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铺 > 周生如故番外 > 第27章时宜吃醋

破晓,在藏书楼目送晓誉与时宜离府,静静地看着随行的侍卫都没了踪影,便回了军营。

关于萧宴在南萧的事宜,已调查清楚,借押送萧宴调兵中州的事情是瞒不过他的,以保他性命为条件达成协议,翌日启程直奔中州。

三万大军驻扎中州外,得知漼府车马已进城,大军立刻开拔。广陵王在宫中解决赵腾,谢云和凤俏将刘元缉拿归案。我入宫中看徽儿时,他半趴在榻前哆嗦着,见我后更是以为自己会被以病逝写入史册。待我以木剑示意,他的防备之心才松懈下来。

式乾殿里,看着从小生活过的地方,和军师感慨皇兄不过39岁,便已是一代帝王作古。时宜匆匆忙忙的跑进来,眼含泪花,我自是知晓她一直担心我的安危,便道:“兵不血刃!”

军师点头道:“难得,兵不血刃。”

“那为什么时宜还想哭呀!”我看着时宜问道。

“我还以为师父被陛下关押了!”时宜担心的回道。

“陛下确实下旨关押了我。”见她担心的表情,我便笑了:“陛下关我在宫里住一段日子。”

她急切地问:“那之后呢?”

“回西州。”终于让她心里的石头落下,看着她笑得安心,我也便安心了。

她问我式乾殿空置的原因,我便将式乾殿的故事讲与她听:“我被皇兄抚养长大,幼儿也住在这里。”她似乎感觉很亲切,仔细看着我幼时住过的地方。

此次进中州,并没有外露消息,所以宫里的人并不知晓小南辰王已入中州,时宜便晓得不能以师徒相称,她正要说什么,正巧有宫人传话,我便吩咐时宜去找军师,不要乱走。没想到是皇太后竟安排我见了幼时故人高淮阳。

回到寝殿时已夜色深沉,时宜静待在门前对着天空发呆。以至于我走到跟前都没有察觉,看着她目及之处轻声问:“喜欢这里呀?”

她恍然回神,“师父见了故人,一定乏了,进殿休息吧!”说完便欠身施礼转身就走。察觉她情绪不对,紧跟着问:“你去哪儿呀?”

“出宫”她连头都不回地说。

“宫门早就关了”我轻柔地告知。

“若重臣有要事也是可以出入的。”她转过头来耍着小性子回道。

“你也说了重臣有要事才可以。你以为这里是西州,任你畅行?”看她不语,倔强地低着头不看我。我便告知已命人去漼府通报让她今晚住在宫里。转身进殿,便听到她跟着的步子,虽心安,还是纠结她今夜到底为何不悦。

进殿后,时宜的神态一直游离,见了陛下也不施礼,担心陛下降罪于她,我便先行训斥一番:“你身为漼氏贵女,所学的礼仪都去哪儿了!”

“他都来了一个时辰了。”她小声地回道。看来我真是太偏爱她了,在陛下面前她竟如此耍小性子。还是陛下解释,我才放下心来。有我在,她便安好,如若有一天我不在,她该怎么办?

有我守护的日子只愿她欢欣,可今日她竟如此不悦。吩咐她坐下,指了指果盘里的点心,她竟端过来给我,我错愕地说道:“让你吃!”她才回过神来。

陛下问及赏赐,谈及姻缘。今日太后又安排见了故人,陛下之意明显不过。此事非常敏感,涉及颇多,我便答道:“臣不能有姻缘。”

“就算不能行婚娶之礼,只要情投意合,也可相伴终生啊。”陛下劝说道。

军师自是晓得我心,附和道:“还是陛下想得明白,婚娶之礼又有何用,有情有义才是要紧。”他边说着边打眼时宜。我自是明白》军师晓得我意的。

“朕不想让你后继无人!”陛下接着军师的话说。

“本王并非后继无人。”我沉了一下接着说:“本王王府里有十个孤儿和一个徒儿,足矣。”转头看向时宜,当时并不确定时宜是否因我见高淮阳的事情而不悦,但见她听此后有所触动,也能猜个大概。

将有婚约的徒儿放在心里,有苦难诉,面对陛下的好意,如果不是她,本王宁愿回绝所有,以免徒增烦恼。虽是徒儿,只求她在左右,我此生便以知足。

刘元幼儿与我交好,也曾在高氏手中搭救于我,如今这般田地,我虽心有不忍,但也不得不秉公处理。挖了当年在宫中埋得酒,自己在殿厅里买醉。满怀心事的时宜也很难入睡,叫她走过来坐。我们认识太久了,她的一举一动瞒不了我,我知道她不悦,便心想借酒醉与她谈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