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铺 > 贱婿 > 第一十四章 兄妹情深

李金柱一来,肖风就知道麻烦来了,因此他说话也没有给李金柱好听的,可是李金柱也是难做。

原来昨天晚上北城的领导陈丽领着一群投资商去他那里用餐了,一直唉声叹气的,李金柱亲自伺候她们,一看她总是唉声叹气,就问他,“领导,您这是怎么了?”

陈丽也没有藏着掖着的,就实话实说了,“唉,我女儿这不是上高中呢吗?学习一直都很好,可是最近不知道怎么了,成绩一落千丈,明年就要高考了,这可怎么办!而且整个人也像是不在状态。”

李金柱确实是好意,他就劝她,“领导,会不会是孩子有什么心事?”

“医院也去了,心理医生也看了,就是查不出问题来,而且和她说话,她暴躁的很。”

李金柱就怀疑到了陈丽这个女儿可能是遇到了和自己一样的情况,但是当着那么多人,他不敢说,可是那些投资商一个一个的都是老狐狸,看出李金柱欲言又止,就问他,“李老板,你是不是有办法但是不说!”

“没有没有,绝对没有。”

“李老板,这样吧,你要是能说出办法来,陈雪的病要是好了,我们加大投资!”

原来陈丽的丈夫早年出事故死了,后来闺女就随了她姓,也姓陈。

李金柱一听,这对北城这个箱包之都来说,是好事,于是就把自己的情况说了。

结果引的哄堂大笑,没有人愿意相信,甚至有人说了,“李老板,如果真的像你说的那样,我们亲眼见到了,那我们以后就扎根在北城了,永远不离开了,把所有资产全部押在北城,可是要是你开玩笑的话,后果自负。”

陈丽也不高兴了,“李金柱,你说话得算数,而且一个十四五的孩子,怎么可能有这种本事,明天你给我把事办了,办不了,估计就把你办了。”

李金柱这是没事找事,没办法,今天一大早就去找胡珊了,好说歹说要到了肖风的地址,这才来到了这里。

肖风气不打一出来,“你可真是作茧自缚,不过我姐姐这两天还好吧?”

“胡小姐看上去有些失落,不过应该是没问题。”

“唉,是我惹她生气了,正好这两天我忙着我的小宝贝上学的事情,也没有开机,肯定是生气了。”

肖风说着这才把手机开机,虽然没有电话打进来,但是信息收了一大堆,都是胡珊发来的,无非就是些粘人的话,不过有一个陌生的号码发来的信息,信息内容让肖风激动的差点蹦起来,内容如下:我是程爽,开机给我回电话!

肖风激动的先把号码记了下来,然后拨了出去。

“我是程氏公司的程爽,您哪位?”

“姐姐,是我,肖风。”

“哦,你舍得开机了?”

“对不起姐姐,我知道错了!”

“别废话了,我问你,晚上有时间没?”

肖风就算没有时间也得有了时间,不过他看了看黄益娟,他犹豫了,“姐姐,晚上可能不行,我……”

“我是不是给你脸了?没时间拉倒,挂了吧!”

“对不起姐姐,我,我真的去不了!”

他不可能丢下黄益娟,自己去外面,现在的黄益娟正需要他的陪伴。

“那你现在有时间吗?”

肖风这个郁闷呀。看了看李金柱,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姐姐,明,明天可以吗?”

电话里传来程爽生气的声音,“我就问你现在有没有时间?”

“有!”

“那好,北城饭店,我等你,到了给我打电话!”

“知道了,姐姐您慢点。”

“不用你操心,你快点就行了!”

“嗯!”

挂了电话,肖风就要去北城饭店,可是李金柱的电话又响了。

“喂,领导!”

“李金柱,你要是诓了我,今天你就跟你的上一档一起消失。”

“领导,我已经见到我兄弟了,我们这就去。”

“他有那么大的架子吗?用他是给他脸……”

李金柱怕肖风听到,赶紧把电话挂了,可是肖风那脸已经阴云密布了。

“兄弟,这……”

肖风轻轻的抚摸着黄益娟的额头,“小宝贝,哥哥出去一趟,你吃饱了就午休,一会儿我让别人叫你起床去上学。”

“我不,哥哥,我要搂着你胳膊睡觉!”

“好宝贝,哥哥有事,晚上补偿你好不好?”

黄益娟眼睛里含着泪水,“哥哥,你不喜欢我了吗?”

“我……”肖风轻轻的把她搂在怀里,“哥哥说了,不会再让你哭,我带着你去好不好?”

“可是,咱们还要午休呢,哥哥说过每天必须午休的。”

肖风那愤怒的眼神能把李金柱杀了,“你看看你给我找了多大麻烦。”

“对不起兄弟,可是我也是为了北城,当时就……”

“行了。”

肖风在黄益娟额头吻了一口,“小宝贝,咱们就一次不睡,没关系。”

“那好吧,不过哥哥以后不许骗小宝贝!”

“嗯,再也不了。”

“那哥哥你去吧,我知道哥哥有事!”

“我的小宝贝。”

肖风心酸的想哭,“那,那你要好好午休。”

“嗯!”

肖风站起来走到门口,扭头一看,彻底怒了,因为黄益娟眼泪流下来了。

他一把揪住了李金柱的衣服,“给她打电话,告诉她,我不管她们有什么事,和我没关系,想让我办事,就来这里!”

李金柱被肖风那带着杀气的眼神吓得差点没有坐地上。

肖风松开他,扭身把黄益娟抱到了怀里,“小宝贝,哥哥哪儿也不,就守着你,一会儿咱们就睡觉。”

“嗯呐,哥哥!”

“快吃吧,哥哥先去打饭!”

“哥哥累了,我去!”

黄益娟把鸡腿放到那小地桌上的铁盘子里,拿起肖风的饭缸子就跑了出去。

李金柱颤抖着拨通了电话,“领导!”

“说!是不是不行?”

肖风一伸手,把电话接过来了,“我不管你是谁,现在我妹妹哭了,我哪也不去,想活命就来找我,不然请挂机。”

“你是不是不想活了?你知道我是谁吗?”

“那你就试试,看看谁先死!”肖风霸气的挂了电话,死死的盯着李金柱斥责到,“你真是嫌你自己命大,你没事找事干什么?”

“兄弟,我!我……”

“行了,她要想成功她怎么都得来,一会儿她问你地址,你告诉她就行了!”

话都没有说完,李金柱的电话又响了。

“领导!”

“告诉我地址,我们过去。”

“谢谢领导,这里是咱们北城的城北砖窑!”

“那还不是很远,行,你等着,我们过去。”

“谢谢领导理解,我兄弟他确实……”

“你给我闭嘴,谁是你兄弟!”肖风气的恨不得抽他两个嘴巴!

黄益娟端着菜进来了,“哥哥,给。”

“小宝贝,没烫到你吧,我看看你的手!”

“没有,哥哥,还是老样子吗?”

“对,老样子!”

黄益娟又跑出去了,很快拿着一个馒头回来了,说实话肖风这饭量还真是不大。

兄妹二人守着小地桌开始吃饭,根本无视李金柱的存在。

“哥哥,你再吃一口鸡腿!”

“好嘞,小宝贝,我看日历了,星期天那天你就八岁了哦,你想要什么?哥哥都满足你!”

“真的吗?”黄益娟激动的忽闪着眸子,其实黄益娟的眼那才是真正的狐狸眼,这一刻肖风终于注意到了,这双眼睛更让他吃惊,索性黄益娟还小,不过那双狐狸眼却已经开始散发那股妖气了。

“真,真的!”肖风都觉得自己说话不自然了,没想到一个八岁的孩子的一双眼睛,就把肖风迷住了也控制不住了。

“那我要和哥哥永远在一起!”

“嗯,以后我要永远保护我的小宝贝。”

“哥哥,你真好,小宝贝也要永远留在哥哥身边!”

肖风非常的感动,他知道,黄益娟大了肯定比程爽有过之而无不及,就算自己想留她,估计她也不会留下来。

可是肖风这一开机,出的这事儿是真让他郁闷了,想见程爽见不了,有黄益娟阻拦,想帮李金柱一把也很难有黄益娟拦着,看来佟志国说的没错,肖风确实是给自己找了一个拖油瓶,而且这个拖油瓶将来肯定还会把自己伤死,但是肖风就是舍不得黄益娟。

这功夫,程爽的电话又打过来了。

肖风犹豫了一下,还是接了。

“程爽姐姐!”

“你是不是耍我呢?你到哪儿呢?”

黄益娟懂事的和肖风说到,“哥哥,要不你去见姐姐吧,她都生气了。”

“小宝贝,哥哥答应你了,哪儿也不去,今天就哪儿也不去,我不是说了吗?以后绝对不让我的小宝贝流泪了。”

“可是姐姐不高兴了!”

听着黄益娟那稚嫩而且带磁性的声音,电话那头的程爽心里的火一下也没有了,“肖风,你领着孩子呢怎么不提前说?算了,我不和你吵了,你下午有时间来我公司吧!”

“谢谢程爽姐姐,谢谢程爽姐姐!”

“行了,挂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