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铺 > 恶毒女配的求生欲满满 > 第19章 伤后吐真言

说实话,她有点害怕,不知道该如何去找凌退思,不知道该如何向他解释。现在的她,可以说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正殿上的对峙都这样了,言证物证全在,凌退思还能相信她吗。

最关键的是那个手链怎么到夏庄手里的,夏庄是怎么知道她是被魔族人打的,想到夏庄她就烦,恨不得把他千刀万剐。

虽然害怕,但是只要有一线生机,就要勇敢面对,沈柒柒假装落井下石的样子来到水牢门口。

门口看守的弟子拦住了她,“师妹,殿主和几位掌门说了,无关人等不得入内。”

她雄赳赳气昂昂的回答:“我哪能是无关人等,看到我手里的饭盒没,里面全是下了鹤顶红的菜,这个杀千刀的,我去看看凌退思死了没,没死我补上几刀,竟然敢勾结魔族,看我不扇死他!”

周围弟子还是一动不动的,丝毫不给沈柒柒的表演面子。

“通通给我退下!我乃乾坤殿少殿主,我看谁敢拦我!”

【那什么,狗仗人势就是形容你这样的吧。】

沈柒柒豪气的和系统说话:“我这是赢在了起跑线上,拼爹,拼爹,懂不?”

看守的弟子看她一副要置凌退思于死地的模样不好再拦,讪讪退开。

水牢潮湿而且阴暗,越往里走,地上积水越深。

沈柒柒提着饭盒推门进去,只觉一阵腥臭扑面而来,呛得几乎要呕吐。

水牢和上次她来的时候大为不同,一间一间牢房被严密的分隔开,像是许久没有人打扫一般,阴森得吓人。

“不是很重视魔族内奸吗?怎么里面一个人也没有?我还准备好了怎么引开他们,去找凌退思了。你终于做了件人事,给我开后门,迷晕他们了?”

【吃饭去了,你搞快点。等下他们回来了,看你在这,连你一起杀。】

沈柒柒不屑的切了一声,周围都静悄悄的,她的“切”声格外明显。

沈柒柒蹑手蹑脚的点起火把,照着前路,一个牢房一个牢房的找。

她身边的一个牢房里忽然传出铁链轻轻碰撞的声音,在空荡荡死寂的水牢里骤然响起。

沈柒柒猛然回头,把火把照过去,眼前的景象令她愣在原地。

“……凌退思,是你吗?”

牢房里关押着一个人。

或许,他此刻也不算是个人了。

他浑身上下没有一块完整的皮肉,身上的伤口没有得到治疗,直白的裸露在空气中。两只手被吊在壁上铁环中,勒出重重的割痕,指尖都已经灰白。两个膝盖骨像是被打断后又重新接上,白森森地突了出来,看上去毫无知觉。鲜血毫不留恋的顺着他的脸往下滴,甚至成股流下,脸上的伤口很快又结成新的干涸的血珠,划过干裂的嘴唇,落在地上。

听到沈柒柒的声音,那人微微动了下,仔细辨认了一下沈柒柒的方向,艰难的抬头望过来。

沈柒柒脑子里映出画面,是她和凌退思的第一次见面,凌退思也是奄奄一息,瘫在地上,他光洁白皙的脸庞,透着棱角分明的冷峻,乌黑深邃的眼眸,泛着迷人的色泽,无一不在张扬着高贵与冷漠。

但这一次,凌退思却是真正的惨不忍睹。

看到在她面前向来居高临下的凌退思成了眼前这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样,沈柒柒手里的饭盒再也抓不住,砸在积水里。

就在之前她也以为凌退思有主角光环,受皮肉之苦是完全不可能的。或许她来的时候,他还在翘着二郎腿,睡着懒觉。

“别害怕……我………我马上救你。”

凌退思现在好像听力视力都下降了,眼里没了光,一片白雾。没有听见她说话似的,一动不动。

她从袖子里颤颤巍巍的取出钥匙,想要插入门锁里,可是她手指的动作异常迟钝,根本就不听使唤,手抖的太厉害,那钥匙无论如何也抓不住,落进了水里。

沈柒柒背过身去,用力擦掉脸上的泪水,用力控制住自己颤抖的手,捞出钥匙,将牢门打开,立即冲了进去,掏出剑朝那些吊住凌退思的铁索上狠狠砍,只砍得火星四溅,那铁索上也只留下几道杂乱的剑痕。

“你不是想要我死吗,你现在可以如愿了,你这样是做什么,等不到那一天了,现在就要杀了我?”凌退思微弱出声,但言语还是拽得很。

他说话间暗中使出灵力,停在指尖,想要将她一击致命。

沈柒柒哭的梨花带雨,浑身颤抖,眼泪像关不上的水龙头,顺着脸颊哗哗地流了下来,整张脸顷刻间就爬满了泪水。

然后她就扑过来抱住了凌退思,紧紧地抱着,无限悲伤地一声一声地叫着“凌退思”,就好像受到了莫大的委屈,就好像关在这里受酷刑的不是凌退思,而是她沈柒柒。

沈柒柒哭的尽兴,想起来这不是哭丧的时候,凌退思还受着伤呢,她一退开,一低头,这才注意到凌退思准备好的动作,讪讪的放开手。

“这,幸好我及时退开了吧,我这是在阎王殿门口走了一趟?没看错的话,凌退思这个动作,是打算杀了我吧?!”

【你没有看错,他是有这个打算。】

WTF?!!她又干啥了!!

莫不成是碰到了他的伤口?!!沈柒柒小心翼翼的挪开自己还放在凌退思肩上的手,偷偷摸摸用余光观察凌退思的脸色。

他目光闪动,不知是否错觉,居然眼神稍霁,脸色也好了很多。

怎么了???沈柒柒一脸黑人问号。

【这个嘛,天机不可泄露~~不是我说,你演技还挺好,这煽情的,这真情实感的,和苦情剧有得一拼,我差点都看哭了。】

“你来做什么,看我死了没有?”凌退思冷哼了一声。

“你当然不会死,你可是……”

“可是什么?”

你可是这本书的男主角,你死了,还怎么演!

“没什么,诶,你怎么样了。我给你带了药,给你涂一下。”

其实涂不涂药也没多大关系,凌退思他是谁啊,他可是本书男猪脚,他可是修仙界的世界中心,他可是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魔尊,怎么可能轻易死掉呢。

但这不重要!重要的是体现沈柒柒一颗善良且单纯的心!体现沈柒柒对凌退思的忠心耿耿!

在涂药的温馨时刻,凌退思随意的抛出一个死亡问题。

“你怎么看魔族?”

沈柒柒心中警铃大作,立刻响起十级警报。这,怎么回答!!说魔族好呢,凌退思保准说她虚伪,然后杀了她。说不好呢,凌退思保准生气,现在肯定立刻、马上就杀了她。再说了,魔族怎么样,她怎么看,这重要吗,她人微言轻的,只是一个无辜的旁观者,她一点点也不想参与这个世界的斗争。

【宿主大大,你现在呢,有三个选择。第一个:哼,魔族杀人不眨眼的,才不是什么好东西!本小姐才不屑于和魔族同流合污!第二个:魔族和人族都是一家人,大家都很善良啊,我很喜欢魔族呢。第三个:默默低头,不回答。】

第一个绝对不选,谁敢说这话啊,这不是嫌自己活太久吗。第二个也太那啥了,一看就是装的,我选三三三!就这个看上去好点。

沈柒柒低头沉默,望着脚尖。一副你个伤弱病残,我就不说,你能拿我怎么样的样子。

实则内心焦急得如同热锅上的蚂蚁。

凌退思默默看着她,突然开口道:“那你来这里找我,来给我疗伤,是因为相信我,还是因为别的。”

这问的沈柒柒都怀疑凌退思的身体是不是也换了一个主人了,以他的性格,绝对不可能这样煽情的说话啊,绝对不可能对她好言好语说话啊,她都做好心里准备预备接受凌退思的冷言冷语了,结果,就这?

由于沈柒柒不分场合的脑补,没有及时回答凌大佬。

于是,凌退思开始面无表情的长篇大论:“也是,你是乾坤殿殿主之女,是人中龙凤,自然看不上我这种身世低贱卑微之人,更谈不上什么相信不相信。你能来这里看我最后一眼,已经是仁至义尽了。之前你那样也是逗着我好玩吧,一会儿,蛮横无理、想尽办法折磨我,一会儿,唯我是从、恨不得把所有的好东西都给我。其实我这段时间也很好奇,你这样会不会累,总是装作一副很崇拜我、很信任我的模样。我有时候也很迷茫,你的话到底是真还是假,或者是一半真一半假。你说,正道和魔族真的有那么势不两立吗,魔族就真的这么坏,正道做的就一定全部都是对的吗。”

沈柒柒第一次一次性听凌退思说什么多话,他一般都是要么冷笑一声,要么冷嘲热讽,对她没一个好脸色,更别说一句好话了。凌退思这,莫非是伤后吐真言?

凌退思望着沈柒柒的眼睛,不知道是因为光线昏暗的问题还是沈柒柒的错觉,他的目光十分安静,甚至还有些温柔的感觉。

他们两人就这么一动不动的对视了很久,忽地,只听很轻的一声,凌退思微微的叹了口气,道:“你回去吧,省的别人看见了,说你和我同流合污了。正邪不两立,我现在是一个待罪之身,在他们眼里,我是不是魔族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