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铺 > 也难逃 > 022:年仅四岁的陆野

没错,南桃知道自己在床上接的那通电话是薛窈打来的。

她还没傻到拿错手机接错电话还不知道。

丢开手机的时候没有挂断电话,她是故意的。

她是睚眦必报的性格,薛窈动她公司的仇,她可记着呢。

女人最懂女人,南桃更懂薛窈这种从小顺风顺水没有遭受过任何挫折的高高在上的大小姐的心思,这种事儿就好比钝刀子割她的肉,不见血,却疼入骨。

果然,南桃说完,瞧见了薛窈脸色一僵,愤怒挑上了眼角,却又很快被压下,她的地位不允许她在这种场合发怒,任何出格的情绪都会被捕捉成为外人攻击薛家的把柄。

南桃可怜她,哈哈一笑:“看来薛小姐听得不怎么开心了,呵,也是,这种事儿叫谁遇上也开心不了。“她拿起一张毛巾细细擦拭着手上的水渍,上等的毛巾从她根根晶莹饱满的指头擦过,软得不像话。

“不过也请薛小姐记住,这个世界上可不只有你会不开心,薛小姐动我的东西,找人刁难我,我也会不开心,我若是不开心了,就会有让薛小姐不开心的事儿发生。”

南桃擦干净手,走到薛窈面前,替已经洗好手的她拿了块毛巾放在她手边,淡淡道,“所以,薛小姐,不要再惹我不开心了。”

说罢,她转身离开。

却被薛窈叫住。

“南桃。”

她没压住,带着愠色叫了她的名字。

终于不是装腔作势的叫她南小姐了,南桃站定,回眸,就看到薛窈已经走至了跟前,她穿着高跟鞋跟南桃差不多高,目光放平的注视着她,却难以掩去眼角的傲气:“我知道你的底细。离开阿野,条件随便你开。”

这个世界上,还没有薛家给不起的物质条件。

这个道理,薛窈懂,南桃也知道。

只是……

她没说话,只是伸手替薛窈正了正脖子上的珠宝:“陆野不喜欢绿宝石的首饰,下次不要再戴了,显老。”

话罢,她转身离开,唇角勾起一抹冷笑。

她知道她的底细么?

她敢用她的底细跟陆野博弈么?

她不敢。

*

南桃出去后,陆野不在,听说是遇到了个研究院的同事,说话去了。

没等他,她便让钟文送自己回家。

坐上车后,南桃摇下车窗,吹着夜风,她忽然又不想回去,闲林居会所在半山腰,在这里尚可以看到半个西城灯火辉煌的夜景,若是山顶,只怕夜景会更漂亮。

她说想去山顶,钟文便将车开上了山顶。

山顶风大,钟文从车里拿出了条毯子给南桃披上。

南桃诧异哪里来的毯子,钟文羞赧一笑:“我担心你在路上冷,找侍者拿的一条,没想到还真派上用途了。”

南桃裹着毯子找了块大石头坐下,石头可以坐可以躺,坐着可以看到西城的夜色,辉煌照亮半边天,躺着可以看星空,群星荟萃,墨色的夜空半边紫半边沉沉,星星点缀在上面就像是水墨画里被误洒了白颜料。

一起吃了顿饭,南桃跟钟文也熟络了些,她让他挨着坐,见他绷紧甚至拘谨的样子忍不住噗嗤笑了:“钟文,你跟我认识的那些富二代可一点都不一样。”谦恭,有礼,内敛,沉稳,进退得益。

像是泥石流一般的上流社会里的清流,又像是荒芜世界里的绿色嫩芽。

被夸,钟文脸红了:“可能是因为我不是富二代,而是富五代吧。”他祖上就是成功商人,后下南洋将生意做到了国外,前面数百年都坚守着国外市场,最近才回国发展的。

他外祖家是书香世家,母亲是文豪之女,钟文从小更多的是诗书为伴,跟周围的那些富家子弟们并玩不到一块儿去。

钟文说完,又看着南桃:“南小姐你跟我认识的那些女孩儿也不一样。”

“嗯,怎么不一样?”南桃被风吹得眯起了眼睛,问钟文。

“我也说不上来,就好像是你生在富贵里,却没有任何富贵配得上你。”

“噗。”

南桃被逗笑了,良久才随风道,“只可惜呀,我并未生在富贵里。”

她若是生在富贵里,如今这一切的一切,就应当是不存在了。

她生在贫穷里,穷得会人吃人的山坳坳里,在那里,贫穷滋生了罪恶,罪恶带来了陆野。

年仅四岁的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