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才柳昕想来找仲博延喝酒,谁知道正好碰上男人一副要出门的样子。

仲博延无视她,想要直接越过离开,却被柳昕抓住了胳膊。

“放开我,我要回国。”

仲博延头都没转直接说道。

“国内出什么事了么?”柳昕本能的感觉到了不太好,追问道。

“柒月那有事,我再说一遍放开我!”顾及着两人从小的关系以及家里的关系,仲博延还没有直接动手,但是语气中还是冰冷不已。

听到宋柒月的名字后,柳昕更是心中气愤!

她倒要看看这个半路插进来的女人到底是个什么货色!自己跟在仲博延身边这么多年,都没能走进他心里,一个小明星就有这种本事?

虽然心中这么想,但是她面上也没表现出来,反而开口说道:“我跟你一起回去,她那面要是有什么事的话,我也好帮忙,毕竟你是个男人。”

仲博延心中焦急,柳昕具体在说什么也没太注意听,满脑子都是宋柒月的事情。

“随便你!”

扔下一句话后,他就一把甩开女人的手,快步走了出去。

柳昕见状,赶紧把手中的东西放下,跟了出去,费了好大劲才终于跟上仲博延的步伐。

两人订了最近的一班航班回国。

一路上,仲博延都是闷闷不乐,眉头就一直没松开过,在临上飞机之前,还打了一个电话,只不过电话没接通。

看着男人一系列的动作,柳昕猜都能猜到,肯定是给那个宋柒月打电话。

“博延,你放心,一定会没事的,你也别太担心。如果有什么需要我的地方,我也会尽力帮忙的。”

她这句话说完,并没有得到回应。

心中对于宋柒月的愤怒更是多了,若是之前,仲博延肯定不会对她说重话或者冷眼相待的!

下了飞机,公司的人已经在等着了,两人坐车就朝着宋柒月的酒店驶去。

胡和和陈姐早就接到了通知,在酒店候着,看仲博延来了,赶紧迎了上去。

“她怎么样了?”

“还在睡着,昨晚哭了一通,又喝了太多的酒,不知道什么时候能醒。”

陈姐开口说道,顺便也注意到了跟在仲博延旁边的女人,心中疑惑。

“你们去准备点醒酒的东西。算了,我让家里阿姨做好了送过来,别的也备点,免得她醒了不舒服。把门开开”

房门被打开,陈姐不太放心,想要跟去,却被胡和拽走了。

仲博延走进房间,刚看了熟睡的人一眼,手机就响了。

柳昕柔声说道:“博延,你去接电话吧,我在这看着她。”

“别吵到她睡觉。”仲博延嘱咐一句后,就去了走廊。

宋柒月隐约被说话声吵醒,睁开眼睛后,映入眼帘的是一个正坐在椅子上看着她的女人。

着实把她吓了一跳,心中警惕,后来又想到,陈姐和胡和也不可能把陌生人放进她房间里。

看着样子,应该是助理吧?不过什么时候又招助理了?

她正疑惑呢,就听面前的女人开口了,“你好,我叫柳昕,博延他出去接电话了。”

语气友好,面上带着浅浅的笑容。

柳昕?

在听到这个名字后,宋柒月就反应过来了,这个女人就是仲博延那个青梅竹马。

听她话里那个意思,仲博延也回来了?

“不是说要出差挺久么?怎么突然回来了?”

她疑惑的嘀咕着,面前的女人让她本能的感觉到不舒服,简单的点了头后,就没在说话。

“我可以叫你柒月吧?”

没想到柳昕竟然又开口说话了。

“柳小姐,我们没还没那么熟悉,这么亲近的称呼,还是别了。”

宋柒月本来就不是什么脾气好的人,也没顺着对面人的话说。

听了她这话后,柳昕也没有什么尴尬的表情,反而继续开口,“既然你不喜欢,那就算了。不过这次博延可是放下国外的工作就回来了,没想到宋小姐这么不懂事。”

这个女人,话里话外都是她耽误了仲博延的生意,人绝对没有看起来这么无害。

“柳小姐,老板他自己的腿,他想去哪,可不是我能指挥的,你这个帽子可别瞎扣。”

宋柒月也不甘示弱,只是宿醉的头依旧有些疼,让她不能发挥出自己的真正实力。

“也是,博延他从小就这样,对待自己喜欢的玩具也这样,只不过基本就是玩了一段时间就会丢掉。”

柳昕云淡风轻的说出这话。

宋柒月算是看出来了,这个女人每次说话必须带点含沙射影的意思,她也懒得搭理这种女人,直接没再说话,把人当成了空气。

只不过这个女人却还在继续说,“我跟博延从小一起长大,他平时的真实样子不知道见过多少次了。要不是因为我突然出国,应该已经根据家里的联姻结婚了,毕竟这仲家的少奶奶,仲氏集团的董事长,可不是谁都能当的。”

“柳小姐,老板他最后选择什么我都会尊重,你怕不是太拿自己当回事了?”

宋柒月实在是忍不下去了,直接开口怼!

谁知,她刚说完,面前的女人突然就自己倒在了地上,磕在地上那个声音还挺响。

十秒后,仲博延从外面走了进来,一推门就看见了这个场景。

她算是明白了,合着这女人是听见仲博延进来的声音了,在这准备陷害她。

“博延,我膝盖磕到了,你扶我一把好不好?”

柳昕楚楚可怜的看着男人,还特意露出来了自己磕红了的膝盖。

却不成想,仲博延直接忽略了她,一脸紧张的看着宋柒月。

“怎么样?还没有没地方难受?一会醒酒汤和饭菜就送过来了,再忍一下。”

看着面前这张脸,宋柒月就能想到昨天看的那个新闻以及这几天都没接过她电话的事情。

想必,是在陪着柳昕吧……

“谢谢仲总,我没事。”她平静的回复,一副再正常不过的下属与上司的样子。

仲博延看着她明显的不高兴,又看了看地上的女人,想到了原因。

估计是柳昕做了什么,惹得宋柒月不高兴了。

于是冷漠对着还在地上的女人开口:“你先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