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台。

李轩轩看着公司主页面上的变更通知,怔怔出神。

她总觉得新老板好像在哪见过。

尤其是一脸的坏笑,怎么看怎么讨厌。

“乐乐,这个人你见过吗,我觉得有些眼熟?”

乐乐仔细打量一眼,随后惊呼道,“哎呀,这不是前段时间问你要微信,还说要买下酒店的帅哥吗?”

李轩轩一怔,片刻后瞳孔放大,捂嘴惊叫道:“还真是他。”

她还记得曾经说过,只要买下酒店,对方提什么要求都可以。

想到这,她俏脸顷刻间布满红霞。

正当李轩轩思绪万千时,痞里痞气的声音在耳侧响起。

“前台妹妹,我们又见面了。”

“啊。”

李轩轩吓了一跳,有些恼怒的抬起头,就要和说话之人说道说道。

等看清对方面容时,小脸立马垮下来。

“老板好。”

林动挑了挑眉,侧过头问道:“你说什么,没听清。”

“哼,有什么了不起的,大不了本姑娘不干了。”

李轩轩心头发堵,随后小脾气就上来了,咬牙切齿道。

“老-板-好。”

哟呵,还挺有性格。

林动皱了皱眉,随后坏笑道:“我可记得某人说过,我买下酒店,就怎么怎么...”

“什么?有说过吗,我怎么不记得了。”

李轩轩撇撇嘴,脸不红心不跳。

林动无语,心说这妮子脸皮咋这么厚呢。

不过他也没想怎么着对方,只是想起第一次两人见面的场景,逗逗她而已。

至于另一个前台妹子乐乐,此时低着头仿佛一尊雕塑。

对于两人说什么毫不关心。

反正你们说你们的,用不着搭理我。

李轩轩见闺蜜这么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心头就来气。

林动一走,她便气呼呼的说道:“乐乐,你也太不够意思了,看我被人挖苦也不知道帮忙。”

“他是老板,我哪敢说什么呀。”

乐乐大感冤枉,随后眼珠一转,嘿嘿笑道:“轩轩,这个新来的老板是不是对你有意思啊,要不你就从了他,以后我还能沾沾光呢。”

李轩轩俏脸一红,嗔怒道:“好啊,为了自己前程竟然卖闺蜜,看我怎么收拾你。”

说着,她四处看了看,发现没人后,一把抓在闺蜜那抹伟岸上。

“啊,轩轩你怎么这么流氓,我也要摸。”

两女顿时打闹在一起,春光乍泄。

……

苏文从地下皇城拿到一亿后,兴奋的整晚都没睡着。

自从老爸在苏家失势后,他就再也没这么开心过。

本来,作为苏家少爷,他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

但一次意外,父亲被大伯设计陷害,让家族损失惨重,彻底失去家族信任。

他也跟着受尽嘲讽,生活更是一团糟。

“还真得好好谢谢林动。”

想到这,他第二天一大早便准备打电话,邀请对方吃个饭。

可拿起手机又觉得不妥,一般年轻人在假期,上午10点之前,准是在睡懒觉。

这才默默放下电话,把时间推迟至10点半。

“喂,林动,我是苏文,昨晚见过。”

“没事,就是想请你吃个饭。”

“好,中午十二点,我们金辉酒店见。”

……

林动抵达酒店时。

苏文热情迎了上来,“林动,两个人吃饭太无聊,我叫了些朋友,你不介意吧?”

林动微微皱眉,故作不悦道,“我肯定介意,这么多美女怎么不早点叫我。”

“呵呵,苏文,你这朋友真有意思。”一个样貌出众的短发女孩娇笑道。

“会说话,你这个朋友我交定了,以后这一带碰到事,报我名,我叫米小珊。”

一个十六七岁的小太妹拍了拍略微鼓起的胸,说道。

苏文一脸尴尬,他狠狠瞪了米小珊一眼,“这是我表妹,平日在家被宠坏了,你别介意。”

林动摆摆手,嘴角抽搐道:“嗯,你表妹真有个性。”

米小珊似乎比较怕苏文,被瞪一眼后,竟没反驳。

而是乖巧的趴在桌子上,一双狡黠的眸子滴溜溜转,好像在憋什么坏心思。

不一会儿,一桌丰盛的酒菜便一一上桌。

林动也没客气,开始大口大口吃起来,毫不顾及形象。

“哟,这不是堂弟嘛,混得不错嘛,能来这种地方吃饭。”

苏文闻言,脸色一变,眼中闪过一丝恼怒,“苏阳,我在哪吃饭你管不着吧。”

“你算老几,我才懒得搭理你,只是这么高档的地方,不是一个过气少爷该来的。”苏阳淡淡瞥了林动一眼,嗤笑道,“苏文,不是我说你,怎么说你也是苏家的人,交的些什么朋友,吃相如此粗鄙,跟个难民似的。”

“哎,你说什么呢,小心我叫人揍你。”

米小珊瞪着双眼,稚嫩的小脸上满是愤怒。

不就是个靠爹的富二代嘛,有什么了不起。

苏文气的浑身发抖。

苏阳讥讽他也就算了,可林动是他邀请的贵客,竟然也跟着遭殃。

这要不说些什么,以后没法在朋友圈立足。

“苏阳,你脑子有病是吧,见谁都要咬上几口。”

苏阳也不恼怒,只是轻轻理了理衣领,嗤笑道:“果然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粗鄙和低素质,绝配。”

没等苏文开口,他冲服务员招了招手,冷声道:“去把你们经理叫过来,就说我苏阳找他。”

林动没搭理他,继续吃饭。

他今早10点多才起床,没吃早饭,正饿着呢。

一分钟后,一个四十出头的中年男子急匆匆走过来,笑道:“苏大少,您来怎么不提前打声招呼,我好专门给您留位置。”

苏阳摆摆手,一脸桀骜,“刘鹏飞,这里可是七星酒店,这种人也能随便来?”

说着,他指了指正大口吃饭的林动,一脸厌恶。

刘鹏飞一见这架势,顷刻间便明白大概。

两方是闹矛盾了。

苏文他也认识,一年前也是苏家炙手可热的人物,不过现在失势,不再受人关注。

反观苏阳,自从父亲得势后,他在苏家地位水涨船高,平日里外出巴结的人数不胜数。

这一比较,刘鹏飞便决定。

把吃饭这家伙和苏文几人赶出去。

但他毕竟是受过高等教育的海归,还是很讲礼貌。

“先生,你好,能不能给我看看您的会员卡。”

苏阳闻言嗤笑道:“刘鹏飞,这还用问吗?指定是跟着混饭的。”

“哎,我这堂弟,还是改不了这臭毛病,以前就经常在富二代圈子里显摆;现在么,呵呵,也只能在平民了显摆咯。”

这话一出,米小珊两个女孩子脸色变得极其难看。

这张口平民,闭口粗鄙,一副高人一等的模样,任谁听了也不好受。

苏文勃然大怒。

一拍桌子冷声道:“苏阳,你不要太过分,林动可是...”

他后半句还没说出口,便被打断。

“刘鹏飞,再不请这些人出去,我就要退会员了。”

刘鹏飞一听,心头一凝。

这可是一年消费上千万的主,要是在他手上丢了,老板非扒了他皮不可。

想到这,他敲了敲桌子,冷声道:“听到苏大少的话了吧,自己出去,不然我叫保安了。”

林动没搭理他,在喝了碗汤后,满足的打了个饱嗝。

他缓缓起身,笑道:“行啊,你去叫保安,我等你。”

刘鹏飞大怒,什么高等教育,什么礼貌,见鬼去吧。

他指着林动鼻子骂道:“玛德,给脸不要脸,给老子等着,非打断你的腿不可。”

说着,他便拿出电话。

“喂,我是刘鹏飞,三楼大厅有人闹事,叫几个保安过来。”

米小珊见这架势,有些急了。

她拉了拉林动衣角,小声道:“赶紧跑吧,等会保安来了就惨了。”

林动闻言,一脸淡然:“不怕,这不有你在吗,你赶紧多叫些人过来,砸了酒店。”

米小珊见他这么信任自己,顿时急的直跺脚,“哎呀,你笨死了,我就说说而已,真要打起来,我也得跑路。”

林动闻言脸色大变,颤声道:“那怎么办,我腿要是被打断,还怎么找老婆。”

米小珊见他一脸凄然,自责的不行。

要不是自己吹牛,林动就不会惹下这么大的麻烦了。

她歪着脑袋想了想,随后红着小脸低下头,“你...你要不嫌弃的话,我做你女朋友。”

苏文一脸黑线,心说这特么都什么跟什么啊。

林动你好歹也是实力超群的大佬,竟然调戏小姑娘,真特么不要脸。

这傻丫头也真是的,别人说什么都信,哪天被人卖了都不知道。

顷刻间的功夫,4个身着保安制服的大汉缓缓走了过来。

刘鹏飞见状,立刻迎了上去,“哎哟,邵部长,你怎么亲自来了。”

领头人正是金辉酒店保安部部长邵力强。

所谓一朝天子一朝臣,酒店刚换了老板,他也想借此机会好好表现,给老板留个好印象。

所以但凡有点风吹草动,他都会亲自带人到场。

“这不酒店竞争压力大嘛,我也是想尽力做好安保工作,替老板分忧。”

刘鹏飞大骂不要脸。

挣表现就挣表现,还特么竞争压力大,齐安就这一家七星酒店,有个鬼的竞争压力。

不过大家都是明白人,他也不说破,“邵部长,这几人闹事,劳烦你把他们赶出去。”

邵力强点点头,转头看向几人,“谁特么...卧槽。”

他眼珠子差点瞪出来。

这闹事的人,可不就是新来的老板嘛。

“玛德,刘鹏飞这个杂碎,差点害死我。”

刘鹏飞见他迟迟不动手,皱了皱眉,问道:“邵部长,这种小人物你还犹豫,可不像你。”

小人物...

你特么等死吧。

邵力强幸灾乐祸的同时,反手一巴掌扇在刘鹏飞脸上,咆哮道。

“你特么眼睛瞎了,老板都敢冒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