渐渐的,她的身子才没有那么的抖。

“接下来的每一步,我都会牵着你一起走,好不好?你可以数着自己走了几步好不好?”姜倾倾试探的口吻。

见方心心犹豫了片刻,她也没有催促她。

等到她愿意开口,“好。”

姜倾倾得到她的同意,脸上染上了一抹笑意,伸手握住了她的手,“我们去探险吧。”

她坚定的点点头,脚步也跟着姜倾倾的步伐同步的走了出去。

她知道自己迈出去后,就不能后退,心底开始默念自己走了几步。

一步两步三步……

随着步伐的前进,姜倾倾的眸光多了几分的光亮,知道她现在慢慢的迈向这个社会。

她属于创伤后应激障碍,也不信任陌生人,更是画地为牢的控制自己的领域。

方心心所有的心思都在数自己的步伐,没注意到身侧的人。

突然,一位小朋友不小心的撞到了她的身上,吓得她差点尖叫出声。

却听到了小朋友奶声奶气的道歉声:“漂亮的姐姐,对不起,我刚刚不小心撞到你了。”

说话的小朋友扎着两根小辫子,眼眸里尽是真诚的歉意,双手还可爱的交叉在一起,看起来极其的可爱。

姜倾倾刚刚在小家伙冲撞而来的时候,犹豫了一下,还是顺着事情发展,没有出手。

方心心深呼吸了一口气,圆溜溜的眼珠子落在小女孩的身上,收到她的好意,才摇了摇头,表示没关系。

穿着娃娃裙的女孩子被她的母亲抱在怀里,再一次的对方心心表达了歉意。

这一场小插曲过去后,方心心整个人都没有这么紧绷了。

姜倾倾依旧牵着她的手,去了一家相对安静的餐厅。

姜倾倾点了一些她喜欢的菜,而坐在她旁边的方心心则一直紧紧握着她的衣角,对周身的环境还是处于一种警惕的状态。

直到服务员端了一杯热牛奶过来,放在她的面前,礼貌的说:“请用热牛奶。”

闻声,方心心又紧张的握紧的拳头。

等着服务员走后,她才将身子松懈了下来。

目光追随着魅力四射的师父身上,她知道她是在引导她靠近陌生人。

姜倾倾没有多说,浅浅笑着说:“尝尝吧,我挺喜欢这家的菜。”

方心心没有说话的点了点头,也有点想吃的松开她的衣角,拿起叉子开始享受美味的美食。

这是一家地道的帝都的菜,让她有了几分的食欲。

晚餐十分的安静,结束后,姜倾倾才跟她准备聊一聊。

“心心,师傅知道你性子比较胆怯,所以我想陪着你来一场冒险,你愿意吗?”

听着这话,方心心的脸色“唰”的一下就白了透彻,身子再次的紧张了起来。

想起之前方哥哥给她来找的心理医生,眸光里升起了一丝的不淡定。

他们说她是自闭。

对于自闭这个词,她十分的抗拒,却没有办法将它从自己的身上摘除。

所以,师傅是不是也发现了她的自闭?

“我……”欲言又止的她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姜倾倾抬手揉了揉她的脑袋瓜,轻声道:“心心很善良,不必想太多,自己怎么舒服就怎么来。”

“他们说我是不正常的孩子。”红着眼的心心颤抖的说出这句话。

神情有点激动,眼眶里蓄满了泪水,好似下一秒就会夺眶而出。

感受到她自我的不肯定,姜倾倾知道她已经渐渐的压抑了自己,肯定的道:“不,心心是师傅喜欢的孩子,不准这么否认自己。”

这话让方心心灰蒙蒙的心燃起了希望,怯怯道:“真的吗?”

“当然!不然这么多人都没让我收徒,为什么我偏偏选中了你。”

姜倾倾的这话也是她不明白的话,不知道她为什么会选择她。

“因为你渴望光,所以我帮你实现。”

“疙瘩”一下,方心心感受自己的心脏猛地一跳,期待的眸光里尽是不可置信。

眼前的师傅正朝着她招招手,她真的可以走出去吗?

她在自己画地为牢的世界太久了。

“只要你听我的,我就可以帮你。”

姜倾倾说出了自己的心里话,顺利的得到了她的认同。

吃完晚餐后,她便带着她去玩跑跑卡丁车。

方心心看到跑道上的车迅速的一闪而过,吓得她又黏糊在了姜倾倾的身边。

心想:师傅不会是想玩这个吧?

姜倾倾伸手搂住她的肩膀,小脑袋瓜侧到她的耳边说:“待会,你负责尖叫,我负责开车。”

方心心不解的露出一双呆萌的眼珠子。

随后,就被姜倾倾拖过去戴了安全帽,还被拉着坐在她的身侧的副驾驶座。

“放心,我车技很好,就是带你来放松你,你只管叫。”

随着倒计时的声音响起,方心心颤抖的握着安全带,又想起师傅的话,知道她肯定会带着她安全回到原点。

姜倾倾见她整个人都要缩在衣服里了,无奈的伸出右手握住她的左手。

方心心:“……”

“记得尖叫。”

声音落下,场内的开始的声音响起,周身的卡丁车“咻”的下就冲了出去。

然而,她们的车子也被姜倾倾冲刺出去,吓的方心心双手紧紧的捏住了姜倾倾的手。

一手握着方向盘的姜倾倾:“!!!”

宝宝,你捏疼我了。

想起方心心压抑了这些年的情绪需要发泄,才隐忍的没有抽回来。

她专注的望着前方的跑道,单手利落的操控方向盘,脚下的油门和刹车更是灵活的运用。

耳边尽是方心心稚嫩好听的尖叫声。

卡丁车上的两位女神成了全场的焦点,以雷人的车速一次次的超越了前方的卡丁车,吓得对手的男生都出神的撞在了旁边的安全护栏上。

个个眼睁睁的看着车上的两位女神,一位淡定自若的冲刺前方,一位惊吓的啊啊啊啊的尖叫嚎啕,着实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结束后,方心心还是神色恍惚的喘息,全然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

最后,还是姜倾倾亲自下车接她下车,帮她拿了安全帽,又贴心给她安抚的拍了拍后背。

咽了咽口水的方心心露出一张快哭的表情,来一句:“师傅,我要被吓死了,呜呜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