负一楼暗道里的试炼boss正是大名鼎鼎的修罗乙己。

不知道是谁有如此本事,能把他请来元世界做训练师。

修罗将军和正常人类不同,他不是人类,而是木王星上的人科猩猩属动物,木王星是一颗被猩猩统治的星球,彪悍、勇猛是他们的代名词,而修罗将军一直以人的形象出现,说白了是对于自己原本形象的不满足。

而今天,面对这三个小孩子,他会使出什么绝招呢?或者说,在元世界里,他的设定是多么可怕的存在呢?

闲话少叙,话说陈建国、韦宝宝和蔡文季三人无意间闯进了修罗暗道,想要抄捷径不走正门,谁承想,却遇到了杀人如麻的木王星修罗乙己将军。

三人站在那里心怀不安,浑身上下被汗水浸湿七八分,在元世界里的三个人,打死也想不到这样的危机会在第一关出现。

“哈,吼!”

修罗将军并没有变身,他以人形的状态用左手小指射出了一道光束,瞬间将十米开外的暗道外墙射穿,一只不大不小的老鼠从射穿的洞口处漏了下来。

三个人登时就傻了,不仅仅是哑口无言。

陈建国想起了小时候看过的六脉神剑,所有神乎其神的事都能在元世界应验。

“好!精彩,太棒了,实在让我太震惊了,b

avo!”

建国一边拍着巴掌一边向修罗将军走去。

“建国,你干什么,快点回来!他会杀了你的!”

修罗乙己扬起了头,看样子想要手起刀落的感觉,是的,他在运气。

修罗也没有想到,自己在木王星的时候只是力大无比,能够举起巨石罢了,来到元宇宙,自己的设定竟然如此霸道,不费吹灰之力,就能将自身的能力发挥到极致。

但他不知道这个正向自己走过来的小伙子到底要干什么。他所收到的指令,就是教训他,锤炼他,让他经风雨、历筋骨,不玩死就行。

“噗通!”

陈建国,竟然跪下了。

在场的另外三人全部目瞪口呆,分外凌乱。

“师父!请收我为徒,建国愿为您效犬马之劳,至死不渝!”

“喂,至死不渝这个词你用的不大对啊。。。”

“闭嘴,没看到我正拜师呢。”

说时迟那时快,修罗乙己猛地抬起左手,奋力向建国打去,见过没有躲,一掌下去,好似狂风呼啸、枝杈纷飞,双耳轰鸣、意识迷醉。

汗液,全部被这一掌振飞出去,但,并没有打到陈建国。

“好小子,不错,胆大心细,竟然不躲。”

“修罗将军,我从小就听过您的传说,不,呸呸,事迹,优秀事迹,我早就想拜您为师了,谁成想,今天在这遇见您,三生有幸已经无法形容我的处境,希望您能收我为徒,教我学到真正的本事!”

说完,陈建国重重地磕了三个响头。

“废话,我能躲得开么,横竖都是一死,还不如硬抗!”

建国心想着,自己刚才的镇定绝对是故作而已。

修罗将军已是80岁的老者,哪能受得了这般恭敬。

“你来,你先起来小伙子。”

俩人竟说起了悄悄话,留下韦宝宝二人在暗道的暖风中凌乱。

“这,这是什么情况?”

“这,这也太扯了吧。”

“徒儿,你们一路顺风,想要找我的时候,就按一下这个项链!”

“谢谢师父!”

“你,他,你们。。。”

“别说废话了,赶紧走。”

陈建国废话不多叙拉起她们就奔向修罗指向的绿色通道,几分钟后,三人顺利越过了一到五层,来到一处长长的阶梯下。

“你最好告诉我们怎么回事,你,真的没事?”

“就是,就算是元世界,也不能这么儿戏吧,起码要情理之中,你这留给我们的全是意料之外。”

韦宝宝和蔡文季穿着粗气,但仍忍不住追问刚才到底发生何事。

“先让我平静一会。”

陈建国双手运气,然后戴上了那条又细又长的项链,几乎垂到了他的肚脐眼。

“难道训练就要靠武力么?训练智力也是一部分。”

“智力?”

“所以说,你们俩看起来挺聪明的,哎,啧啧啧。。。”

“你就别卖关子了,木王星的修罗乙己怎么可能收你为徒。”

“就是,就你这娘们唧唧的样儿吧。”

“因为奉承,真心的赞美。”

“什么?你别扯了,要是这样,我能把他吹上天。”

“我没开玩笑,人,就是应该该玩玩,该正经正经,劳逸结合,但又不能不晓世事,这么说吧,人是高级智慧的动物,修罗则不同,他虽人形,却只有雄心而无心眼,你们平时都不看书看报的怎么会知道,修罗乙己主导的几次战争,都是因为吵架斗嘴辱骂,而不是真正的国家利益!”

“你的意思是说,猩猩终究是猩猩,你在智商方面碾压它?然后说了点好听话儿,当然,是他最在乎的好听话儿。”

“对,木王星原本就是个尚武的星球,而修罗武艺高强,是个中拔尖高手,不吹嘘一番怎能释怀,并且我是真诚以待,我确实很佩服他,这是实话。”

“好吧,权且当你运气好,我怎么觉得我们这第一关也太轻松了,对了,他就给你一个链子,没其他的?”

“他人其实挺好的,有时候我觉得,万物皆有灵性,而我们人类耍太多心眼儿了。哦对,他让我每天坚持用手指弹栗子,不懂为什么,我以后照做。”

“栗子?你还说他实在,这明显是在玩你,我这就有几颗栗子,你来弹吧,韦宝宝是最爱吃栗子的你知不知道。”

陈建国拿起栗子,左看右看,煞有介事。

“看什么看,你还能弹出花来啊。”

尽管大家都知道元世界里一切皆有可能,但仍然不相信一颗栗子能有什么效用。

只见建国不停地用手指弹打着那几颗栗子,忽然,他好像领悟了什么。

“嗖。。。咚!”

经过陈建国大力弹出的栗子,竟然像是上了膛的榴弹炮一般,变身为巨大威力的骇人武器。

“天,这算是给你传授武艺了么。”

“我不懂,但是,确实有效。”

蔡文季不信,自己用手指弹栗子、石头,大力扔石头,都不奏效。

“行了,看来你是得到真传了,以后你可是名声大噪了哦。”

“哈哈,本大爷在元世界里终于有一席之地了,哇哈哈!”

“先别高兴的太早,可怕的还在后面的,可不是所有人都想修罗一样好脾气,好忽悠。”

“怕什么,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天它一屁股坐下来有我呢,况且。。。”

“哎?文季哪去了,文季,文季!”

“不是在这吗,奇怪,刚才还在我身后啊。”

就这样,蔡文季神秘地消失了。

找遍了身旁的所有角落,她们俩仍然一无所获。慌张间,俩人一同抬头,一只高悬的梯子晃晃悠悠,从楼下看,原本没有那么高的梯子,并且是一只附载石柱上的梯子,此刻竟然高高跃起,飘荡在空中。

迷雾,越来越浓,愁云惨淡。

真相,越来越远,是非不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