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云琛的怀抱很温暖,即便是他现在也是浑身湿透,散发着让人不寒而栗的冰冷气息,但曲卿隔着男人衬衫还是能感知到男人源源不断传过来的热量。

她累得靠在男人肩膀半眯着眼,感受着男人快速又矫健的步伐,时而颠簸时而平缓。

除了一直跟在身后的林嫂,她听见了还有好几个人的脚步声。

莫约有七八个穿着黑色西装,平均身高一米八以上的保镖表情严肃地跟在莫云琛的身后。

莫云琛抱着曲卿也只是走了一小段路,看着前面刚才被他随意停放在一旁的黑色布加迪,微微朝着身后的严助理冷言厉色:“严岚。”

一直紧随其后的严助理马上应了一声将车门打开。

坐在副驾驶的严岚还没完全在十分钟前发生的事情缓过来。

就在十分钟前,他跟着莫总出差回来,莫总为了能早点回到云城,已经连续周转一个星期。

基本上除去必要的吃饭休息时间,没有片刻停下,十天的工作量让他生生地压缩在七天内,刚下飞机便直接回荟萃园。

就在快要到荟萃园的那条公路上,莫总通了个电话后便脸色阴沉到极点。

车辆被迫停下,一边吩咐他派遣保镖一边自己坐上驾驶座,油门踩尽的布加迪以百米冲刺的速度越过荟萃园直冲水晶湖。

没人知道,莫总当时的表情和开车的速度是多么令人闻风丧胆,莫总以最快的速度油门丝毫不减地朝着凹凸不平的小路开过去,就像是赛车竞技一般惊心动魄。

严岚当时只觉得快要心脏骤停,跟在莫总身边那么多年,见惯了莫总在商战上行走中游刃有余,像今天这种情况真的十分罕见。

以莫云琛冷静沉着的头脑,知道林嫂还能接电话的情况且又是在荟萃园附近,大抵是没有多糟糕,但他还是让严岚把一直守在荟萃园附近的数十名保镖都派了过来。

后来反应过来只是因为一只意图不明的藏獒伤了莫太太,严岚只能感叹,他们的莫总真是无时无刻不停歇的宠妻狂魔啊。

莫云琛抱着曲卿一路走回主卧的沐浴间,把她放在浴缸边上,然后按下浴缸边的按钮开始放洗澡水。

曲卿看着男人冷峻挺立的侧脸和他一身工作西装,男人显然是刚出差回来就马不停蹄地赶了过来,她虚弱地问:“莫云琛……你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曲卿记得莫云琛昨天晚上才说过可能还要过一两天回来。

男人片刻间扔掉还搭在她身上的西装外套,原本也只是把她裸露在外的春光遮住,外套如今半湿也不用披了。

莫云琛一手撑着女人将女人拉了起来,曲卿站不稳,便撑着他一只肩膀微微靠着。

男人的手触碰到女人冰冷的肌肤内心一皱,不由分说地拿起旁边的花洒就朝着女人的身体冲:“我如果不回来,难道看着你淹死?曲卿,你到底有没有心?”

你男人出差一个星期,你一个电话不打,发短信也是敷衍了事,是不是还在想着离婚?

曲卿的身子渐渐回暖不再发抖,她不懂这男人莫名其妙的火意从何而来,明明现在她还虚弱着,他就不能好好说话吗?

她不满地抬起右手想推开他,右手却被热水淋到伤口“嘶……”地一声,又把手放下。

“曲卿,你为什么就不能老实点?”莫云琛看了一眼曲卿的伤口,嗓音浓郁。

曲卿的右手被抓伤得不清,应该是当场就流血了,只是她掉进了湖里血被冲掉了,所以莫云琛救她上来的时候只是还在冒着血水。

男人刚才就避着她受伤的手浇水,她这么一抬又一淋,伤口已经慢慢发白肿起来了。

男人看着曲卿这么脆弱又楚楚可怜的样子,压下回云城前都还没消失的躁意,试图把靠在自己胸膛前女人的衣服脱下来。

曲卿整个人挂在男人身上,察觉到男人的意图无力地挣扎了一下:“我可以……”

不料立刻被男人制止:“你现在这种情况自己洗跟刚才差点被湖淹死没什么区别。”

曲卿被男人说的话回怼,她现在也是真的没什么力气,男人话音刚落她已经一丝不挂了。

她跟莫云琛结果以来也不过是有过那么一次坦诚相对,现在男人一身衣服完完整整。

她这么一丝不挂曲卿迷迷糊糊地看着总是不好意思,曲卿泡在浴缸里,眼看着男人摁着沐浴露就要往她身上抹:“你要不要出去,我自己泡一会就好。”

浴室里热气腾腾,莫云琛听着女人弱弱又嘶哑的嗓音,面无表情地看了一眼女人精致的锁骨。

“曲卿,你身上我哪里没有看过?”他将女人受伤的右手放在一旁,声音沉稳。

曲卿无力地坐在浴缸里,既然男人都这么说了,她也没什么好再矫情的了,干脆眼睛一闭,压下内心的羞耻感,眼不见为净。

莫云琛在帮曲卿洗澡的过程中已经很克制自己了,尽量清心寡欲地不看女人玲珑有致的肌肤,即便表面上还是冷静自持,但触到女人细腻白皙的皮肤时还是不由得起了反应。

莫云琛看着女人睡过去的那绯红脸颊,不再让她泡澡,拿起浴室台上的浴巾就把女人捞出来裹上。

曲卿后来皱着眉头头痛欲裂,任着男人给她擦头发,配合地穿上男人随意拿来的睡衣。

莫云琛在触碰到女人不寻常的温度时,眉宇微皱,手放在女人的额头上探了探,脸色难看极了。

林嫂把准备好的姜汤端了进来,看着曲卿难受的样子和发红的脸颊担心地说:“莫太太看起来不太好,要不要叫医生过来看看?”

莫云琛捏好女人被子的一角,站起身来,不料女人皱着眉头像生怕他走了一般,避着眼睛下意识地抓着他:“莫云琛……你也要丢下我了吗……”

莫云琛看着曲卿脆弱无助的样子也是一顿,他的眼眸闪过一丝错愕。

曲卿的脸上原不该出现这样的表情,她身上究竟发生过什么才会出现现在这种情况。

男人转过身吩咐林嫂:“林嫂,姜汤放下吧,待会我会让人来给曲卿看看。”

“欸……好好。”林嫂放下姜汤便走了出去。

莫云琛握着女人的手坐在床上的边缘看着曲卿,眼底浮现出不易察觉的柔软:“没丢下你,我去换身干净衣服就来陪你,嗯?”

现在他身上都还是那一身潮湿的正装,他这么穿在身上也不方便照顾她。

听见男人的话后,难受地闭着眼睛的曲卿缓缓松了手。

莫云琛用十分钟的时间给司年打了电话,随便洗了个澡就出来了。

莫云琛把两人收拾好都已经将近晚上十一点,司年那时候刚下班屁股都还没坐热就被莫云琛喊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