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铺 > 潜龙戏珠 > 第十六章,成安寻母6

晨星看了君流光一会,只看得君流光没心思在摆弄花草,君流光走到晨星面前。

晨星抬头,看着君流光。

“说吧,有什么要问我的”,君流光无奈说道。

“不亏是王爷,竟然能看出我有事要问,只是王爷要告诉我,毕竟事关王爷清誉”,晨星惊讶。

“没什么不能说的”,君流光说。

“那王爷先说,为什么那晚王爷要对皇上还有那么多人说自己,命硬不娶妻,还拒绝了和岑小姐的婚事,此处的命硬是借口,还是事实”,晨星问道。

“我命硬整个成安无人不知,与其让旁人先说,不如我自己说”,君流光这么说,眼神还变得暗淡了不少。

“君流光,我也算懂一些看人的术法,你似乎确实比起旁人来说,有些不同,可倒也不至于娶不了老婆”,晨星认真的看着君流光说。

哦,君流光听晨星这么说,反倒有些兴致。

“你会看相”,君流光问。

“没错”,晨星认真看着君流光,“怎么样意外不意外,其实我会的旁门左道还多着呢,就你们人族那些所谓的仙门我平时我真没有看在眼中”。

君流光好笑看着晨星问道,“你竟然还知道仙门”。

“自然”晨星说,“我们妖族自然知道你们人族的仙门,你们人族创立仙门,不是为了对付我们妖族和震慑魔族”。

“说起来也没有什么大能耐,据说一入你们人族的仙门,还有这个规定,那个规矩,很多麻烦,君流光听说你之前去过不少地方,怎么样你也去过那什么仙门”,晨星探听着想着说不定将来她有用,毕竟在人族行走,那些仙门和魔族一样可怕。

君流光倒是也没有瞒着,只不过他说的晚了,侍剑一脸不屑看着晨星。

“晨星你以为呢,我家主子如何人物,实话告诉你,那些仙门中曾经有个仙尊,他在我家主子还年幼时候,曾经主动找上成安,进入皇宫找到我家主子,一定要收为徒儿,此事皇上也知道,偏偏我家主子拒绝了那仙尊,说是不想求仙只是想要当个平反的凡人,此事当时整个成安的人都清楚,皇上当时表面什么话都没有说,可实际上听说很替我家主子着急,觉得我家主子不争气不上进,我当时也不太明白这些,不过如今明白了我家主子的想法果然厉害”,侍剑说。

那个祁国帝王,君青瓷也想修仙觉得修仙好,果然帝王也不过如此,只是君青瓷他还觉得君流光不堪造就替君流光着急,晨星觉得惊讶,昨晚她看那祁国帝王君青瓷,觉得他似乎不像和君流光,还有他那些皇子,关系亲近关心儿子的人,果然她不太懂父爱的深沉。

还有君流光当个凡人的想法,让晨星有点惊讶了。

“为什么要当个凡人,你们人族不就是明明长在地面上,却非要上天的这不是你们千百年来的愿望”,晨星有点疑惑了,根据她收集的消息,还要前世的经验大多是人大多都是想着长生不老哪怕在不切实际,这个潜龙大陆这些祁国人既然可以修仙,自然开心不已,怎么可能还拒绝,晨星不太明白了。

“长生不老固然不错,可如果所爱的人,都不在了就自己活着,有什么重要,平添痛苦”,君流光看着晨星说。

晨星和君流光对视,晨星忽然有点理解了。

“可世人对长生不老,肯定有追求的,君流光你如果真的拒绝仙门,老了之后可能会后悔的,你现在还是太年轻”,晨星说。

或许……,君流光说着说着就转身回书房。

根据这几天晨星观察,估计要呆一会,君流光在书房中不是读书就是写字。

侍剑看着晨星,若有所思的样子不屑的说,“我家主子的想法,你如何能够懂”。

“那些人都想要长生不老,是想着自己,我家主子是想着自己重要的人,想要守护对于自己重要的人”,侍剑说完也离开了。

原来是这样,晨星低头看着地面。

他们鲛人比起人族来,寿命长刚来的时候,她还曾经激动过要知道前世很多人的心愿她如此简单就实现了所谓长生,可后来就淡然了。

现在想来,如果将来她在这个地方遇到一个对于她来说很重要的人,那人还是一般凡人,那她该怎么办晨星这么想想,又苦恼了起来后来索性不想了。

反正对于现在的她来说,找到家人更重要旁的,再说。

晨星这些天一直都被困在厉王府中也是烦了。

趁着君流光回到自己书房中,老伯也不知忙什么去了,侍剑也走开了。

晨星索性就溜出去,王府外晨星想不到自己竟然意外遇见了君铭敬,想到那晚她和这位王爷,共同旁观他人偷情,这也算是同甘共苦过,不一样的交情。

可偏偏这位王爷一直想要弄死她,晨星有点苦恼该什么表情面对这位六王爷。

“晨星,这么巧”,君铭敬看着晨星露出一个笑容。

看着这笑容,这位六王爷还真是比起君流光来,好太多,毕竟笑容温暖又好看,可惜这位六王爷想要杀自己,心肠不好。

“怎么了,冷着一张脸”,君铭敬看着晨星。

“可是我四哥欺负你了,你可以告诉本王,本王帮你”,君铭敬看着晨星含笑。

“倘若真的是我家王爷欺负我甚至撵我出来再不让我回去,恐怕六王爷会更开心”,晨星说。

君铭敬看着晨星,“晨星姑娘为何这么说”。

“六王爷今天故意等在这里,还问我为什么”,晨星说。

“你怎么知道我故意”,君铭敬说。

“哪有那么多的巧合”,晨星说。

“厉害,你果然不简单”,君铭敬说。

“六王爷故意等在这里,要找晨星做什么,还要杀我”,晨星问。

“自然是为了帮你,你说我四哥前你一个人情,我帮着我四哥还你”,君铭敬说。

“六王爷想了这么几天,总算想出这个主意来,也是厉害,那六王爷打算如何帮我”,晨星好奇。

“乾坤楼,你要找人,我帮你”,君铭敬说。

晨星看着君铭敬,却是摇头。

“你摇头什么意思”,君铭敬难道有点懵了。

晨星嘴角微微一勾,“今天我出门不为找人,我是想要打听一点消息”。

“什么消息”,君铭敬好奇问道。

“关于你四哥的”,晨星说。

“我四哥怎么了”,君铭敬脸色一变有点认真。

“六王爷莫非没有听说过,这几日的传闻”,晨星反问。

“这几日有什么传闻”,君铭敬说他最近一直在想有关晨星和他四哥的事情旁的事情无暇他顾。

“说你四哥命硬,还有整个成安,那些和你四哥门当户对,或者差不多的大臣家的女儿们,都在着急嫁娶,就连那个岑玉琴都和人订婚了,六王爷真的不知”晨星看君铭敬是真的不知,索性直言了。

君铭敬也是有点错愕,然后了然。

君铭敬一脸冷然,“这些人竟然敢这样,也不怕我父皇责罚他们”。

“所以我才要出门,打听一下你四哥到底命硬在哪里,这么多人害怕”,晨星说。

“你想听这些,和我去一个地方就可以”,君铭敬忽然改了脸色,似乎有点兴趣。

晨星不太懂了,这位六王爷怎么忽然变了脸色。

寻仙楼前,晨星停下了脚步。

“这里就是你要带着我来的地方”,晨星好奇。

“不错我请你喝茶”,君铭敬说。

“还有听你想要听的”,君铭敬随后说。

晨星点头,跟着君铭敬走进去。

厉王府中,老伯和君流光说了晨星和君铭敬一起去了茶楼喝茶。

侍剑在一旁一脸气愤,君流光反倒没什么表情。

“王爷,这个晨星也太过分了”,侍剑说。

“她哪里过分”,君流光说。

“她身为王爷的侍女,私自溜出去,还去见旁的男人”,侍剑说。

君流光忽然笑了笑,“总是待在家里,多累让她出去散心也好,还有老六陪着,我很放心”,

“王爷你就不担心,晨星被六王爷拐跑了”,侍剑担心道。

“侍剑你 这么担心晨星,我以为你很讨厌她”,君流光起了兴致他看着侍剑。

“我才没有,只是不想主子到时候伤心”,侍剑说。

“放心,老六不会拐跑她”,君流光说。

“主子就 这么放心,万一那晨星主动勾引六王爷或者……六王爷做什么”,侍剑说。

然后侍剑就看着君流光脸色一变,侍剑知道自己说错了话,有点紧张。

就看着,君流光恢复正常。

“主子是侍剑说了多余的话”,侍剑主动道歉。

君流光离开书桌走到书房窗户前看着外面片刻后,淡淡的说,“侍剑你说的对,我们去找她”。

侍剑看着这么快,改变主意的君流光,主子你是这么翻脸比翻书还快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