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天午后,沈星晚正在给院子里刚栽的花浇水,突然想起了敲门声。

沈星晚走到侧门,高声道,“谁啊?”

门外响起了一个温柔的声音,“隔壁料店的。”

是个小姐姐的声音,沈星晚这才打开了门。

门前站着一个大概十一二岁的女郎,一身鹅黄色的衣衫,眉目清秀,气质清甜,真真是江南水乡长大的女郎,楚楚动人。

“姐姐好。”沈星晚眼睛一亮,立马给了对方一个甜甜的笑容。

温予没想到开门的是一个可爱的小女郎,指了指手上跨的篮子,“我自己在家做了米糕,听说歌词搬来的人家有一个可爱的小姑娘,所以特地来拜访。”

沈星晚调皮的冲她眨了眨眼睛,厚脸皮的道,“我的确很可爱。”

然后领着温予往院子里走,因为家里其他地方收拾的还挺简单的,温予又是女郎,所以沈星晚想了一下,直接把她带到自己房间了。

沈星晚的房间走的是小清新田野风,藤蔓编制的椅子,没有上漆保持原生态打磨光滑的桌子。

从小摊上随意低价买的有瑕疵的花瓶,里面随性的插着几朵花。

碎花的抱枕,挂在窗边的风铃,整个闺房没有太贵的东西,但是自成一派。

温予放下手里的篮子,打量了一番,“妹妹的房间真有意思,布置的很漂亮。”

“嘻嘻,我自己布置的,姐姐喜欢以后可以经常来玩儿。”沈星晚邀请道。

温予打开竹篮,里面摆着一大盘各种口味的米糕,清香味扑面而来。

“妹妹尝尝怎么样?”温予期待的看着她。

沈星晚拿了一块咬了一大口,甜度口感都把握的非常好,“好吃,姐姐手艺真好。”

温予从小喜欢自己动人做糕点,收到了夸赞,露出两个酒窝来,“妹妹喜欢的话,我以后再送给你吃。”

“多谢姐姐了。”

两个人的关系迅速升温拉近,沈星晚美滋滋的想她算不算是收获了自己在古代的第一个小姐妹。

“妹妹家里是打算继续卖酒吗?”

温予好奇的道,刚刚从正门走到的时候,铺面正在装修。

沈星晚点点头,靠近温予小声的道,“我准备开一家专门卖女士酒的酒馆哦。”

温予瞬间来了兴趣,酒馆常见,时下风气日常大家都喜欢有事没事儿小酌一杯。

但是针对女子的酒馆还是第一次听说。

“是只卖女郎喝的酒吗?”温予问。

沈星晚点点头,“只卖花酒,果酒和适合女郎喝的不烈的酒。”

温予十分捧场的道,“那等开业了,我带小姐妹来给你捧场。”

“好啊。”

两个人又聊了一些小镇上的事情,沈星晚这才知道,温予一直在镇上的女子学院读书。

“我们学院的院长可是从宫家放出来的女宫,学问可厉害了。”

不愧自古出文人的江南,就连这小小的江陵镇也卧虎藏龙,这算是意外之喜了。

“妹妹想过去学堂吗?”温予期待的看着她。

虽然这里读书之风很浓,但是被家里送去读书的大多还是男孩子,特别小户人家女郎是少数。

沈星晚想了想,去肯定要去,但是得先把酒馆的事情搞定。

“下半年吧,等下半年我就去。”

温予脸上的笑容更真诚了一些,“下半年新的学年刚刚开始,入学正好。”

“不过,我们学院要进去的话首先要通过一些简单的考试。”温予细心的给她传授经验。

因为院长出身宫里的原因,这所女学院算是远近闻名了。

温予当初可是先去蒙学的先生那里,学了三年,然后才考进去的。

她有些担心沈星晚,听娘说他们一家是从乡下搬来镇上的。

沈星晚道,“没关系,我学过的,而且我还可以让我哥哥教我。”

原主可是在侯府接受过严格教育的,沈星晚不仅继承了原主的记忆也继承了原主的技能。

她自己实验过,虽然只有八岁但是琴棋书画样样都会。

她不准备浪费天赋,所以学肯定是要上的。

“那妹妹有什么不懂的,也可以问我。”温予真诚的道。

最后走的时候,沈星晚送了一张温予从侯府带出来的手帕。

温予一眼就喜欢上了,“真好看。”

也没有扭捏,大大方方的接了,心里打定主意以后要多多照顾沈星晚。

晚上回来,一家人吃完饭再院子里乘凉。

沈星晚说了今天温予来做客的事情,也说了学院的事情。

“去上学是好事啊,娘支持。”张氏第一个出声。

沈唐也没有意见,“既然这个学院好,呀就去这个学院。”

皇宫里出来的女官,听起来就很厉害的样子。

沈煜作为读书人自然是听个这个江陵镇赫赫有名的女学院的,“妹妹有信心考上吗?”

听说竞争可是很大的,附近不少镇有钱人家的女儿都会过来考。

沈星晚自信一笑,“放心吧,没问题的。”

“有什么不懂的,来问我。”沈煜道。

“知道啦。”

二丫在一旁羡慕的看着,眼睛里全是渴望。

但是却懂事的没有说话,她知道她和这个京城回来的漂亮姐姐是不一样的,虽然她们只差了一岁。

大丫将二丫的神情看在眼里,摸摸她的头,“姐姐已经好的差不多了,很快就能和娘一起赚钱了,到时候也送你去读书。”

最好的学院不敢想,但是去上一个一般的学堂,努努力还是可以的。

“真的吗姐姐?”二丫兴奋的声音都在抖。

“当然是真的了。”

一直没说话的周氏也道,“娘会努力挣钱让你去读书的。”

她自己并不识字,但是她知道读书是件好事情。

看看大房就因为会读书,这么多年一直耀武扬威的往死里吸他们血。

她这辈子就这样了,但是她希望她的女儿过的比她好,能读书识字明理!

“我和她婶娘商量了一下,准备一起开一个卖吃的小摊。”张氏趁机道。

这几天她和周氏可没闲着,了解了不少行情,出去做工她们这个年龄根本不好找活干。

“我们俩做吃的手艺都还行,所以准备试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