弟你去洛州最好的高中,期间有任何要求都可以联系我们。”云老爷子也很赞同这一提议。

“有劳了。”枫宇双手抱臂,已经开始畅想起未来了。

“现代的学生生活啊,感觉会很有趣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