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铺 > 凰途 > 第053章      人之将死

陈欣怡转头一看,就见曹曦站在门口,冷眼看着她。

陈欣怡心里一喜,丢了石头,放开杜鹃,连滚带爬地扑过来,“母后来了,给我带了什么吃的?快,我快饿死了……”

曹曦冷哼了一声,把一个包袱丢下来。

陈欣怡手忙脚乱地打开,里面放着四个馒头和几个梨子。

陈欣怡大喜过望,先抓过一个梨子三下五除二就啃光了,但觉甘甜可口,比山珍海味还要鲜美。嘴里有了汁水,她又抓过一个馒头狼吞虎咽。

一连吃了三个,陈欣怡心满意足,把另用包袱小心包好,揣在怀里,眼巴巴看向曹曦,“母后,你带我走吧,我不想待在这里了。”

曹曦半晌无语。

陈欣怡哭起来,“我这张脸毁了,我在这宫里活不下去了……”

曹曦蹲下来,把她脸上的纱布一层层掀开,看着她遍布伤疤的脸,“你想不想恢复容貌?”

“想,当然想,做梦都想!”陈欣怡一愣,喜出望外,抱着曹曦的腿,“母后救我,母后,您要是能帮我恢复容貌,让我做牛做马都行。”

曹曦:“变成杜鹃的模样呢?”

“啊?”陈欣怡一愣,下意识地回头看了杜鹃一眼,心里别扭得很。

她讨厌杜鹃,恨她到了极点,想到自己以后顶着杜鹃这个贱婢的脸活着,她就觉得生不如死。可再怎么说,终究好过她现在满脸疮疤的模样。

陈欣怡纠结片刻,点了下头,“行。”

曹曦:“那你得求杜鹃同意把脸皮借给你。”

陈欣怡冷笑,“这还用问她?她活不了几天了。”

曹曦:“等她死了就换不了了,死人的脸皮血脉不畅,没法用。得她活着的时候同意借给你,我才会动手。还有,你换脸之前,脸上也要刮肉剔骨,痛得很,还不能用麻药。你好好想想,我明晚再来。”

曹曦说完,起身要走,被陈欣怡一把抓住。

陈欣怡急惶惶地,“你别走,我愿意,我不怕疼,我就怕丑。你今天晚上就给我做吧!”

曹曦:“嗯。杜鹃还没同意。”

陈欣怡闻言,急三火四爬到杜鹃跟前,把一只梨子咬下一块,塞到杜鹃嘴里,轻轻拍拍她的脸,“杜鹃,杜鹃,你醒醒,醒醒!”

杜鹃悠悠转醒,尝到梨子的甘甜,眼睛一亮,胡乱嚼了两下就吞了,看着陈欣怡手里剩下的梨子,满脸渴求。

“杜鹃,你答应我一件事,我就给你吃。”

陈欣怡语气轻柔。

杜鹃有气无力:“什么……”

陈欣怡:“你把你的脸皮给我。”

杜鹃闻言大惊失色,慌乱摇头,“不,不行……”

陈欣怡:“你想不想活着?想不想让你这张脸扬眉吐气?我替你报仇!”

杜鹃慌了,怕了,泪流满面,拼命摇头:“我不……求求你,你去找别人吧,我不……”

陈欣怡急了,抓住杜鹃的肩膀,“我要是有别的脸换,打死我也不用你的!你活不过两天了,你这张脸也会跟你的人一样死掉、烂掉,被虫子吃掉,你就永远也没办法替自己讨回公道了。你换给我,我替你好好活着,还帮你照顾你的家人,找程潇湘报仇!”

杜鹃犹豫了。

陈欣怡:“你时间不多了,别犹豫了。你横竖要死了,死前你要是还不同意,等你死了,你想换给我也来不及了。那样的话,你只能含恨而死,你的家人也没人管。”

杜鹃止住了哭泣,失神地看着陈欣怡,痛苦地闭上眼睛,半晌才睁开,“你说话算话?”

陈欣怡点头:“嗯。算。”

“你给我吃点儿东西,我太饿了……”

杜鹃虚弱地说。

陈欣怡回过神儿来,赶紧把手里的梨子递过去。

杜鹃这次吃得比较斯文。

陈欣怡见她吃完了梨子,犹豫了一下,把剩下的那个馒头也喂给她吃了。

杜鹃有了点儿力气,声音清亮了些:“我有个老母亲,还有个弟弟,他们住在杜家村南边的茅屋里。你替我照顾好她们……”

陈欣怡:“你放心,只要我有张好脸,活得像个人样儿,你想做的事,我都替你办了。”

杜鹃眉头微皱,眼泪又落了一重,长舒一口气道,“这样也好。我……不怨恨陛下和程皇后,是我自己蠢,怪不得别人。你是公主,也不便与陛下和程皇后为难,照顾好你自己就是了……”

人之将死,其言也善。

陈欣怡很意外杜鹃说出这么一席话来,心有所感,一时无语。

杜鹃了痛苦地低吟一声,闭上眼睛,“你们可以动手了。”

陈欣怡喜出望外,期待地看向曹曦:“母后,她答应了,咱们开始吧!”

曹曦点了点头,自怀中拿出一个小盒子,里面有一只黑亮的虫子,“你别怕,先要让这只虫子把你脸上的腐肉吃干净,我才能动刀。你记着,从头到尾,你不能乱动,否则神仙也救不了你。”

陈欣怡看着那只虫子,头皮一阵阵发麻,可想到自己那张鬼一样丑陋可怕的脸,咬了咬牙道:“我不怕,绝不乱动,全凭母后处置!”

曹曦点了点头,“你记着,你所受的苦都是苏玉辙和陈云凰给的。她们不合谋窃取飞凰图,先皇就不会被周运辰所杀,苏玉辙不杀周运辰,陈坤成当不上皇帝,你母妃就不会死,你也不会落到这个地步!”

陈欣怡闻言惊讶:“你是云凰的亲生母亲,怎么……”

曹曦面色一沉:“我是云凰的亲生母亲不假,但我也是大陈的皇后!云凰被苏玉辙蒙昧了心智,与他狼狈为奸、沆瀣一气,而你和你母妃徐巧儿祸害家国,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陈欣怡吓得浑身一哆嗦,一句话不敢说。

曹曦:“你也该死,不过,念你年幼,暂且留着你这条狗命,日后胆敢违背于我……”

陈欣怡两膝一软跪在地上,磕头如捣蒜:“儿臣不敢,儿臣不敢……”

曹曦:“你不是爱慕苏玉辙吗?我治好了你的脸,让你比杜鹃更美,你嫁给苏玉辙,帮我拿回飞凰图!”

陈欣怡一听,心花怒放:“多谢母后成全!儿臣一定竭尽所能,帮母后达成心愿!”

曹曦点点头,打开盒子,自盒子里取出那只肥胖可怕的虫子,放在陈欣怡的脸上。

那是只尸虫,专吃腐肉,当即贪婪地噬咬吮吸起来。

杜鹃看到这可怕的一幕,两眼一黑,晕了过去……

“啊……”

陈欣怡凄厉而痛苦的喊叫声传出屋外,在夜色里弥散开。

翠竹苑更显得阴森诡异……