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殿下,明天的血刀大会我可能不能继续跟着你了。”

回到酒楼,龙影便告知姬无忌,明天的学刀大会要他独自参加。

“为什么?有什么事吗?”

说起来自从自己穿越过来到现在,龙影便一直陪在自己身边,突然要分开,姬无忌心里还有点不习惯。

“嗯,来的时候陛下吩咐了一些事情叫我去处理。”

“既然如此的话,你就去吧,我自己也能处理的,不要忘了,这一个月的时间我的实力可长进了不少。”

姬无忌捏了捏拳头,他感觉现在的自己空前的强大,虽然还是避免不了被龙影虐的下场,但是比起一个月前和楚凌云战斗的时候强大了不知一星半点。

姬无忌有信心,如果让他再次面对楚凌云,即使楚凌云拥有蛮神斧,他也有信心击败楚凌云。

“还真是期待下一次的相遇呢。”

楚凌云和徐微柔两人竟然在自己大婚的日子,让自己成为全燕国人口中的笑柄,即使姬无忌的心胸再宽广,姬无忌也无法原谅两个人。

他只恨自己当时没有实力,如果自己有着现在的实力,自己一定要将楚凌云狠狠地踩在脚下。

“我相信一年之后的武道大会,殿下的表现会惊艳所有人的。”

龙影知道姬无忌对于楚凌云的执念,夺妻之仇不共戴天,换哪个男人都是接受不了的。

好在姬无忌有实力和天赋,再加上姬无忌能够付出足够的努力将天赋兑现,这也就注定一年后的武道大会上,姬无忌将会让所有看轻他的人知道一直以来自己犯了多么蠢的错误。

对于龙影的鼓励,姬无忌报以一笑,随后便打坐修炼起来。

见到如此刻苦的姬无忌即便是龙影也不禁动容,天才他这一辈见过不少,同时他自己也是一位不可多得的天才,可是没有一位人能够如姬无忌一般这么努力。

龙影将面罩摘下来,随后又将进入华城之后便一直戴在脸上的面具拿掉露出自己本来的样貌。

如果这个时候姬无忌见到龙影的模样一定会吓得叫出声,不是因为吓人,而是因为这张脸自己太熟悉了,龙影怎么可能会长这么一张脸?

重新将面罩带上遮住了自己的容颜,将一身素衣褪下换上自己原来的衣服。龙影便从窗户一跃而出。

一整晚姬无忌并没有受龙影离开的影响,姬无忌在原地打坐了一晚上。

第二天一早,姬无忌睁开眼便看见龙影放在桌子上的面具。

“昨天晚上我是不是错过了什么?草,早知道我就不装正经人了。”

看到桌上的面具,姬无忌懊悔极了,龙影竟然摘掉了面具,那岂不是将自己的真实容貌给露了出来?

龙影对于自己的容貌可是看得比老婆还重,不论姬无忌怎么哀求龙影让自己看一眼,龙影就是不答应,可是没想到昨天晚上龙影竟然自己把容貌给露了出来。

一想到这里,姬无忌就后悔不已,昨天晚上自己在龙影面前装什么装啊?把自己真实的一幕给展现出来不就能一睹龙影真容了吗?

可是姬无忌不知道的是,如果昨天晚上他没有闭眼打坐,龙影便不会在房间里面摘掉面具了。

郁闷归郁闷,姬无忌还是将龙影的面具给收了起来,这张面具虽不如姬烈送给自己的那张,但是也是灵品宝物,自己也不是什么大财主,该省的还是要省的 。

简单调整一番,姬无忌便向华城后山血刀宗出发。

“想要参加血刀大会的人到这边来。”

一到血刀宗,姬无忌就听见血刀宗的弟子在那里吆喝。

“你好,我想要参加血刀大会。”

“去旁边测骨龄,测力量。”

血刀大会虽然说什么人都可以来参加,但也不是什么条件都没有的。

最主要的两个就是,骨龄在三十岁以下和能够打出两千斤的力量。

既然是选继承者,那么当然年纪越小越好,因此血刀老祖还有规定,骨龄小于十五岁的,可以免去力量测试直接进行后面的关卡。

而年龄在十五岁以上三十岁以下的,便要拥有两千斤的气力才可以进行后面的关卡。

“将手放在上面便可以测出你的骨龄。”

在测龄石旁边一个弟子提醒到。

姬无忌点头表示已知晓,随后便将手掌放在测龄石上面。

在姬无忌的手掌放在测龄石上后,测龄石上方的数字便不断地增加,最后定格在十八。

“十八岁,去旁边搬起两千斤的巨石便能参加血刀大会。”

顺着这名弟子所指的地方看去,姬无忌看到一排巨石。

两千斤只是最轻的一块石头。

其中最重的石头足足有一万斤重

“是不是只要搬起那两千斤的石头就算成功了,对后面的测试没有影响吧”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这个亘古不变的道理不管放在哪里都是适用的,来参加血刀大会的每一个人之间都是竞争对手,

如果自己表现得太好的话说不定会被其他参加大会的天才联合对付。所以姬无忌便向这名弟子问明白这力量测试会不会影响到后面的选拔。

如果没有影响的话,姬无忌决定还是搬那两千斤的算了。

“能有什么影响?你想有什么影响?要搬就去搬,搬不动就早点离开,别影响后面的人测试。”

血刀宗弟子不耐烦地说到,对于此类问题他今天就不知道听了多少次了。

这些人无一不是有着勉勉强强能搬起两千斤重量的人,所以这名弟子觉得眼前这个相貌平庸的人和那些人一样,都是那种刚好只能搬动两千斤东西的人,担心还要搬动其他更重的巨石才算合格,所以才这样问自己。

碰了一鼻子灰的姬无忌感到莫名其妙,这个弟子早上吃了什么?火气竟然这么大?不过这也让姬无忌确定了,的确是只用搬起两千斤的巨石便算成功了,并不会影响到后面的选拔。

走到两千斤的巨石面前,姬无忌将衣袖撸到手腕处,抱住巨石,虽然很轻松就将巨石给抱了起来,但是姬无忌还是装作一副气喘吁吁地模样,好像自己真的是拼尽全力才堪堪将这巨石给搬起来。

“算你运气好,进去吧”

那位测试力量的弟子撇撇嘴,一脸不爽地看着姬无忌,他还等着姬无忌搬不起来自己好嘲笑他呢,没想到这家伙运气不错,看样子应该是刚好赶上他状态不错,竟然将这石头给搬起来了。

“侥幸。”

姬无忌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深藏功与名。

“装什么呀,搬动了一块两千斤的石头,还真以为自己是个人物了。”

然而姬无忌这般模样却引得测试力量的弟子更加不爽了。

姬无忌本以为在通过了骨龄测试和力量测试之后便能直接去参加血刀大会的选举,可是没想到,自己进入血刀大会还没多久,就有几名弟子拦住了自己的去路。

“你好,请随我来这边,只有再通过一门测试,您才算真正拥有参加血刀大会的资格。”

听到两人的话,姬无忌心里一突,刚才那位测试力量的弟子不会坑了自己吧。

要是是因为力量不过关才导致自己没有得到参加血刀大会的资格,姬无忌想自己会后悔死的。

几名弟子将姬无忌带到一个房间里面,一进去姬无忌被吓了一跳。

他能看到房间里面有明显的打斗的痕迹,而且那红发老者脚下竟然有几具尸体。

“不要怕,这些人之所以死是因为他们来是带着某些肮脏的目的的,只要你心思纯粹,我就不会伤害你的。”

看着红发老者那故作慈祥的样子,姬无忌心里忐忑不安,他突然有种很危险的感觉。

“看着这面镜子,回答我的问题。”

红发长老拿出天衍镜对着姬无忌。

姬无忌看着天衍镜仔细端详着,可是不管他怎么看这都是一面很普通的镜子没有什么不同啊。

“你是不是姬烈派过来夺取幽冥血刀的?快说!”

伴随着老者的话语,天衍镜射出一道光照射在姬无忌身上。

被这道光照射的时候,姬无忌感觉自己就像是一个没有穿衣服的小孩一样,没有任何秘密可言。

听到老者的问题之后,姬无忌的心里凉了一大截,为什么他们会问出这样的问题?这和父皇说的他与血刀宗之间的矛盾有关系吗?

又想到红发老者身旁的尸体,姬无忌胆战心惊,这几人不会就是自己父皇派过来的了被发现的下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