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铺 > 剑道皇尊 > 第十六章

时间一点一滴的流逝,逐渐的来到了下午六点钟。

就在他还发愁如何从这间牢里逃出去的时候,曾经老外竟然走来了一个人,这人直接来到了他的面前敲了敲煎熬的房门。

他很是不乐意的,睁开眼睛看了一眼,随后无奈的摇了摇头,准备闭上眼。

可那个家伙却没有给他任何喘息的时间,直接来到了他的间楼前,不停的拍着间楼的门。

她慢慢地走这样的全勤,很是不客气的说了一句:“有屁快放。”

对方微微的迟疑了一下,很快便将自己此次来的目的说了个清楚。

“您知道金正墨吗?”对方很是期待的看着他。

这个人他怎么可能不知道呢,他知道的清清楚楚,而且还知道这个人身上的病。

“你问我这个干什么?”他并没有去回答对方的问题,反而问了对方一个问题。

对方点了点头,不过他并没有着急,反而继续的开口说。

“既然你知道金正茂,那你也应该知道他身上的问题吧,只要你能治疗的金,周末我们就有办法能将您从这里直接弄出去。”对方的神情很是紧张。

听着对方话语中的意思,他点了点头金政模它确实是能救治。

不过他不知道对方此次前来为什么要提金正茂,而且还要让他去至今这么的病。

难不成这个家伙跟金正墨有什么关系?

想来想去,他也想不出这其中的关联。

不过能让他出去给金正默治一次病,那又有什么,顺便治病的时候,他还能在金正末的身上下一些手脚。

“这个可以,如果你们不相信,你们可以带一些药材来,我先配置一天的药量,你们先给他喝着。

如果有用到时候带我出去即可,如果没有用你们可以继续将我关着。”他虽然有些期待,但他的表情却是十分的冷静。

对方很是诧异的看了他一眼,但没有任何的质疑拍了拍手。

很快又从外面走来了两个人,不过这两个人却是县衙衙役的打扮。

两人的肩膀上分别抬着一些个药材,以及一个专门用来熬药材的炉子。

他点了点头将这些个药材仔细的分辨了一些,不得不说他们准备的这些个药材十分的充足,这其中有一颗药材竟然已经达到了百年。

这百年药材虽然并不算是什么稀罕之物,不过这个东西那对于金正茂的病也确实是有极佳的治疗效果。

他慢慢的挑选着那些个药材,随口将药材全部放入到了那个炉子那里。

他慢慢的推动自己体内的灵气,将这些个药材全部都熬干净,最后熬成了一锅汤。

不过他趁着众人不注意,直接往里面加了一些个粉末。

这些人并没有注意到,他们反而将这锅汤直接端了出去。

在端出去之后,两个衙役很快便换上了一身普通的衣服,最后他们抱着这个炉子直接来到了金正墨的家里。

金正茂自然和金家有关系,不过他并没有住在金家里,反而是自己买了一套宅子。

他的这套宅的占地面积稍微比较小,上一些只有两百平左右,可是金家该有什么,他这里面一样不缺,反而比金价更低的要多。

此刻屋子里面有一名男子,这名男子的岁数约满二十七至二十八岁左右,他的长相并不怎么出众,相反还十分的普通,不过他身上穿着的那身衣服却是十分的好贵。

光是衣服上的那些个装着就已经达到了千两左右。

更何况,他那件衣服的袖口处还有一圈钻石。

这身衣服总共加起来的价值将近有六千两左右。

金正茂正在屋子里面来回不停的走着,自从他听到有人能知道他的病,他已经高兴的不得了了。

两人很快便抱着炉子来,到了他的屋子里面,将那一锅汤直接端到了他的面前。

看着那一锅黑乎乎的汤金正茂,没有任何的犹豫,直接从旁边拿过一个小碗以及一个汤勺。

他嫌汤勺太慢,直接拿过来了一个比较大的勺子,将内斗章直接呼呼的,全部都喝了下去。

在喝下去的一瞬间内,他感觉自己的身体仿佛像是沐浴在阳光下一样,非常的舒畅。

他点了点头,随后哈哈的大笑了起来。

“有用非常的有用,你们派人将李大夫抢出来,切记一定要请,不可有任何鲁莽的行为。”金正默的神情很是严肃。

这个病已经折磨了他很多年,如今有了能治疗他的这个病,他怎么可能不高兴?

前些年他也不知道自己的身体状况究竟如何,原本一天能睡七八个小时,可是到了后面他只能睡上一个小时,甚至一个小时都没有。

若不是因为他家里面有钱,从市场上买了几颗能够助眠的丹药,恐怕此刻他现在早已经猝死了。

在这几年间内他也找了不少的药铺,可那些人没有一个能治疗他的病,反而还差点让他的病变得更加的严重。

此刻的他已经隐隐约约的感觉到了一些睡意,他没有任何的耻意直接躺在床上。

随后从屋子里面发出来了一阵巨大的鼾声。

这声音非常的响,响的连院子里面的那些个丫鬟都已经听到了。

但他们的脸上再也没有了之前的惊恐,反而十分的欣喜。

之前金正莫在睡不着之后,便会对他们不停的打骂以及砸屋子里面的东西。

如津冀中沫的情况比之前好了许多,他们怎么可能会不高兴呢?

那两个人在得到消息后,马不停蹄的重新返回到了县衙内。

不过这一次他们并没有进入到监牢里,反而将县衙老爷直接给调了出来。

象牙姥爷是一位中年人,他的年龄大概在四十到五十岁之间,此刻他的身上穿着一件十分普通的衣服

看着这两个人,泫雅老爷差点要给这两个人跪下来

这两个人不是别人,正是金证没得吓人。

在这城中,他虽然是一个县衙老爷,可是他自己却是连一个普通老百姓都不如的一个人。

“两位是什么风?把您吹到这里来了。”县衙老爷很是客客气气地将这两个人让到了里屋呢

很快他便泡了两杯茶,分别的端到了两人的面前,生怕两人不乐意进家,会找他的麻烦。

对于金家他不只是怕那么简单,他的骨子里面已经充满了恐惧

前些年,金正墨,干了一件十分不好的事情,最后闹到了县衙内,双方便在公堂之上对证。

可由于那家是穷苦老百姓,没有什么太大的权利,最终被金家的人直接倒打一耙。

县衙老爷本来是想帮着那个妇人的,可人家金家势大力大,如果他真的帮助了那个妇人,那么面对他的就只能是掉脑袋了。

掉脑袋对于他的威胁来说十分的大,最终他还是选择了妥协,

也正是因为他的妥协,原本出事的应该是金家的金正末可出事的人却是那个妇女,随后便被当街斩首。

这件事情当时闹得沸沸扬扬,不过那些个穷苦老百姓最多也只是敢怒不敢言而已,将所有的事情全部都埋入到了心底。

即便是他照样也是如此。

从那件事情以后,他不敢得罪任何的家族,哪怕是在这其中最典韦的苏家,他也不敢。

只要是这些个家族随便找一个事情,他便会被那些人直接砍掉脑袋,而且他也找不到任何的理由去说。

“我们前来此是找李清远的,李清远犯了什么罪?你们为什么要将他抓进去?”两人的神情很是紧张的,看着县衙老爷。

象牙姥爷的神情本来就是有些紧张的,可在听到李清远这个名字后,他的神情再一次的出现了紧张,甚至他的双腿都在开始不停的打起了哆嗦。

李清远这个人他是清楚的,这件事情正是由他办理的,但真正幕后的人可不是他,那是云家让他干这件事情。

可他没有想到这件事情竟然跟金甲有关联,早知道,他就不该干这件事情。

可现在后悔也没有任何的用,他只能是不停的去向两位道歉,

“是我办事不力,是我办事不力,抓错了人,我该死,我该死。”县衙老爷一边说一边不停的抽着自己的嘴巴子

他虽然感觉到了疼痛,但他并没有任何的停息,反而继续朝着自己的嘴巴子,甚至他的嘴中已经开始流出来了鲜血。

他并没有停止,反而看着眼前的两位金家的下属。

象牙姥爷一直抽了将近半个时辰后,两位金家下手,这才让县衙老街停下了手。

“是谁让你们家李清远抓进来的?好大的胆子,你们可曾知道那是我们金家的恩人。”两位金家下属很是愤怒的看着县衙老爷。

他们前来虽然是为了将李清远给弄出去的,但他们也得知道这件事情的经过。

不然到时候县衙还会有理由将李清源给重新抓进去。

一旦李清远再次被抓进去,那么,他们两个的日子会好到哪里去吗?肯定不会好到哪里去,甚至他们都要掉脑袋。

在这件事情上他们不敢有任何的马虎,哪怕只是一个芝麻小的细节,他们也得调查的清清楚楚。

象牙姥爷的表情有些尴尬,但他还是叹了一口气,最后将这里面的事情给说了个清清楚楚。

这件事情是云佳让他们干的。

云家的势力虽然不比金家势力要小单这件事情,他们云家不方便出手,于是便借了县衙的官兵,顺便还伪造了一些证据。

之前抬到李清远店铺外的人不是别人,正是他们云家的下人。

而那个云家的下人确实是在李清远那里看的病不过他的死亡原因倒并不是因为李青原身上的那样,反而是因为云家为了栽赃陷害,故意杀的那么一个下人。

“云家,真的是好大的胆子。”两位金家的下属眼神中突然出现了一丝愤怒

这件事情如果不调查清楚,恐怕金正末是不会放过他们的

不过这件事情已经牵连到了云家,即便是他们两个下属再有多大的能耐也是管不了的。

“你告诉云家,李清远这个人我们带走了,如果云家前来问罪,你告诉他,让他来找我们就是了。”两位金家下属点了点头

象牙姥爷不敢有任何的质疑,带着两人来到了见到亲自的将李清源给放了出去

李清远居然不明白这里面究竟发生了什么情况,不过他也知道肯定是有人将自己会医术的本事传到了金正默的耳朵中。

金正莫不相信,派来了两个手下前来探一探自己的虚实。

也正好他知道金正默的一些个底细,这才熬了那么一副汤药。

当然金证没得问题可没有那么简单,不只是这么一副汤药就能够将他给救治得了的。

今仗没的病十分的麻烦,治疗起来,那当然也是十分的麻烦

这一服药最多只能是缓解,但想要将其彻底的治疗,那恐怕是有点难度的

不过好在苏家不缺的就是一些个材料,治好他不成什么问题

不过他可不想这件事情就那么简简单单的结束,他要靠着金家的二少爷,将金家彻底的捣毁。

给冀中没志兵,他确实是要置不过,在给金政模志兵之时,她也得将筋症没变成自己的了。

从外面想要瓦解掉金渣的势力,这个肯定是不行的,那么就只能是从金家二少爷的身上下手了。

这金家二少爷虽然是一个纨绔,不过他可不是什么普通的纨绔,他多少还是有一点本事的。

不然就冲着他的这个性格,恐怕他早已经在云流程内死了不只是上百次了。

这其中一点是他的四级实力,另外一点则是金家给他派的每一位高手,那都是非常的厉害。

想在金正墨的身上下手,那确实是有点难,不过现在金正莫相信自己,他也正好能在这其中动一些手脚。

“你们来是请我去看你们家二少爷的病吧,我可以出去,不过这件事情现雅老爷,你得给我一个交代吧。”李清远看着县衙老爷,眼神中充满了平静

县衙老爷的脸色很是难看,他不知道该怎么去给李清远一个解释。

如果可以,他真的想将云家的人叫过来,当面去跟李清远对峙

可他也知道,他不过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县衙县长罢了,他哪有那个本事将云家的人给叫过来呀,

云家的人将他给叫到那个地方去还行,他去叫人家,这恐怕是不可能的。

“您放心,这件事情他不管,我们金家会帮您处理的干干净净,你只需要将我们家少爷的病治好即可。”两位金家下属替向阳老爷回答了话

李清远跟着两位金家下属一路从监牢内走出,慢慢的走在了大街上。

就在李清远和两位金家下属曾经劳累出去之时,徐九那边也得到了消息。

“李清源已经被救出去了,您这一招用的可谓是非常的好啊,也不知道云家的那位他的情况如何了。”许久的两位手下点了点头,神情中充满了无奈。

他们本来是想自己进去的,可再想到他们兴趣也没有什么用,只能是将这消息告诉给了金证没?

这几年来金正茂正在发愁怎么去治疗自己,这个病眼下却出现了这么一件好事情,他怎么可能会有迟疑呢,于是派了两个手下直接到了监牢里面去刺探一下。

结果这么一次探却是真的,他当然非常的高兴了

云家的事情他确实是很难办,不过看着李清远就他命的份上,他不想管也得去管。

“你们两个退下吧,云家的事情不用咱们操心。”许久点了点头,但他脸上的表情却非常的难看。

云家和金家的势力差不了太多,这两者一旦碰上,那势必会出现两败俱伤的下场。

那个李清远究竟是什么人?竟然这么厉害。

许久想了很多,始终也没能猜透这个人的身份,他摇了摇头叹了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