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铺 > 九天逍遥录 > 第二十六章 武技

在肖勇接受朱秒的挑战之后,消息不胫而走,整个药王谷都引起了轰动!

没办法,枯燥的修炼生活需要这些刺激。

而此时,内门就有几名男弟子聚在一起在峡谷空地上闲谈。

“听说了吗?内门弟子朱秒师兄要挑战刚刚成为亲传弟子的肖勇肖师兄!”一名面黄肌瘦的白袍男弟子拉着身边的八卦道,唾液横飞。

“什么?肖勇接受了吗?”另一名膀大腰圆的男弟子问道。

“接受了!”瘦弱男弟子回答道。

“长老会通过了?”又有一名弟子问道。

“嗯。”瘦弱弟子点头。

肥胖弟子神色惊讶:

“他不是才成为亲传弟子吗?还是药童直接成为亲传弟子的,怎么可能?”

瘦弱男弟子摇头回应:

“不知道,不过既然长老会都通过了,肯定修为差距不大!”

身边有好几位弟子都极为惊讶:

“怎么可能?”

瘦弱男弟子是个百事通,环顾所有人说道:

“你们诸位师兄师弟有所不知,之前朱秒的弟弟就在外门挑战了肖师兄,肖师兄一拳就将朱奇打晕了!”

一名相貌平凡的弟子说道:

“可朱奇毕竟是外门弟子,还没到后天啊,而他哥可是灵师境界!”

一名年纪颇大的中年弟子说道:

“管他呢,有戏看就行了,好久没见到内门弟子挑战亲传弟子的事了,我记得上次还是十年前连续出现过几次!”

“师兄在内门多久了?十年前的事情您也知道?”相貌平凡的弟子问道,周围。

“不记得了,应该快二十年了吧!”中年弟子思考了一下,回答道。

周围弟子皆漏出惊讶、怀疑甚至轻蔑之色。

“师兄是凭何能一直呆在内门?”瘦弱弟子问道。

“我天赋其实还行,只是没有合适的灵诀。”中年弟子看着众人脸上的怀疑之色,小声解释道。

瘦弱男弟子仿佛发现了猎物,眼神中有些亮光。

他身为药王谷内门百事通,最喜欢打听这些常人不知道的消息。

眼前的中年人做了将近二十年的内门弟子,自己竟然对其一无所知,要么是那种一年四季不出门的苦修武者,要么是关系很硬,可以常年不在药王谷内生活。

而中年弟子显然不是前者,是个不错的大腿,得打好关系,不管是对自己以后的发展还是打探消息都有好处。

“什么时候?”人群中有人问道。

“后天!”

“在哪比试?”

“外门演武场!”

“为什么是外门?内门弟子挑战亲传弟子,应该在内门演武场比试吧?”

“听说是肖勇自己要求的!”

“管他呢,咱们后天去看看,到时候叫我,一起去!”

“行!”

……

外门,王迪所住的药楼

王迪望着老神自在躺在药楼外面的台阶上晒太阳的肖勇,神色有些焦急,问道:

“肖师兄一点都不担心?”

肖勇撇了撇王迪,说道:

“有啥好担心的,灵师而已!”

在体武修为突破之后,随着浑身气力的增长,肖勇对自己很有信心,他感觉没有什么。

王迪摇了摇头,叹息一声问道:

“好吧,不过肖师兄问什么要指定在外门演武场比试?”

肖勇摸了摸光头,手感极佳,说道:

“外门人多啊,内门的可以来外门观看,外门弟子又进不去内门!”

王迪有些无语,思考了一下嘱咐道:

“肖师兄还是不要太大意了,朱秒师兄是内门武灵阁弟子,进入内门已经七八年了,底蕴深厚,不管是灵诀还是灵技都已经娴熟。”

肖勇无所谓道:

“管他什么灵诀灵技,一拳破之!”

王迪有些无奈,继续劝道:

“肖师兄还是要注意一下的,除了自身修为还有一些外在之物是可能产生变树的,譬如说炼丹师炼制的能短暂爆发实力的丹药,阵法师炼制的能随身携带的阵图,封灵师炼制的封灵珠,傀儡师的傀儡,这些东西都是能伤人、困人的杀器,肖师兄万万不可大意!”

肖勇突然站起身来,目光灼灼的望着王迪,王迪有些高兴,认为肖勇将自己的话听进去了。

“卧槽,丹药,你不说我还忘了,师叔说要给我炼制炼体丹的,应该已经练好了吧!我先去内门一趟!”

肖勇拍了拍脑袋,说完飞奔而去。

王迪顿时有些颓然。

……

肖勇轻车熟路的来到了凌香的洞府,发现凌香炼丹的“房间”阵法启动,就知道凌香此刻在炼制丹药。

他在凌香洞府坐了一会,翻看了凌香洞府内的一些书籍,知道凌香一时半会练不完,只好起身离去。

肖勇佩戴“武”字令牌畅通无阻的来到武灵阁,这里他不陌生,铁臂金刚周思思当日就是将他带到此处。

武灵阁布有聚灵阵法,楼层越高,灵气越加充裕。

总共七层,一层食堂,二层授课,三层、四层都是弟子们的修炼之地,五层六层是武灵阁长老们的住所,武灵阁弟子住在内门其他楼阁。

七层是存放灵诀的地方,也是阁主的住所。

肖勇缓步往楼顶而去,感受着越来越充裕的灵气,非常满足。

到达第六层,他看到了好几位身穿青袍、蓝袍的长老,他虽然不认识,但都一一拜见行礼,众长老带着好奇之色打量了肖勇一番摆手让其离去。

肖勇也看到了身材魁梧的周思思,此刻周思思神情关注,捣鼓着桌子上一大堆似铁的零件,时不时拿起旁边的大猪腿啃一口。

知道周思思修为至少是灵帝之后,肖勇颇为老实的恭敬行礼,说道:

“拜见周前辈,晚辈当日有眼不识泰山,还望您大人不记小人过!”

周思思沉迷于捣鼓零件,没有搭理。

肖勇有些尴尬,没有自讨没趣,行了一礼便离去。

在肖勇离去之后,一名蓝泡长老点了点头,缓缓道:

“不会是阁主新收的弟子,懂礼数,浑身气血翻涌,小小年纪竟然就有如此体武修为,果然不凡。”

周思思挺下手中的动作,淡淡的扫了蓝泡长老一眼,眼神中带着不屑。

懂个屁,就特么一喷子,老子堂堂七品体武者差点被这小子骂破防,小老头还是年轻。

蓝袍长老望着周思思笑道:

“我说老周,别弄了,这玩意你都捣鼓半辈子了,你一体武者,飞不了的!”

周思思扫了蓝袍长老一眼,说道:

“要你管!”

声如惊雷,震得地面仿佛都有些震动。

蓝袍长老摇了摇头,继续和身边长老交谈。

肖勇来到了武灵阁第七层的大殿之中,果然发现凌风躺在大殿上方的椅子上,脸色有些苍白。

大殿里还有一位身穿紫袍的俊美背影,手中羽扇轻晃,在和凌风说着话。

肖勇从来没有见到过背影都如此秀气优雅的男子,忍不住多看了几眼。

凌天羽没有回头,但以他的修为自然知道身后的肖勇在注视自己,他颇为自傲,微笑说道:

“小家伙,看什么呢?”

肖勇连忙诚恳的回道:

“前辈您真帅!”

能在药王谷穿紫袍的,地位、实力不同寻常,这个肖勇还是知道的。

实力、地位高自然意味着有钱。

肖勇没有吝啬自己的夸奖。

凌天羽神色大悦,一边缓缓转过身一边说道:

“好小子,不错,算你……卧槽,你特么怎么这么好看?”

凌天羽转身看到面如冠玉,品貌非凡,身姿修长匀称的肖勇,精致的面容上带着不敢置信之色。

肖勇也有些惊讶眼前之人的相貌,说道:

“前辈您也好看!”

两双精致的大眼都开始从下而下扫视对方,最后交会,火花四射。

看到前方在相貌上暗暗较劲的两人,凌风心中莫名的有些烦闷,说道:

“肖勇,这是你师兄,也是武灵阁副阁主!”

肖勇眼中的火花顿时熄灭,有些伤心,颓然拱手道:

“拜见师兄!”

凌天羽脸上露出了胜利的笑容,示意其免礼。

凌风看了看凌天羽,继续说道:

“这是你师弟,肖勇,体武天赋极高!”

凌天羽点了点头,说道:

“我知道,那天见过了!”

凌风继续说道:

“丹灵阁的‘变异’之论是你师弟提出来的,他是药王谷的功臣,以后在药王谷历史上会有他。”

“什么?”

凌天羽惊诧万分,脸上的笑容消失,神色黯淡。

肖勇心想:

“真伤心,长得这么好看,地位还这么高,又是我的师兄,历史铭记有屁用,我只看眼前。”

凌天羽心想:

“真失败,长得这么好看,又是亲传弟子,还是我的师弟,将来还能名垂青史,我修为高有何用?地位高又如何?”

两人同时暗暗叹息:

“既生瑜何生亮啊!”

看着眼神无光,神色颓废的二人,凌风内心喜悦,十分满足,对肖勇问道:

“你找为师何事?”

肖勇拱了拱手,说道:

“师父,师叔之前答应了给我炼体丹,但是我是武灵阁弟子,丹灵阁楼上去不了,要麻烦师父代我跑一趟了!”

凌风苍白的脸上笑容顿时消逝,大怒道:

“老子不去!”

肖勇有些错愕,但他也知道自己这师父脾气不好,加上才被师叔揍了一顿,心情自然有些糟糕,肖勇只好望了望凌天羽,说道:

“那能不能……”

“不能!”

凌天羽直接打断了肖勇的话,脸上带着不忿。

凌风抬了抬手说道:

“那老家伙一般都在外门药王殿,你去那边寻他就行!”

肖勇恍然,连忙拱手说道:

“哦,多些师父!”

凌风看着老实本分的肖勇,问道:

“听说你后天要和朱秒比武?”

肖勇点头。

凌风摇了摇头说道:

“朱秒灵师境界已经到了中阶,你不是他的对手!”

肖勇大惊,不敢相信,但师父何等身份,何等实力,他说打不过自然就是打不过,肖勇连忙问道:

“怎么可能?师父,我之前就相当于先天巅峰灵武者了,现在突破了,境界应该不会低于朱秒啊!怎么会打不过呢?”

凌风扫了肖勇一眼,眼神变得严厉,大声说道:

“你以为武者间的切磋就是比境界比力气就行了吗?朱秒在内门修炼了八年了,身法灵技、攻击灵技、防御灵技样样俱全,他又时常与人切磋,经验丰富。”

“你或许在灵兽山脉经历过战斗,有些许经验,但你有和灵武者战斗过吗?知道怎么和灵武者对战吗?”

“而且你只修炼体诀,身体素质是上来了,力气是很大,可是你知道怎么用力才最合适吗?”

“血肉之躯是能摧毁灵气攻击,可能抵挡锐利的灵器吗?”

“如此冒进,今后如何能成为强者?以后进了江湖,死都不知道怎么死!”

凌风劈头盖脸一顿臭骂,毫不留情!

“我……”

凌风的话字字震慑肖勇的心灵,将他的信心击碎,肖勇有些崩溃,如同犯了错误的孩子,低着头不敢直视凌风。

沉闷了半天的凌天羽有些看不过去了,出口劝说道:

“好了,老头子,小家伙还年轻,以后慢慢再教育呗,这次受点挫折也好,能涨点记性!”

凌风冷哼一声,眼神不善的望着凌天羽。

凌天羽避开老头子犀利的目光,心里稍微有些发憷,不再多言。

他只是喜欢在刀尖上跳舞的感觉,并不想体会刀尖的锋利。

“欠收拾!”

凌风从储物戒指中拿出几本功法丢给肖勇,继续说道:

“这次就当是个教训,打是打不过了,我会跟督战的裁判长老大声招呼,性命无忧,但皮肉伤在所难免。”

“这几本是体武者的武技,以气血之力激发,你先看看,挑选一本,只要能入门,倒是有点机会。”

肖勇连忙收敛心绪,将三本武技拿起来翻看。

“《爆血术》,将气血爆发,强行提高速度、力量,不过对气血损耗过大。”

“《破灵爪》,气血聚集五指,能摧毁万物,灵武者的灵气护盾能轻松破之。”

“《龙象掌》气血强化双掌,力道千钧,威力十足,传说修炼到极致,可拥有万龙万象之力,当然,需要足够的境界保证气血稳固。”

在肖勇观看之际,凌风看了看肖勇光秃秃的脑袋,似乎想起什么,又从储物戒指中拿出一本武技,这本也看看吧。

肖勇接过,继续观看。

“《不坏金身》,佛门体术,在身体上覆盖一层黄金保护,入门便可刀枪不入,水火不侵,抵御灵器。”

凌天羽看着这本武技,有些惊讶:

“老头子,你确定?”

凌风脸上余怒未消,继续说道:

“好歹是老子的弟子,要输也不能输得太难看!”

凌天羽脸上罕见的有些担心,欲言又止:

“可是……”

凌天羽抬手打断,说道:

“放心,我心里有数!”

凌天羽不再多言,待在一旁等待肖勇的选择。

肖勇望着眼前的四本武技,有些纠结,只好开口询问道:

“师父您有什么建议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